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李白这三日无非就是在临安客栈练功,尽力使黄石诗术更上一层楼,至于《太白诗经》的第三卷,他这些日子也翻了翻,五句诗意思浅显易懂,但领悟难度比黄石诗术还更甚无数倍。

    但自从他踏进自己房间,便一直觉得房间颇为古怪,好像和前几天有很大不同,时而会从窗外飘来一股莲花清香,但倏忽间便会消散。时而又会闻到一丝污浊的臭味,和街边乞丐并无二致,也是只出现一瞬间。

    李白在想是不是白日在神龙川时候,有人偷偷进过自己房间,下楼去问掌柜,恰好前几天负责看店的小二生了病,回杭州老家去了,今天的小二是刚招的,故而毫不知情。李白只好作罢。

    方幻雪从神龙川回来,好像心事重重似的,一直闷在房间中,说是为几人做衣裳,但明眼人一眼便能瞧出来是在想心事。

    萧婉和荨儿则带着贺章四处玩赏,而贺章因为之前被章永拐去喝了几壶花酒,对寻常风景毫不放在心上,只是萧婉非要强拉硬拽,执拗不过,只得依从。

    章永却没有心思修炼,但因为害怕被荨儿批骂,也不敢去逛勾栏喝花酒,但仗着油嘴滑舌的功夫和俊俏面容,天天在临安城四处晃荡,遇着美貌女子便上去勾搭,等人家快要顺从时候,又突然满脸嫌弃地离开,端地是流氓到顶点。

    第一日,章永不知在何处喝得酩酊大醉,满身胭脂气味,荨儿逼问了一番,他也只说自己在临安城到处逛,又辩解说他身上连进青楼的钱都不够云云。

    李白吃了晚饭,回到房中,那股异样感觉又涌了上来,当下将房间细细翻找了三遍,也未曾看到半个人影。

    窗外刮起一阵秋风,吹得木窗纸哗哗作响,由于木窗不甚牢靠,有些许秋风从缝隙中吹了进来,把桌案上的油灯火苗吹得不住闪晃,明灭不定。

    到得半夜,李白正在床上盘腿练功,模糊间听到外面哗啦哗啦声不绝于耳,起身看时,好一场秋雨!明月早已隐没在云雾之后,淅淅沥沥的雨水混杂着呼啸北风,敲打在木窗之上,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嗖嗖凉意从窗户渗透进来,夹杂着些许水雾。

    原本就只剩些许鱼脂油的油灯,被秋风吹了半夜,烧得更快,到得子时三刻,火苗跳跃了几下,竟然熄灭了。

    正坐在窗边听雨声的李白也被惊了一跳,摸到桌案旁,取了储物柜里面的鱼脂油,正往灯皿之中加时,忽觉不对,灯皿里面好像藏着东西!当下将灯皿扣在桌案上倒了倒,再加鱼脂油点燃照着一看,只见一片状似蟠桃的莲花瓣,静静地躺在桌面上,其上还沾着黄亮的鱼脂油。

    当此时,原本被李白紧锁着的房门,忽然被人缓缓推开。

    李白周身一紧,喝道:“什么人?”转身借着鱼脂油灯一看,只见推门进来的是一邋遢不堪的乞丐,衣服破破烂烂,脸上也全是污泥,头发蓬乱,竟分不清是男是女。正是前天萧婉偷偷出去练剑碰见的那人。

    李白随即也认了出来,当初在西湖上乘坐画舫靠西岸下船后,碰见的那卖莲花的邋遢女,不就是眼前这人么?只是才过了几天,她好像变得更加邋遢了一些,以致于现在竟有点分辨不出这人是男是女了。

    邋遢女缓缓走上前,凝视着李白,嘶哑着声音道:“李、你还记得我么?”她声音虽然嘶哑,但其中那一丝似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柔媚却掩饰不住地流溢了出来。

    李白当时在西湖边初见她时,便觉得她虽然被污泥糊住了脸,但眼神中的光芒却告诉她,自己一定见过她。

    邋遢女柔声道:“你肯定很嫌弃我现在的样子,当初从雅州走了后,昆、昆云剑宗的柳林一直追着我不放,我被他吵得心烦意乱,又加上你对、对我那般无情,伤心欲绝便跳江自尽了。但不知是天可怜见,还是我命不该绝,我随波逐流,被长江冲到了鄂州,在一处浅滩不知昏迷了多久,才被渔民救起来。”

    李白听她开口说了雅州和昆云剑宗柳林,登时记起来了她是谁,脑海中“嗡”地一声,无数纷乱的思绪涌将上来,反而却将他大脑冲得一片空白。

    邋遢女又道:“我一路辗转,又被许多人觊觎容貌,故而才用烂泥锅底灰涂了脸,本来要回扬州的,但一想到师父客死他乡,决意替把她老人家安葬了,但又没有她尸骨,只好选了一朵开得最美的莲花当做是她。听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五十八章 日日思君终见君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