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被剑影斩成了两半的漫天毒气被风吹过,缓缓散开,众人哗声此起彼伏,纷纷伸头去看,只见章永半跪在地面,左手用啸月剑支撑柱身体,右边整个手臂高高肿了起来,几乎将黑衫撑破,紫气腾腾。

    而小师弟已然躺在了地面,一道弧形剑伤从右腹划过前胸,一直蔓延到左肩,瞧来触目惊心。

    也不知是章永故意为之,还是他剑法出了偏差,那道弧形剑伤无比别扭,像是本来要直直地划过去,但却从中硬生生被折弯,也恰好因此,才避开了小师弟左胸的心脏。

    场下响起阵阵叹息声,都是在悲叹那坚毅如山的少年。却见人海尽头,一道身影踏过人潮人浪,翩翩而来,浑不顾佛寺戒律,一跃冲上比武台,先从怀中摸出一瓶解药丢给章永,随即一把抱起小师弟,几个起落,便又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等余一笑去得远了,李白才从震惊中醒转过来,身形一动,想要上去搀扶章永,却见他皱着眉头吞了一粒解药,朝自己摆了摆手,转头挤了个笑容道:“我没事,还死不了。”缓缓走下比武台来。

    圣泓法师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未阻拦,由余一笑而去,朝普元大师递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先将第二场获胜者记录下来,随即清了清嗓子,代替圣泓法师朗声念了第三场比赛的名单。

    李白听他念完后,也没有听到自己的二百六十三号,随即看向一瘸一拐走来的章永,见他服用了余一笑丢给他的丹药后,右臂竟然当真消了不少,当下笑道:“大虫子的牙齿尖不尖?”

    章永撇了撇嘴,将那啸月剑复又反手插回剑鞘,强行笑道:“尖倒也不尖,就是扎得我手臂又麻又痒,要不是小爷才智过人,只怕以后要变成独臂大侠了。”

    周围的参赛弟子都聚集了过来,见识了章永那令人心魂震慑的剑法后,拍马屁有之,由衷赞叹有之,动了芳心的少女满心关切有之,李白瞧得有趣,章永却不胜其烦,喝道:“滚滚滚,别挡着大爷疗伤。”

    那些吃了闭门羹的人,竟也不怒,自顾自打个哈哈,悄悄往一旁退去。

    钟声再度敲响,场上第三场对战开始,打得乒乒乓乓,不可开交。当此时,人群中走出一灰衫负剑男子,满脸笑容,朝章永和李白行了一礼,道:“章兄,李兄,二位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不其然。”正是那名声颇响的无量剑派唐剑成。

    章永盘腿打坐,闻言抬头瞥了一眼,淡淡道:“怎么,阁下的师弟被仙女姐姐种成了桃树,要邀我们兄弟二人去乘凉么?”

    李白闻言心中暗笑,憋着口,强忍住不发作,唐剑成却微微皱眉,道:“章兄倒会说笑,舍弟败于大名鼎鼎的青萝蛊仙之手,倒不算丢脸,只是章兄被一九岁顽童弄成这副模样,着实令人唏嘘啊。”

    章兄没好气地瞧了他一眼,道:“好哇,唐兄似是对如何与顽童交手颇有心得,难不成是经常欺负邻居家的小孩子?”

    唐剑成想不到这人这般无赖,强忍怒意,淡笑道:“在下也别无他意,只是觉得阁下配不上‘啸月剑’这柄神兵而已,不知章兄认不认得我这把剑?”说罢,似是故意炫耀一般,转了转身子,亮了亮他后背那柄灰如岩石的剑。

    李白瞧章永深深皱着眉,心知他又要开始语不惊人死不休了,猛力憋着嘴巴,生怕一个不慎笑出来。

    果然见章永故作恍然大悟状,学着唐剑成方才的语气,道:“啊,我认得,这柄剑,这柄剑,是了,这柄剑是你老爹以前上山砍柴杀野猪用的神兵,唐兄对这灰不溜秋的杀猪刀敝帚自珍,委实令人唏嘘啊。”

    唐剑成闻言怒目圆睁,眼中杀气凛然,若非水陆大会明文规定,不许参赛弟子私下斗殴,自己定要教章永好看,冷笑道:“一介山野村夫,还敢大言不惭。”

    章永啐了一口,右臂上酥麻之感复又涌上来,便不再理会唐剑成,自顾自运功调养去了。唐剑成双拳紧握,指节咯咯作响,指甲险些刺入肉里,心中恨恨道:“等老子解决了你兄弟,后面比赛遇到你了不把你牙打掉,老子便不姓唐。”

    又看了李白一眼,知道这白衣少年便是自己第一轮的对手,拱了拱手,淡淡道:“一会儿交起手来,还请李兄万分小心,莫要教杀猪刀砍了耳朵才是。”

    李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五十章 极尽挖苦之能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