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比武台上刀光剑影层叠交错,蛊虫佛宝来往肆虐,斗得难解难分,一直到午时一刻,才分出第六场的胜负。而那八名获胜者也没有主动提住要挑战广成,圣泓法师自然也不会去问。

    第七场和第八场倒是进行得颇为顺利,其中有好几人都是因为被师父逼迫、或是滥竽充数,来参加水陆大会的,故而遇到修为不弱的对手,不到三合便败下阵来。

    第二日的四场比赛结束后,五万余人缓缓出了神龙川,都在津津有味地讨论李白和唐剑成比试的那一场,舌头长的人心中暗暗道,这下自己回去又有到处吹牛的资本了,一想到那些人听自己大吹大擂时的震惊表情,心中便觉颇为刺激,好像自己就是李白,自己是青萝蛊仙、是章永、是广成似的。

    李白、章永和方幻雪萧婉几人回合后,李白和章永心照不宣,都只字不提那飘雪的北斗七星之事,倒是贺章因为年纪小,好奇心强,一直拉着李白,问他那些石头做成的龙是怎么来的,为何那般厉害云云。

    到了客栈,吃饭之时,方幻雪见章永和李白两人有说有笑,有意戏弄他,便清了清嗓子,道:“荨儿啊,有人说以后只娶你和青萝蛊仙两个老婆就够了。”

    荨儿和章永听闻此言,险些一口烈酒、一口白菜喷出来,方幻雪嘿然笑道:“章少侠你别怕,青萝蛊仙昨天就已经出神龙川去了,估计要两日后的第二轮比试才会回来,她听不到的。”

    荨儿虽然蒙着面,但众人都知道她恐怕早已脸红到了脖子根,只见她低声嗔道:“夫人又来胡讲。”埋头掀起一角面纱,假装吃起饭来,掩盖羞涩。

    章永放下筷箸,讪笑道:“这、方夫人这是从何说起,当时李兄在场啊,我分明说的是,以后只娶荨儿姑娘一个老婆才对”

    荨儿恨恨瞪了章永一眼,章永剩下的话登时被哽了回去。

    李白捧着酒杯,我在食指和拇指间来回揉搓,若无其事道:“是吗?难不成我也听错了?”弦外之音不言而喻。

    章永一把掐着李白脖子,来回摇晃,道:“啊你这无赖、李无赖,我分明说的是,是上天若能将你伤医好,我以后就只娶、娶荨儿姑娘一人嘛。”

    荨儿闻言,又瞪了章永一眼,呸了一口道:“光天化日的,也不知道害臊。”

    章永也不知道她说的害臊是说自己撒了谎,还是说自己要娶她,当下闭嘴不言,端起酒杯和李白手中酒杯一碰,道:“干干干。”

    贺章扒了两口饭,又瞧了李白良久,萧婉瞧出他异样,便问道:“怎么啦贺章。”

    贺章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在想,李白哥哥今天今天受的伤到底好了没有。”

    李白闻言,转头摸了摸贺章脑袋,道:“那是自然,你跟着我大半年,还不知道我命硬的很么?”贺章点了点头,也不再问。

    来临安这家最为豪华的客栈吃饭的人自然不在少数,又几乎都是看过今日水陆大会比试的,瞧见桌上那白衣少年,都纷纷投来钦羡目光。

    章永虽然用啸月剑为自己长了不少脸,但他仿佛生来就是一副痞子相,虽说也有正经严肃的时候,可惜大部分时间都是嘻嘻哈哈的没正经。

    而在他们眼中,李白就浑然不同,可能他没有章永面目俊俏,但也是丰神俊朗,且眉宇间满是逍遥任我行的放浪形骸之意,少了章永的几分痞气,多了几分成熟内敛,但身上那股潇洒豪放气质又丝毫不减。

    酒楼中的少女纷纷投来爱慕眼光,萧婉随意瞟了一眼,心中又好气又好笑,但她不像荨儿那般敢想敢说,只是心中盼着李白别看其他女子一眼就行了。

    几人吃了饭,都觉得有些疲倦,便上楼各自回房安歇了。而由于昨天青萝蛊仙来大闹了一场,虽说今天她不在,但那些地痞流氓自然不知情,今天倒是比昨日安静了不少,也没人闹事。

    第三日和第四日仍旧是第一轮比试,萧婉和荨儿一想到那人山人海、挤得头破血流场景,心中直犯怵,几人商议了一番,第三日没有再去神龙川。

    李白自是在房间中修炼太白诗经,他自从昨天强行用黄石诗术凝幻出石龙,而导致神识意念受到苍龙剑上人皇龙魂侵蚀,深知自己黄石诗术还未达到青莲诗术那般炉火纯青境界。

    章永则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五十五章 命里逢时不会散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