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不知为何,望着唐剑成手中那柄灰气森森的苍龙剑,自己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兴奋来,那冲天而起的石柱也随自己意念而变成了二十余条石龙。

    场中忽然响起一声更为嘹亮的吟啸,和龙吟差别也甚大,众人只觉体内气血翻腾,靠近比武台的几千人更是头晕目眩,几欲栽倒。

    所幸圣泓法师大袖一挥,一团柔和氤氲的佛光从他袖中飞出,众人沐浴在佛光之中,胸中因那神秘吟啸而生出的烦闷堵滞之意顿时消减了不少。

    围在李白周遭的苍龙剑剑气,被这一声响彻云霄的吟啸震得瑟瑟发抖,唐剑成见状大骇,急忙握了个剑决,不料苍龙剑周身不住震颤,几欲脱手飞出。

    “轰!”苍龙剑发出的剑气陡然间烟消云散,唐剑成面如土色,二十余条石龙当空俯冲下来,次第撞在他身上。

    “砰砰砰砰”唐剑成身形如断线纸鸢,被漫天石龙冲撞得四散摇曳,随波逐流。

    李白面色低沉,指决变幻,石龙陡然间消散为一缕缕淡黄土气,被风吹散。

    唐剑成身形重重落到地面,灰衫早已被撞得破损不堪,身上骨骼也不知断了多少,苍龙剑呜鸣嘶啸,脱手一飞冲天,直冲了百丈高,随即剑尖朝下倏忽坠落,掉在比武台之上,浑身兀自震颤不休。

    场中一片寂静,时间好像也凝固了一般。

    过得片刻,人群忽然爆发出一阵铺天盖地的掌声,人龙吟剑气,神龙石盘旋,人龙骨骼铸成的苍龙剑,居然败给了真龙模样的石头。

    在人们知晓青萝蛊仙也会参加水陆大会之前,唐剑成是公认的修为仅次于广成和尚的人选,那柄继承了人皇遗志的苍龙剑,威力更在啸月剑之上,在那瞧来平凡无奇的白衣少年手上,竟然败得一塌糊涂。

    直至此时,广成才停止了佛经的念诵,转过身子注视着李白,嘴唇翕动,想要说些什么,随即又闭口不言。

    而早在半个时辰之前便结束了战斗的其余七组弟子,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周身被桃树枝覆盖的郭痕睿,急得嗷嗷大叫道:“师兄、师兄”

    唐剑成早已晕死过去,再加上周围如山崩海啸般的喝彩声,哪里能听到他呼喊?比武台下快步走来了四名圣元寺弟子,探了探鼻息后,朝圣泓法师点了点头,随即便抬到大雄宝殿中去了。

    李白缓缓走下比武台,来到章永跟前,章永一拍他肩膀,笑道:“你小子原来深藏不”一个露字还未说出口,李白却突然周身瘫软,朝后倒了过去。

    章永慌忙将他扶住,只见李白面色苍白如纸,身上如同烙铁般滚烫,章永吓了一大跳,本以为他是修为损耗过多而致,便往他体内输送了一口真气,但却全然不奏效。

    人群最后,萧婉瞧得一清二楚,心中大痛,便欲拨开人群去看李白伤势,方幻雪一把拉住她,摇头道:“他是被苍龙剑的人皇龙息冲撞了神识,再加上修为过度损耗,只需休息两日便好了。”

    萧婉退了回来,心中将信将疑,但脸上担忧神色却是丝毫不减,目光一直停留在李白身上。

    而此时场中,因为李白用黄石诗术把比武台捅了个大窟窿,圣元寺正命令匠人在修复,而第六场比赛的人竟然也毫不着急,纷纷凑到李白和章永这边,也不知是拍马屁还是由衷关心,嘘寒问暖不断。

    章永扶着李白,收起了平日里的痞子相,剑眉倒竖,冷冷喝道:“滚开!”

    围过来的众人噤若寒蝉,暗道这两人一个是拥有名剑谱排名第六啸月剑的狠角,一个是用不知名功法打败唐剑成的书生少年,后背阵阵发寒,纷纷散开了去。

    章永将李白背到比武台角落较为僻静的地方,此时八号比武台也已被匠人修复好,普元大师宣布了第六场比赛名单,上面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

    李白额上大汗淋漓,口中说着呢喃呓语,章永听了几句,却连半个字也听不懂。

    李白身上越来越烫,过得片刻,周身都已然开始冒着热气,烫得章永呲牙咧嘴,但又不想丢开,强忍剧痛,将体内真气源源不断注入李白身体,试图帮他打通穴道,疏导体内热气。

    非但不起作用,李白经脉内热气还愈发高涨,猛然从左手蹿出来一团火焰,险些将章永眉毛头发烧成了灰。

    章永正六神无主时,半空中忽然飘下一朵雪花,摇摇晃晃、不偏不倚地落在李白额头,刹那间融化,渗入了李白大脑之中。

    章永瞧得奇怪,现在还不到寒露时节,怎地便掉下雪花来?

    片刻后,一片接着一片的雪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五十四章 北斗七星飘寒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