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章永“哦”了一声,手指摸了摸鼻尖,漫不经心道:“看来是李兄偶尔提到过的小师弟了,那我可得出手轻些,否则李兄肯定要哭着鼻子和我势不两立,嗯”

    李白心中大惊,这虎头虎脑的少年,竟然是在青城谷一别半年的小师弟么?那时候他不过和贺章一般高矮,难不成仅仅半年时间,他就蹿得几乎快和自己一般高了?而且相貌也变化颇大,不过细细看了一番,的确是小师弟无疑,难怪昨天在神龙川外没有瞧见他,原来是变了模样。

    小师弟对章永冷嘲热讽毫不在意,嘴角一边向上扬起,一边不动,淡漠笑了笑。

    须臾,钟声又悠悠响起,普元大师道:“第一轮第二场比试,开始!”

    小师弟手中的“沧海一粟”指决早已蓄势待发,此时只见他低喝一声,衣袖中钻出来只黄蜂模样的蛊虫,被他念力催引,“吱吱”尖鸣一声,当空旋舞,小师弟握着黄蜂蛊虫猛力拍出一掌,场中立时狂风大作,吹得章永黑衫猎猎飘舞。

    沧海一粟是融合了蛊、武两术的掌法,当时余一笑在蜀云洞天之中,凭借此掌法威震群雄,但他用的是丹鹤虫,为珍稀蛊虫,小师弟此时那只蛊虫像是黄蜂,但头顶颇为尖锐,翅膀又呈天蓝色,应当是比较常见的“尖头蜂”。

    果然,小师弟拍出的沧海一粟掌法,比起余一笑的弱了不少,无论是掌法本身的凌厉霸道程度,还是其中蕴含的毒性高低,都逊色不少。

    章永此时用真气试探了一番,心中对这奇怪掌法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却并不用剑,体内真气喷薄,顺着掌心轰然冲出,若银河倒悬,怒海倾泻,把沧海一粟掌法冲得七零八落,小师弟也被震得退后了一步。

    李白心中微微一惊,自己虽然知道小师弟对上章永,是绝无胜算的,但不想章永还未拔出剑来,小师弟便已然摇摇欲坠,况且还是用的余谷主得意至极的沧海一粟掌法。

    望着小师弟那坚毅倔强又略带着一丝青涩稚嫩的脸庞,不知为何,李白心中莫名一阵痛,他分明才只有九岁,但似乎背负着二十九、甚至三十九岁才有的重担,以至于他那双眼睛看起来充满了孤独。

    不料小师弟稳住身形后,忽然咧嘴一笑,下一刻,他身形猛然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

    章永大骇,原来这虎小子竟然是深藏不露故弄玄虚,急忙屏气凝神,感应小师弟方位,只觉自己背后响起一丝及其微弱的虫鸣,章永心中一动,真气聚集到右手指尖,化为气剑,朝左转身斜斜劈出。

    电光火石的当儿,那声微弱虫鸣却突然调转方向,从章永右边防守薄弱之处攻来,指尖一只蛊虫迎风怒涨,刹那间变成了一只足足有一人高的巨型黄蜂,寒光刺目的尖头嘶鸣长啸,咬向章永右臂。

    章永也未曾料到这虎小子又突然调转了方向,算准势头,运气欺身避让,同时气剑回撩,借着旋转离心的力道,朝后硬生生挪移了一尺,方才堪堪避过那只黄蜂巨蛊的攻击。

    饶是如此,章永右臂依旧被蛊虫尖头上的倒勾刺刮到,黑衫登时被撕破,鲜血长流,半条手臂刹那间变得酥麻起来。

    李白不由得喝了声彩,小师弟不愧是被余谷主选中来参加水陆大会的,当时在青城谷便已然觉得他定然非凡,仅仅九岁便能有如此修为,委实令人瞠目结舌。

    章永心下一片冰凉,连忙封住右臂穴道,防止蛊毒扩散。直至此时,他才意识到这虎头虎脑的少年并非他想得那般简单,自己大意轻敌,还出言嘲讽,当真是愚昧至极。

    当下左手拔出那柄被布帛包裹着的长剑,方一拔出,玄清气芒大盛,曜光辉亮宛若皓月,六号台上忽然被漫天的剑意笼罩,小师弟身形分明震颤了一下,脸色涨得通红,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来。

    “啸月剑!”人群中正在看六号台的观众,忽然有人尖叫了一声,登时他周围的人纷纷看来,当瞧清那柄剑柄为玄青色、剑刃却是银白的月光之色,稍有见识的,立时认了出来。

    啸月剑正是西岳华山影月剑宗的传世宝剑,在无名氏编撰的《神州名剑谱》中排行第六,书曰:“啸月剑者,西岳华山名剑也,乃三生月华石融合九州寒铁所铸,柄玄青,刃如月芒,尝佩此剑者,莫不乃剑道巅峰之才。”如此可见一斑。

    李白对这些固然知之甚少,但光是那柄剑上蕴含的通天气芒,便令人胆寒心颤,难怪章永昨日经佛光舍利检测时,法尊神镜会爆发出一股堪比青萝蛊仙的光芒来,恐怕这柄名剑神兵占了大半。

    章永手持啸月剑,也不急着出手,一是因为小师弟本就比他小了足足八岁,二是因为除了爹爹,他是最清楚这柄剑威力的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四十九章 啸月剑华蕴星魂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