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昆仑山颠,云海茫茫,剑道无锋,大道无量。”

    那些来自古老世家门派、曾听门中长辈提起过昆云剑宗的弟子,一见到那二人服饰,脑海中便浮现出了这四句话来。昆云剑宗屹立于昆仑山颠,创派祖师为秦末起义军领袖陈胜。

    当年陈胜吴广起义,败于秦将章邯之手,太史公所著《史记》说陈胜有鸿鹄之志,他战死后,战场亡灵重聚成他的三魂七魄,竟离奇复活,后来归隐昆仑山,开宗立派,自创昆云剑法,流传至今。

    江山代有人才出,昆云剑宗每一辈传人,无不是剑道天才,到得天宝年间,其第二十二代掌门陈缘,十五岁剑法除成,十七岁夺得水陆大会冠军,少年成名,十八岁只身入南海,凭借一己之力荡平三万海寇,江湖无不惊为天人。

    但后来陈缘被召入长安,回昆仑山后却身中奇毒,半身瘫痪,剑法一落千丈,靠无数丹药续着命,只能凭借前代掌门余威,才能不招致江湖仇杀,英雄落幕凄惨如斯,教人唏嘘。

    只见柳林和江叶云缓缓上前,柳林朝四僧行了个佛礼,道:“四位圣僧,弟子昆云剑宗柳林,这位是我师妹江叶云。”

    普元大师轻描淡写瞥了一眼,微微点头,不再理会,道:“既是如此,便请诸位明早辰时三刻,来大雄宝殿抽取第一轮对决号码。蔽寺因僧人众多,不便留宿,请诸位施主先行回府。”

    言罢四人齐齐道了一声佛号,收了被青萝蛊仙杀死的五人尸体,便即离去。

    众人各怀心思,因惧怕神出鬼没的青萝蛊仙,再不敢似之前那般高谈阔论,便各自散去。

    章永和李白目光都在人群中四处探寻,李白自然是找青城谷小师弟,想到他才不过十岁,便孤身参赛,这里又鱼龙混杂,万一受了欺负,余谷主只怕得心疼死。

    而章永自然是找她的仙女姐姐去了,李白心中不免疑惑,青萝蛊仙究竟哪点好,竟让这小子这般痴迷。

    直到人都悉数散去了,李白也没看到小师弟身影,难不成那号称具有“洞相天眼”的圣泓法师看走眼了?

    心中略微有些失望,朝神龙川外走去,忽然听见柳林和她师妹江叶云又吵了起来,江叶云嗔怒道:“真的是羞死人了,我们堂堂昆云剑宗,居然要靠这种投机取巧手段进入半决赛,也不知道师父听见了会不会气死。”

    柳林争辩道:“大丈夫能屈能伸,越王勾践还卧薪尝胆十年呢。等我们拿到了仙丹治好师父的病,还会在意这些三流四流门派弟子的嘲弄么?”

    江叶云冷冷道:“恐怕你是想着能和那妖女打一架罢?半年前你非要去追那扬州的小狐狸,结果别人以死相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现在又盯着西域来的小妖精不放,像你这种祸害精,就该被处以极刑。”

    话音甫落,黑夜中突然飘起一团桃花,在半空中一阵变幻,凝聚成了一只手掌虚影,猛然狠狠扇了江叶云一耳光,一女子声音幽幽道:“谁是小狐狸,谁又是小妖精?”

    江叶云除了脸上那股火辣辣的刺痛感觉,其余周身却刹那间冰冷如寒铁,而且是从血液深处透散出来的森寒惧意,躲闪不开,摆脱不掉,好似砧板刀俎上的鱼肉,随时任人宰割。

    李白心中悚然大惊,江叶云口中说的扬州小狐狸,莫不是她?看向江叶云问道:“你说的是不是邱婧?”

    江叶云此时周身冰寒,如坠冰窖,哪里能听到李白说话,怔怔站在原地,周身瑟瑟发抖。

    李白又望向柳林,只见他神情犹疑,目光闪避,也是一言不发。李白顿时大怒,施展神法晃到他跟前,出手如电,一把扣住其咽喉,喝问道:“是不是?”

    柳林索性撇过头去,口中支支吾吾闪烁其词,说了半晌也不知所云,忽听黑暗中青萝蛊仙幽幽的声音道:“可不是嘛,这位昆云剑宗的杰出弟子,逼良为妻,步步胁迫,从雅州一直追到渝州,可怜那姐姐性情贞烈,宁死不从,最后纵身跳入长江了。”

    李白听闻此言,怒火直往上蹿,节节攀升,手上黄光闪晃,默运黄石诗术,大雄宝殿前的空地上,缓缓钻出一根三人合抱的巨石柱,被李白功法催引,猛然升到半空,对准柳林便欲砸下。

    当此时,黑暗中飞来一大片桃花,边飞行便聚拢凝幻成一柄长剑形状,来势极快。而那长剑虽然是由花瓣聚成,却竟然威力惊人,劲风方起,便将黄石柱劈成了两截。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四十五章 曾经剑道也无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