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酒馆中原本看热闹的人,听闻这熟悉已极的声音,无不大骇,两股战战,慌忙抢门而逃。

    青萝蛊仙身影陡然凭空出现在那群被术法冻住了的人身前,缓步走到那阴阳怪气男子背后,一脚踹翻在地,随即捏了个指决,解开他身上术法。

    那男子惨叫一声,早已是肝胆俱裂,急忙往酒桌下钻,周身瑟瑟发抖,看也不敢看青萝蛊仙一眼。

    青萝蛊仙冷笑连连,右脚轻轻踩在桌角上,朝那男子吐了一口痰,道:“足下刚刚不是还在骂川蜀人是缩头乌龟么?怎么现在自己缩在桌子底下不出来了?”

    那男子再无半点适才的飞扬跋扈之意,颤声不迭叫道:“仙子饶命,仙子饶命”

    李白心中怒气也未消,只见那壮汉从僵硬的人堆中挤出来,瞧清方才从楼上冲下来的是李白后,登时大喜,拱手道:“原来是李师弟。”

    李白拱手还礼道:“惭愧惭愧,不知壮士如何称呼?”壮汉笑道:“李师弟不认得我倒也不奇怪,我是青城谷大弟子石宏朗,半年前你来青城谷时,我正在外历练。”

    此时楼梯上缓缓探了一颗头出来,四下打量了一阵,正是萧婉。只见她眼中嗔笑参半,看了李白一会儿,便又上楼去了。

    青萝蛊仙走到酒桌另一边,揪起那男子的一绺头发,笑道:“要我饶命倒也简单,你方才骂了几个字,就向那位石宏朗磕几个头,否则本仙子让你也变成一株桃树。”

    那男子错愕道:“这、这小人哪里记得刚才骂了几个字?”青萝蛊仙道:“你从‘我看那青城谷的什么小师弟也不过如此嘛,竟然被影月剑宗的废物打败’开始,到最后一共说了十三句,共五百五十三字,磕吧。”

    那男子心中直犯嘀咕,暗想自己应当没说这么多才对,但脸上却是笑脸相迎,从桌子下面退出身来,竟然二话不说,对着石宏朗“扑通”跪下,开始磕起头来。

    石宏朗双手怀抱,冷冷注视着那男子,一声不吭,随即向青萝蛊仙行了一礼,正欲开口,青萝蛊仙忽然道:“你们余谷主怎么没来?”

    石宏朗道:“多谢仙子挂念,师父带小师弟去杭州疗伤了,因走得匆忙,行李尚在客栈,便令我留下看守。”

    青萝蛊仙道:“原来如此,如此说来,小师弟伤得严重了?”

    石宏朗瞥了一眼仍在呼呼大睡的章永,苦笑道:“伤得倒不算严重,只是那柄啸月剑上的月华寒气太重,师父去了杭州一铸剑世家,看能不能找到法子医治寒毒。”

    李白忍不住道:“石师兄,解铃还须系铃人,既是如此,何不直接找章永便是,为何百里迢迢赶去杭州?”

    石宏朗叹了口气,道:“都怪小师弟脾气太倔,非要和啸月剑硬碰硬,他年纪尚幼,强行用出丹鹤虫沧海一粟,又被啸月剑刺到,蛊毒反噬加上月华寒毒侵蚀,唯有当世神医方能救他。”

    那磕头的男子一边磕头一边听几人谈话,不免慢了许多,青萝蛊仙洞察力逆天,方一慢下来,便喝道:“才五十三个,赶紧磕。”

    酒馆内其余人早已跑了个干净,掌柜小二连柜台也顾不得锁,便径直逃到了楼上去。

    石宏朗又深深行了一礼道:“无论如何,今日都多谢李师弟和青萝蛊仙出手相助,石某人无以为报,改日来青城谷,我让你们尝尝我做菜的手艺。”

    青萝蛊仙笑得无比灿烂,仿佛被日光照射后开出的缤纷百花,道:“那当真妙极,只是等水陆大会完了,我还得去长安办事,之后才能来青城谷做客。”

    石宏朗想不到这清高孤傲的青萝蛊仙竟然一口答应,欣喜万分,憨笑连连。

    他本来就没把青萝蛊仙当成十恶不赦的妖女,反倒是因为自己也是修行的蛊术,莫名生出许多亲切感来,而且他越看青萝蛊仙,便越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而李白听到她说去长安办事,心中突突直跳,想来便是昨夜在神龙川外,青萝蛊仙说要刺杀高仙芝一事了。

    本来按照青萝蛊仙的修为,高仙芝只怕也不是她敌手,只是因为高仙芝府邸禁卫森严,又有上古宝物、洪荒凶兽坐镇,故而要堂而皇之地杀死高仙芝,无异于痴人说梦,故而唯有暗杀行得通。

    睡得正酣的章永,似是被“砰砰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五十二章 她才是泼皮无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