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巍峨峥嵘的大雄宝殿跟前,那少年僧人方一走出,整个比武台下的数万观众登时沸腾了起来,人头攒动,高呼声如海啸如狂风,一浪盖过一浪,神龙川两边的山崖仿佛摇摇欲坠,要崩塌下来一般。

    圣泓法师金目灼灼,扫视了人群一圈,朗声道:“这位便是蔽寺的广成,承蒙诸位施主关照,他正好今日出关,但因为参赛的二百五十六名弟子已定,故而老衲做出以下决定,诸位若有异议,但说无妨。”

    场中顿时鸦雀无声,圣泓法师轻轻将广成拉到他旁边,道:“每一轮的胜者,都可以主动来挑战广成,若是胜出,则和昆云剑宗的柳林江叶云一同进入半决赛,若是失败,还是继续下一轮比赛。而无论有人挑战与否,广成都会在半决赛正式加入对战。诸位有异议否?”

    众人沉默不言,比武台上的参赛弟子面面相觑,倘若说前两天让柳林和江叶云进入半决赛,是因为恰好多两个人,那今天便是明目张胆开后门了。

    但他们心中也清楚,那瞧起来虔诚如信徒的少年僧,虽说修为不比青萝蛊仙那般恐怖,但却是在大唐最受欢迎的年轻弟子,青萝蛊仙修为再高,大唐也不会有她的立足之地,而广成既然是圣泓法师继承人,至少以后在大唐成就定然不可估量。

    随即圣泓法师念了今天第一轮第五场的参赛名单,李白心中微微一颤,八组比赛中正好有自己和唐剑成,分在了最右边的八号比武台。

    当下和章永踏空飞行,越过人群,来到比武台前,李白又翻身跃到八号台上,四下望去,但见人山人海,神情各异,站在人群最后的萧婉、荨儿和贺章,连连鼓掌欢呼。

    等了片刻,其余七座比武台都已互相见过礼,但却不见和李白对战的唐剑成人影,普元大师微觉错愕,但无奈赛规在前,只得静静等待。

    章永在比武台下等得颇为不耐烦,低声嘟囔道:“那厮只怕是杀猪刀被临安城的老屠夫抢走了。”

    过得一刻钟,台下五万看客也开始躁动起来,或骂唐剑成缩头乌龟的,或说他无视水陆大会规则,应当被判出局的。

    更有甚者,见正好广成站在看台上,索性怂恿建议让广成和尚和李白打,一时间五万人各抒己见,议论纷纷,整座神龙川好似有无数只苍蝇蚊虫在低声私语。

    广成似是听到了众人怂恿,目光瞥向八号台的李白,片刻后又收了回来,神情不改,继续颂念佛经,内心没有丝毫波动。

    当此时,神龙川外一道灰色人影呼啸而来,带起一阵生猛狂风,掠到八号比武台上,缓缓现出一人来,正是无量剑派的唐剑成。

    只见他朝看台上的众人唱了个喏,拱手道:“诸位高僧,两位侯爷,唐某因事耽搁来迟,万望恕罪。”那些叫着嚷着让广成和李白打的,看到唐剑成来了,不禁大失所望,纷纷指责起他来。

    唐剑成微微一笑,颇为得意,他心里以为是观众翘首期盼着自己出场,故而自己来迟后他们抱怨连连。却想不到他们是因为不能看到广成和尚出手,大为失望,故而将怒火迁到唐剑成身上而已。

    李白看在眼里,暗道这人非但自命不凡,原来还愚蠢之极,心中暗暗盘算,定要教他栽个大跟头。

    圣泓法师眼中怒色一闪而过,朝普元大师递了个神色,普元会意,转身高声道:“水陆大会第一轮第五场,开始。”

    顿时那八座比武台上亮起各色气芒,广成未曾出手,众人都觉索然无味,有人开始招呼四周的人开始押注,无非是赌谁输谁赢,当然也有赌这场比试完了有没有人向广成挑战的人。

    李白心中早已盘算好,先默运青莲诗决,瞧着唐剑成凌空冲来的势头,“咻”一声,幻化出来一朵青光流离,炫人双目的青莲来,花瓣上青色气芒喷吐肆虐,猛然生出十余柄青色气剑,当空旋舞,转了个更大的气莲出来。

    唐剑成并未用出背后那柄灰色长剑,单凭体内滔滔如海的真气,左右轰劈,和层叠不休的气剑接连碰撞,因势利导,渐渐欺入了李白身前。

    青莲回身抵御,不料唐剑成此时猛然拔出长剑,分影连刺,剑光喷吐如虹,将青莲砍得支离破碎,余势不减,猛然又冲到了李白身前,长剑上有如长虹贯日,灰色剑气纵横呼啸,当头斩下。

    李白低声喝道:“来得好。”十指连动,一朵朵青莲从他指间凝幻而出,尖鸣破空冲向唐剑成防御薄弱的持剑右手腋下。

    他并未防御唐剑成砍来的剑气,唐剑成心中大喜,显然自己会比那青莲先命中,索性也不回防,真气更加汹涌如海地注入手中长剑,破釜沉舟,毫无回旋余地。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五十三章 石龙旋舞如真龙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