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晚上回到客栈,李白小心翼翼地从怀中取出那枚莲花瓣,端详了良久,当此时,木窗外人影闪晃,眨眼间破窗而入,把一扇木窗打得四散崩碎,李白心中没好气,定睛一看,正是青萝蛊仙。

    只见青萝蛊仙揉着额头,口中哎哟连天地叫唤,李白道:“深夜擅闯民宅,你还有半点仙子的模样么?”

    “要你管!”青萝蛊仙白了他一眼,瞥见他手中莲花瓣,双眼登时放光,劈手要去抢,被李白让开,青萝蛊仙道:“小气什么,我又不把它吃了。”

    李白反问道:“那你又好奇什么?”青萝蛊仙昂首叉腰道:“本仙子修行的就是百花蛊术,见着花瓣,便好比章永见了美貌女子一样,不行么?”话音方落,李白隔壁房间早已熟睡的章永,猛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随即又没了动静。

    李白道:“不给你看。”青萝蛊仙只得作罢,在他房间来回踱步,随即肃穆道:“我前几天去杭州苏州等地打听了,高仙芝十天后会来苏州和伯王候碰面,具体地点还不清楚。”

    李白心中剧颤,他本来都快忘了这事,青萝蛊仙此时一提起,李白颇为踌躇,道:“难不成你千里迢迢从西域来到临安,就为了杀高仙芝么?”

    青萝蛊仙突然眉开眼笑,天真烂漫已极,道:“当然不是,高仙芝早就对我有所防备了,况且他们官官相护,圣泓那老秃驴早就把我来临安一事告知他了。”

    李白嘿然笑道:“那你来参加水陆大会又是为了作甚?难道你对那三件宝物也有兴趣么?”

    青萝蛊仙凝视着李白,半晌才道:“我是为了引开他们注意力,让你去杀高仙芝。”

    李白周身一颤,忍不住退后了一步,虽说他也对那些占领碎叶城的唐军恨之入骨,但高仙芝毕竟是大唐名将,率军有方,大唐周边的突厥、高丽等国,之所以会俯首称臣,有一半功劳都该归于高仙芝,倘若将他杀了,不亚于砍了当今圣上的一条臂膀,天下必定会大乱,此事万万做不得。

    青萝蛊仙见他神情犹疑,气得直跺脚,愤懑道:“你、你当时和你父亲在我家还住了好几天,现在我家附近村民都饱受唐军欺凌,你难道没良心么?”

    李白听闻此言,打量了青萝蛊仙良久,蓦地记了起来,笑道:“啊,你是苏伯母的女儿,叫苏、苏什么来着,我还把你逗哭过。”

    青萝蛊仙也咧嘴一笑,道:“我满以为我不提,你就记不起来了呢,没想到你记性还不错。”

    李白疑惑道:“不过我听余谷主说,你本来是大唐子民,是五年前才去的西域啊。”

    青萝蛊仙呸了一口,满脸鄙夷,道:“你别听那老糊涂瞎说,我和娘亲打小就住在碎叶城,只是唐皇帝不满西域有像我蛊术这么高明之人,才谎称我原来是大唐子民,老糊涂心里面是知道的,不过嘴上对外人还是要撒谎。”

    李白听她称余谷主一口一个“老糊涂”,但语气之中也没有明显恨意,脱口道:“难不成你、你是余谷主的女儿?”

    青萝蛊仙闻言登时大怒,瞪着李白道:“胡说,谁是那老糊涂的女儿?”李白笑道:“我瞧出来了,你就是。”青萝蛊仙似是恼羞成怒,狡辩道:“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李白想起当天在碧峰峡,余一笑对自己说起青萝蛊仙之时的神情,更加坚定了心中所想,又细细端详了她几眼,果见她和余谷主长得颇有几分相似,不过眼鼻更接近西域人。

    青萝蛊仙见李白神色怪异盯着自己看,心中一紧,陡然冒起一个念头来,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道:“你、你该不会喜欢我吧?”

    李白听闻,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不过他心中也奇怪,青萝蛊仙在其余人面前,端地是心高气傲不可一世,偏偏在自己跟前变成了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不过他倒的确是对青萝蛊仙毫无感觉,觉得她更像是自己四处捣蛋的妹妹,大概是因为同生于西域的缘故罢。

    青萝蛊仙见状也随即放心下来,清了清嗓子道:“你放心好了,贼秃驴不会让我夺冠的,他允许我来参加水陆大会,本就是想探探虚实,监视我行踪,保护高仙芝安危。”

    李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六十章 月色迷蒙诉衷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