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李白猛然从睡梦中惊醒,睁眼看时,已是深夜时分,明月高悬,子规夜啼。定了定神,只见章永躺在草地上,四肢呈大字展开,那柄被布帛包裹着的玄青色长剑被他夹在胯间,心中颇觉好笑,要是那长剑没有被布帛缠着,岂不是一个不慎便会被割掉宝贝?

    李白缓缓坐直身体,撇头看向右侧,忽然吓了一大跳,只见右边的一块圆石之上,不知何时坐着那彩裙女子青萝蛊仙,正笑吟吟注视着自己。

    李白不禁退后了一步,双眼无比警惕,他知晓这少女修为,已经远超过惊世骇俗的范畴了。

    青萝蛊仙似是瞧得有趣,两手撑着圆石,双脚不由自主荡漾起来,竟像是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哪里能让人将她和那杀人不眨眼的青萝蛊仙联想到一处去?

    李白默运诗决,暗暗思忖倘若这妖女出手,自己该如何对敌,正想时,青萝蛊仙朝他一招手,笑道:“过来点。”李白自然不肯,反而往后退了半步,但瞧她神情好像并没有敌意,回道:“足下有何贵干?”

    青萝蛊仙笑道:“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李白沉默半晌,道:“那你大半夜的不回去睡觉,跑来看着我干什么。”

    青萝蛊仙单手托腮,抬眼望着天空,手指在圆石上一遍一遍地画圆圈,忽然神色怪异地看着李白,坏笑道:“我是出来散心的,正巧碰见两个大男人一起在野外睡觉,吓得我险些连晚饭都喷了出来。”

    若是换作常人,李白早就反唇相讥了,只是青萝蛊仙自然和常人不同,他唯有心中冷笑两声,脸上不动声色。

    青萝蛊仙道:“你学的是什么术法,为何会兼具佛道蛊武妖五术的气息?”

    李白心中一颤,暗道这少女果然非同寻常,单凭双眼便能瞧出来,缓缓道:“我不知道。”

    “胡说,普天之下的修行法门都是有迹可循的,难道还会是你自创的不成?”

    “我真的不知道。”李白颇觉无奈,他的确不知道。

    “但是我看你身上道法气息偏重一些,是不是哪个厉害的牛鼻子教你的?”

    “为什么你们都要把道士叫做牛鼻子?”

    “看来是了。”青萝蛊仙两眼放光,从圆石上跳下来,走到李白跟前打量了他一番,随即摇了摇头,道:“和尚说你是青城谷弟子, 我看不像,而且很不像。”

    李白道:“你认识青城谷弟子?”

    青萝蛊仙笑道:“青城谷是蛊术门派,我七步门也是蛊术门派,我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嘿嘿,你假冒青城谷弟子,来水陆大会招摇撞骗,被我抓个现行,该当何罪?”说罢一指头指着李白,竟俨然一副刁蛮丫头模样,浑无半点“妖女”该有的盛气凌人。

    李白摊了摊手,道:“反正圣元寺选号玉牌我也有了,足下不妨去举报试试。”

    青萝蛊仙见他胸有成竹模样,撇嘴嘟囔道:“什么足下手下的,整这些文绉绉的东西,本仙子不喜欢。”

    李白有些啼笑皆非,抛开她当今蛊术第一人的身份来看,这少女和寻常十七岁的懵懂少女也别无二致,但是一想到她杀人不眨眼的凶狠模样,心中又直犯怵,拱手道:“仙子,在下有些困了,你要是还想散心解闷,可以去神龙川的山中数数有几只青鹿。”故意打了个哈欠,满脸倦意。

    青萝蛊仙笑道:“好啊,数就数。”彩裙翻飞,身形翩然跃起,脚下幻化出一大片桃花,载着她在周侧绕了一圈,两炷香功夫便即回来,道:“我数完了,一共有三百三十六只。”

    李白瞧得目瞪口呆,看她样子不像是在故弄玄虚,于是故意摆起一副不信模样,道:“我也能编啊,你又不把它们抓回来看。”

    青萝蛊仙笑道:“全部抓回来倒也不难,只是青鹿模样长得太怪,身上气味也难闻,等水陆大会完了你自己去数一数好了。”

    李白此时却当真倦意涌了上来,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忽见青萝蛊仙陡然收起笑容,杀意凛然道:“我来大唐是为了杀高仙芝。”

    李白不解她为何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但高仙芝是大唐十万铁骑的统帅,胆识勇谋俱为上上之才,不由得问道:“你杀高将军作甚”

    青萝蛊仙冷笑道:“你不要装蒜,等本次水陆大会结束,你也跟我一起去杀高仙芝。至于李嗣业和段秀实么,以后再说。”

    李白只觉后面这两个名字也好生熟悉,喃喃念了几遍,灵光霍闪,立时恍然大悟,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四十六章 青萝蛊仙月夜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