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神龙川内人声鼎沸,喧哗不绝,二十年一届的盛事又再度召开,圣元寺虽没有嵩山少林寺、开封相国寺、西湖灵隐寺、大理天龙寺等古刹历史悠久,但就因为那号称摩诃迦叶转世的圣泓法师,而摇身一变,足以和这些千年古刹平分秋色。

    几万人围在大雄宝殿跟前,花岗岩广场上架起了八座十丈方圆的比武台,分列两侧,正中间则是圣元寺高僧以及贵宾的席位,周侧布置着精密巧妙的佛家阵法,为了防止比武时波及到这里。

    而外来的观众由一条拉起的金色幡布幔隔绝在比武台之外,未曾佩带圣元寺发给比武弟子的玉佩,则会被阵法结界力量弹回去。

    神龙川外络绎不绝有参赛弟子御空飞来,虽说在佛家禁地御空飞行是极大的不尊,但奈何神龙川被摩肩接踵的人潮堵得水泄不通,只有御空飞来一条法子。

    武术门派中修炼飞剑的弟子,心中大喜,正好借机炫耀一番,进入神龙川后,便祭出自己的飞剑,纵身跃上去,百丈距离眨眼便到,半空唯留道道剑光残影。

    翼系妖怪也各显神通,纷纷化为原型,展翅高飞,尖鸣呼啸,到得比武台后又摇身一变,变成了俊男美女,引得几万人一起欢呼。

    佛家弟子则多半是借助法宝滑翔,先高高跃到半空,法宝中佛光喷涌,载着佛门弟子身形如大雁飞鹰,飘飘滑翔而来。

    蛊术弟子除了内功卓越的,其余人便只有望洋兴叹了,站在神龙川门口,颇为尴尬。

    当是时,半空中一道彩色身影突然现出身来,袖袍朝两边一挥,桃杏梨梅各色花瓣漫天飘舞,缤纷如虹,在她法决催引下,凝聚成一条百花大桥,横亘在神龙川入口和比武台中间,众人纷纷抬头望去,掌声如雷鸣般响起。

    那些蛊术弟子心知这是青萝蛊仙搭建的桥梁,心中感激,纷纷跃上花桥,闲庭信步走来,虽不似佛、武、妖弟子那般威风凛凛、迅捷如电,但却更加引人注目。

    等那三十余人蛊术弟子到了比武台上,青萝蛊仙大袖飘飘,收回百花大桥术法,众人目光齐齐凝聚在她身上。

    青萝蛊仙嘴角轻笑,捏了个指决,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连残影未曾留下,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

    众人愣了一瞬,但他们也不是傻子,纷纷转头看向比武台处,只见她已然稳稳站在了四号比武台上。

    人群登时炸开了锅,满场喝彩声,相比之下,那些绚烂刺目的飞剑法宝、雕翅凤翼,在青萝蛊仙这一瞬间移动的身份面前,显得只是徒有其表,但却只是华而不实罢了。

    中间的看台上,此时缓缓走来一众僧人,除了昨日见过的真如元空四名普字辈的高僧和方丈圣泓法师外,还多了两名中年僧人,一人挂着一串由珊瑚礁石和昆仑玛瑙铸成的佛珠,一人手捧着一只紫气腾腾的木鱼,瞧来都非凡物。

    六名僧人跟前,和圣泓法师并排行走的,却是两名锦袍华服的中年男子,瞧来气度非凡,颇有王者风范,左边那人赫然便是之前在西湖上遇见的苏州伯王候萧如释,而另外一人则是杭州岳王侯,唤作东方岳。

    临安因归属于杭州,数万观众中有大半都是临安人氏,见岳王侯亲临,纷纷拜倒,高呼侯爷金安。

    李白和章永此时在中央看台右侧的五号比武场,章永轻声道:“萧姑娘的老爹也来了,不知道他家里的老婆还在西湖的画舫上没有。”

    李白闻言睁大了双眼,惊诧道:“莫非章兄你要将目标转移到她身上?”

    章永呸了一口,鄙夷道:“你当兄弟我是饥不择食么?我只是想看看她那气急败坏模样,嘿嘿仗着老公是伯王候,就把丫鬟不当人看,呸呸呸,不说了,别脏了嘴巴。”

    李白心中暗暗想,那贵妇人分明便是萧长歌大侠的母亲,但为人做事和萧长歌却相去甚远,可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难怪萧婉当初要骂她爹爹对萧长歌不管不顾的行为了。

    那几人缓缓走到看台上,圣泓大师顿了片刻朗声道:“岳王侯请诸位施主不必多礼。”跪下的那大部分人登时缓缓站起身来。

    圣泓大师今日换了一件锦阑袈裟,虽说面容依旧沧桑苍老,但他那双金光熠熠的“洞相天眼”配合着袈裟,好似历经千难万险终得正果的苦行头陀。

    圣泓大师肃穆道:“水陆大会举办至今,已是第五届,蔽寺能有如此数量的佛教徒来观看,实是万幸至极,阿弥陀佛!”

    众人知道这高僧便是国师圣泓大师,虽无实际官职,但恐怕能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四十七章 江山代有人才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