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萧婉绿影蹁跹,从木窗跃入房间,轻轻关上窗户,心中仍在想着刚刚那行迹古怪的脏人,百无聊赖地坐了片刻,便听到荨儿敲门来喊:“吃饭啦小姐。”当下和方幻雪几人下楼用过晚饭,又到茶阁闲谈了一个多时辰,便各自回房,准备翌日早起去参加第四天的比试。

    第四日清晨,六人出了客栈往神龙川而去,等他们去得远了,客栈墙角的一根挂着黑布的竹竿后面,闪出一道人影来,溜进客栈,身轻如燕,径直上了楼。

    还未走到神龙川,贺章悄悄附耳给荨儿说了一句话,荨儿听罢火气又蹿了上来,揪着章永耳朵,冷笑道:“好啊章大少爷,你自己去花天酒地倒也罢了,昨儿竟然拉着贺章一同去,你不知道他是出家人么?”

    章永恨恨瞪了正在暗暗偷笑的贺章一眼,随即朝荨儿笑道:“常言说得好,纵有千斤青莲酒,不抵勾栏半滴水。我只是去喝酒的,又不干别的事。”

    荨儿呸了他一口,和萧婉一起拉着贺章加快了脚步,不再理会章永。

    李白一拍垂头丧气的章永,笑道:“章兄,把你那追星赶月的啸月剑使出来啊,你要是这样,以后岂不是被老婆整死了?”一边说,一边学着章永的啸月剑法模样,左右舞了一阵,惹得章永险些跳起脚来打他。

    到了神龙川,众人也不急着进去,站在人海外围,比试开始后,章永看着两只来回拼杀的牛角妖和狼头妖,啧啧叹道:“原来在这里看比试还更清楚些。”

    李白见中央看台上只有圣泓法师、真如元空四僧和广成,萧如释和东方岳却没了身影,疑惑道:“伯王候和岳王侯也可以缺席么?”

    萧婉不禁接口道:“他本来就是个闲云野鹤一般的人,这次要不是圣上一直向圣泓法师力荐,他早不知跑到哪里去游山玩水了。”

    李白看向萧婉,只见她神色略有些凄楚,多半还是在伤心她哥哥之事,轻叹一声,也不知该安慰,只轻轻拍了拍她肩膀。

    “亏你还记得有我这么个爹!”萧婉话语刚落半盏茶的功夫,众人身后响起一沉郁沙哑的男子声音,萧婉和方幻雪母子周身齐齐大震,回头看去,只见那人身着青绸长袍,脸上棱角分明,目光如炬,注视着方幻雪和萧婉。

    萧婉半年来从来没有如此近地看过爹爹,心中酸楚,柔声道:“爹爹。”方幻雪却将萧婉一拉拉到身后,脸上泛起一股李白从未见过的森冷笑意道:“你还有脸来见我,怎么着,想将宝贝女儿抢回去?”

    萧如释凝视着方幻雪眼睛,半晌才重重叹了口气,道:“雪、雪儿,你何必如此呢?”方幻雪呸了一口,浑无半点平素里的典雅端庄冷艳模样,竟和市井大街上的泼妇相去无几,道:“你要么现在就滚回你的伯王府去,要么就在我和婉儿面前废了修为。从今以后再不和太、那些人来往。”

    萧如释也料想不到,五年未见,方幻雪竟好似变了一个人,想起幕幕往事,不禁心旌摇曳,怔怔看了片刻,叹道:“我等你想通了来伯王府找我的那天。”转身走了,形影相吊,背影说不出的苍凉落寞。

    不知不觉,第二场比试便已结束,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及其响亮的欢呼声,李白几人极目眺望,原来是一名佛门弟子,优胜后要挑战广成。

    李白和章永心中都一阵兴奋,想要看看那广成究竟是怎样的修为,呼声竟然能比青萝蛊仙还高。

    向他挑战的是一位来自开封相国寺的年轻弟子,使一件金色钵盂法宝,法号唤作圆慧。

    普元大师和圣泓法师都是一怔,但既然规矩已定下,也不好多说,只得应允。只见广成僧袍翻舞,纵身跃到三号比武台上,和圆慧分庭抗礼,双掌合十,颂了一声佛号,道:“圣元寺广成,请教尊下高招。”声音既绵柔又阳刚,既清亮又沙哑,竟是说不出的好听。场下的年轻少女登时尖声欢呼,兴奋得险些背过气去。

    圆慧左手托着金钵盂,右掌竖起,还了个佛礼,道:“相国寺圆慧,望广成师兄不吝赐教。”

    广成清秀俊美但又坚毅如刚的脸上,神情从一开始就没变过,静若止水,淡如清风,一双仿佛璞玉雕刻出来的眸子静静凝视着圆慧,古井无波。

    李白打心底赞叹了一声,道:“这广成和尚不过十六岁年纪,面对周遭如此多的纷乱,竟能丝毫不为所动,单是这份禅定之力,恐怕便已在当今九成的所谓高僧之上。”

    反观那扬言向他挑战的相国寺圆慧和尚,不知因兴奋还是恐惧,周身不时会轻轻颤动,脸上神色更是无比紧张,好像颇为不情愿似的。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五十六章 佛门卐字大悲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