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那老僧声音沙哑,好像嗓子在风沙中被吹了千余年一般,说不出的沧桑,念了句佛经,众人似懂非懂,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一时愣在当场。

    人群中来自大江南北的寺庙佛门弟子,想起从下午到现在近三个时辰的静候,和着老僧说的那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悟性稍高的立时会意,心中羞愧难当,双掌合十颂起佛号来。

    而其余对佛法未有涉猎的修士,以为这老僧在故意卖弄,好不气愤,见他穿着褴褛,只怕是圣元寺收留的苦行僧,有人阴阳怪气道:“那和尚,你既然这般能耐,倒不如说说为何让大伙儿在这儿干等三个时辰啊?”

    老僧站在真如元空四人中间,瞥了那开口质问的一名蛊术男子,淡然笑道:“常无端施主,你从未时三刻开始,抱怨了二十五句,跺了三百二十八次脚,心中还骂了至少一百句臭和尚,是也不是?”

    那被称作常无端的男子闻言,如遭电击,指着老僧,骇然道:“我、我从未来过临安,你怎么会知道我名字?”

    老僧依旧沙哑着声音,又接连说了十来人,将他们的姓名、修行功法、以及从未时到戌时的一切动作都说了出来,听得众人后背森寒,就连一直静心凝神的李白,也不禁心中一颤。

    老僧目光在众人脸上移动,忽然停留在李白脸上,随即收回目光,道:“贫僧走遍大江南北,见过的人不计其数,诸位这点小动作,贫僧只需眼神一扫便能看完。”

    “洞、洞相天眼!?圣泓法师!”有人似是反应了过来,普天之下具备洞穿人本相能力的,便只有被称为当时佛法第一人的圣泓法师了。

    那老僧却是微笑不语,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一双如舍利子般的双眸看向半空,笑道:“贫僧本来是借今下午时间,考验考验诸位施主的静心能力,正所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诸位瞧见的,并不是真实的,但瞧不见的,可能又是真实的。就在这亦真亦假中间,一名修士的静心能力,便显得尤为重要了。”

    说罢哈哈大笑,枯槁如干柴的手掌在普真、普如、普元、普空四人脑门相继轻轻拍了一掌,便又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佛门弟子除外的其余人,听他说什么虚妄真实、假假真真的佛语,甚是头大,但心中却已经笃定那老僧便是传说中“摩诃迦叶”转世的圣泓法师。

    却听普真大师高声道:“传圣泓主持口谕,以下修士从未时到戌时未能有半点浮躁之意,深得我佛之心,水陆大会结束后无论是否优胜,都可进入藏经阁修行一月:影月剑宗章永。”

    普如大师接着道:“昆云剑宗柳林、江叶云。”李白心中微惊,正是自己在雅州遇见的那两人,不知为何白日里没有看见。

    普元大师道:“青城谷小师弟。”

    普空大师道:“青城谷李白。”

    四人念了有十来个名字,李白才意识到青城谷小师弟也来了,自己白日里光顾着压制体内道家清气,竟将余谷主的弟子忘了,既是自己占了他们一个名额,黄候梓便被自己挤掉了。也不知道他和余谷主有没有陪小师弟一同前来。

    正想时,普如大师忽然提高了音调,道:“西域青萝蛊仙!”

    此言一出,除却李白和章永之外的其余人,尤其是蛊术弟子,眼珠子险些被瞪得滚了出来,满场哗然,有些胆子稍小的女弟子更是驭起了法宝,四下打量,防止被害。

    适才那阴阳怪气的男子常无端喊道:“大师,水陆大会不是有大唐朝廷作依仗么?怎地会允许此等贻害千年的人混进来?”

    “对啊对啊,青萝蛊仙吃人不吐骨头,更不知多少岁数了,如此说来,我太爷爷啸月天犬也能参加水陆大会了?”

    “不错,这里是大唐,不是她西域,大师千万不要被那妖女蛊惑了啊。”

    许多人跟着高声附和起来,多为三流的佛家弟子和剑宗弟子,其余人都只是大皱起眉,蛊术弟子脸上甚至还洋溢着得意神色。

    章永肩膀一碰李白,嗤笑道:“李兄,你说这些人是不是疯了,明知青萝蛊仙就在人群之中还如此说,可当真是不怕死的主。”

    岂料章永话音甫落,人群中忽然飘起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四十四章 洞相天眼沧桑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