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后来,邱婧也再没有来过。李白小心翼翼地收好了那片被浸泡过鱼脂油的莲花,他不知道这究竟代表莫莲花还是邱婧,但他知道以后再见邱婧时,自己一定要把这片莲花完整无缺地拿出来给她看。

    而李白被邱婧冷不防吻了一口,心潮起伏时而坠入云端时而坠入深海,魂不守舍了整整一日。他怕方幻雪和萧婉瞧出端倪,便也索性锁着房门不出去。

    水陆大会第五日清晨,李白也恢复了往日状态,只是心境和之前又大有不同,众人早早地便来到了神龙川,各自议论不休,而无论他们是谈论谁,都没有一个人对本届水陆大会失望。

    虽然广成莫名失踪,圣泓法师和真如元空四僧都没有表现出来,而广成本来就神秘至极,众人自然也没有察觉。

    和往常一样,普元大师读了第二轮一场的比试,没有再第一轮极为出彩的那几人,倒是有不少在之前小放异彩的人,虽说比不上那几场惊世骇俗的对决,但也颇有看头,其中有一名白面狐妖,据说是上古青丘国后裔,各种妖术层出不穷,幻化成人形后更是生得美艳无方,倾国倾城。

    诚如圣泓法师所言,晋级第二轮的弟子大部分弟子修为比较接近,第一场比试就足足打了一上午,但也精彩纷呈,众人叫好声几乎未停过。

    那天的秋雨足足下了三天,正好在第二轮比试开始的这天停歇,雨后的神龙川,泥泞的青石板路旁是挂着清露的秋叶,嶙峋陡峭的山崖旁是一尘不染的碧空,纷乱嘈杂的人群前是雄伟巍峨的宝殿

    看来处处都是矛盾,处处都不和谐。但正是这些经过自然洗礼的风景,才让人们心中升起对自然最原始的信任和依赖,才让心中不至于黑暗无边。

    到了下午的第二场比试,便有李白和灵隐寺的那名和尚,法号唤作怀空,和李白站在五号台上,端地是大腹便便,周身裹着僧袍,仿佛一颗肉球,脸上五官也被肥肉挤在了一处,李白强忍笑意,行了个佛礼道:“怀空大师,在下隆昌李白。”

    胖和尚怀空故意挺着大肚子,瓮声瓮气道:“李施主修为高深,贫僧是见识过的。”扫视了一圈台下众人,竟有九成都看向自己和李白这里,不由得紧张起来。

    普元大师喊了声“第二轮第二场开始!”,李白正要出手,怀空忽然喊道:“慢着,贫僧我认输啦。”

    李白微一愣神,只见胖和尚肉脸涨得通红,合十颂了声佛号,灰溜溜地下了比武台,竟然是直接认输不比了。

    “嗨呀!”场地下那些等着李白施展他那运石铸龙功夫的众人,遗憾叹息声此起彼伏,比武台下有几名聚在一起的和尚,瞧装束是为相国寺的弟子,见状笑得前仰后合,有人打趣叫道:“怀空大师,李施主又不会要你身上的肥肉,怕什么怕?”

    怀空恨恨瞪了那人一眼,却觉羞愧难当,想缩到人后躲起来,但他身形高大肥硕,任如何藏也藏不住,反而更惹来满场哄笑。

    而李白和怀空这场“比试”,自然而然也就成了迄今为止用时最短的一场。

    直到第四天,青萝蛊仙才又来到神龙川,也不知她是未卜先知还是和圣元寺的人提前说好了,她和一名剑宗弟子的比试,恰好是在她回来的那天。

    那名剑宗弟子师承名不见经传的门派,是洛阳一小县城的衙门御用门派,也不知为何他能够在第一轮比试中胜出,此时对上了青萝蛊仙,再加上三天前有怀空认输的先例,他也预先便认了输,但还是免不了被青萝蛊仙用术法戏弄了一番。

    第二轮的最后一场比试,便有章永和来自大理天龙寺的一名僧人,那僧人使一串金光熠熠的佛珠,和空手的章永斗了百余回合未分胜负,后来章永拔出啸月剑,方才将他击败。

    和青萝蛊仙、李白、章永等人一同胜出的其余六十三人,有两名弟子提出来要挑战广成,毕竟就算输了也不会被淘汰,赢了还能直接杀入半决赛。

    普元大师早先便和圣泓商议过了,就谎称广成脾气怪,因为前几天对佛法突发灵感,又闭关参悟修炼去了。那两人虽说心里不信,但自然不敢表现出来,只得作罢。

    后面的第三轮第四轮比赛,依旧是由圣泓法师选出观众来抽号,说来也怪,这两轮比赛青萝蛊仙、李白和章永都没有互相对在一起,只不过越到后来,比试也越来越艰难。在第一轮第二轮中不显山不露水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五十九章 水陆大会十六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