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包括圣泓法师在内的所有人,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广成在圣元寺闭关三月,竟然单凭双目中射出的一丝佛光,便将那气势凛然的“卍”字大悲术打得溃散无形,其佛法之精深一至于斯,直教人瞠目结舌。

    圆慧只觉广成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四面八方的“卍”字佛光轰然溃散,好似蚁群辛辛苦苦堆积出来的一座土堆,被人一脚荡平似的,心中说不出的难受悲郁,再加上体内佛气损耗过度,登时仰面摔倒在比武台上,人事不省。

    原本静静观看比试的五万人群,一时爆发出震天裂地的欢呼,犹如被一汪碧潭被一团烈火烧得滚烫沸腾起来,而广成从头到尾的气定神闲模样、以及最后只靠睁眼便击败大悲术的姿态,便是那一团烈火。

    李白倒吸一口凉气,转头问道:“方夫人,这小佛陀莫不是圣泓法师的亲传弟子?”方幻雪幽幽道:“圣泓法师常年都在长安,伴随皇帝左右,极少回圣元寺,即便是他亲传弟子,多半也是靠自己提升的修为。”

    李白和章永面面相觑,心中震撼无以复加。

    只见广成满脸虔诚,缓步走下三号比武台。圣泓和普元也恢复了原来神色,念了今天第三轮比试名单,人群因见识了广成和尚的神威,过足了瘾,便已有人陆陆续续离开。

    李白目光一直停留在广成身上,见他下了比武台后,径直往圣元寺大雄宝殿去了,神色一如既往的虔诚端庄,仿佛外界任何事物也影响不到他一般。

    李白终于知道为何那些来观看水陆大会的人,会把广成视作英雄传说一般的人物了,强悍无匹的修为,对佛法的忠贞虔诚,以及心无旁骛的骄傲姿态种种原因加起来,就连李白自己也有些自惭形秽起来,在如此污浊纷扰的尘世之中,像广成这般一心向佛的人,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心中暗暗决定,等水陆大会结束,无论广成是输是赢、是敌是友,自己都要好好结识一番他。

    第一轮的最后两场比试,依旧是平淡无奇地过去了,经由圆慧和广成一战,获胜的十六人再不敢向广成挑战。

    只见普元大师将第一轮所有的优胜者都记在那本佛卷上后,随即双掌合十,嘴唇翕动,默念了几句经文,安静的神龙川中响起此起彼伏的“劈啪”声,第一轮被淘汰的弟子,手中的玉佩悉数碎裂,化成了缕缕光影,集聚到普元大师手中,一阵氤氲变化,凝聚成了一尊两尺来高,但却只有半边身体的佛像。

    “这、这是乾达婆佛陀?”李白凝视着那半尊佛像,心中陡然冒起一个念头,这不是当初在峨眉山,被痴人牧和潘若晨师徒抢去的乾达婆佛陀么?

    细细端详了片刻,又觉不对,当初虽然只是瞄了一眼,但被痴人牧抢走的乾达婆佛陀,其右掌上托着一尊迷蒙似幻的小人像。而普元大师手中那尊佛陀像,右掌上托着的,赫然是两尊小人像,似是一男一女。

    虽然那半尊佛陀像不是乾达婆佛陀,但也足以令李白吃惊了,看来方今之世这种佛陀像有很多尊,乾达婆佛陀和普元大师手中的佛陀不过是其中两尊而已。

    但见普元大师将那半尊佛陀像收入僧袍之中,接下来本来应该第二轮比试的抽号,奈何萧如释和东方岳不知跑到何处去了,若是让圣元寺的僧人来抽,观众即便嘴上不说,心中肯定也会认为是在暗箱操作。

    圣泓法师缓缓走上前,苍老的声音开口道:“萧施主和东方施主因事务繁重,故而今日须得重新请人抽取第二轮比试的号码。”目光扫了一圈台下,无数人自告奋勇毛遂自荐,但圣泓瞥了眼,他们无不是肉眼凡胎的凡尘俗子,心中微微叹气。

    又往人群后面扫过去,目光突然停在方幻雪身上,白眉深深皱起,似是在思忖什么。

    方幻雪在圣泓目光扫过来之前,便将周身气息尽数内敛,从外面看来和普通人并无二致。

    但圣泓法师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她身上,沉吟了良久,心中涌出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但随即又打消掉了,指着人群中一虎背熊腰的汉子,道:“请这位施主来为这一百二十八名弟子抽号。”

    那壮汉喜得眉开眼笑,但因为人挤得太多,让不开道,他身形又壮硕,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五十七章 傲然而立震群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