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原本就薄如蝉翼的轻纱,被白面狐妖一把扯下,纱下春光一览无遗,台下众人一片哗然,而李白心中只是略微一颤,别过头去不看。

    正当此时,人群中哗然更甚,李白只觉一只红影朝自己掠来,瞥眼一看,半空中赫然是只毛发锃亮、细眼红鼻的狐狸,一张脸竟如同被冰雪染过似的,白得令人心惊胆战。

    电光火石间,李白步法横移,侧身避开,同时手中的十朵青莲卷起道道绚烂青光,掠向那白面狐狸。

    原来白面妖狐假意撕开轻纱,骗得李白心神大乱扭过头去的当儿,陡然幻身成原来的狐妖模样猝起发难。但她未曾料到,李白对她的“美色”丝毫不放在心上,而且身法之快令人瞠目结舌,登时避开了。

    白面妖狐周身为灰红之色,唯独一张脸白得出奇,只见她长尾呼啸一声,横扫过来,和青莲当空相撞,气芒轰暴卷舞,层叠喷涌,清光妖气碰撞不休,等气芒散去后,两人心中都是一惊,暗道对方修为不可小觑。

    破土而出的黄石柱,被李白变幻指决一阵催引,直直涌向那百余丈宽的比武台上,连带着大地轰隆震颤,呼啸连连,众人脚底下站不稳,恍若在风暴汪洋之上驾驭扁舟,随时都可能被吞没。

    虽然黄石柱此次并未像之前和唐剑成比试时那般变成石龙,但其在李白法决催引下,当空盘旋飞舞,纵横交错,虽无神龙之形,却有神龙之态,瞧得众人心旌摇曳,喝彩连连。

    白面狐妖此时也尽显妖兽本相,再无半点人形时候的狐媚神色,狭长的狐眼中凶光毕露,长尾一摆,身形在铺天盖地的黄石柱中挪移躲闪,一点一点靠近李白。

    她猜想李白这诡异法术是操纵自然灵气,而他本身肯定极为不堪一击,只需躲过黄石柱攻击,靠近李白后再将自己毕生妖术施展出来,必能克敌制胜。

    不料黄石柱速度却越来越快,当真如虬龙腾云驾雾,凌空乱舞。李白心知自己修行的诗术多多少少都带了一丝道家气息,他虽然尽力压制,但恐怕也早被圣泓法师看出来了。

    白面狐妖在漫天的黄石柱中腾挪之际,周身妖气凛然,狂猛释放,别人虽然察觉不到,但李白却能感觉到黄石柱有些颤抖了起来,心中不禁惊骇这狐妖修为之高深,绝非寻常妖兽能比。

    李白心中一横,既然到了如此份上,索性不再去管,体内道家清气滚滚如洪流注入黄石柱中,黄石柱上噼里啪啦一阵脆响,如同开了个油炸铺子,陡然间迎风高涨,原本三尺粗细的石柱竟扩大了足足三倍有余。

    只见二十余根丈余粗细、十丈来长的石柱,在台上呼啸连连,卷起阵阵狂风,飞石走沙,吹得众人眼睛生疼无比,但又不愿闭上眼睛,于是都半眯着眼,觑目看向台上。

    数万人群都尤为紧张地凝视着漫天黄石柱和其中不住挪移躲闪的白面狐妖,唯有一周身散发着淡淡莲花清香的黄裙女子,双目动也不动地望着李白,眼中说不出的欢喜,对周遭一切都浑然不觉,整个世界好像都只有那翩翩如风的白衣少年。

    在那些丈余粗细的黄石柱中,白面妖狐显得极其渺小,但她身上那森森凛然的妖气却是节节攀升,狭长双目中猩红血色满溢,但因为黄石柱层叠不休,犹如海浪,白面妖狐只能被困在石柱中,而脱不得身来。

    此时,《太白诗经》第二卷的那五句诗从李白脑海中缓缓流过,神龙川两边那不算高耸的山崖,此时仿佛变成了川蜀大地巍峨入云的险峻山峰,飞鸟过不得,猿猱望之生愁。

    而那从比武台四周拔地而起的根根黄石柱,透着浓浓的川蜀高山意味,仿佛是透过茫茫大地,一直衍生了数千里,来到了这位于江南大地的神龙川,聚集成了二十根粗壮如龙的黄石。

    李白恍惚觉得,它们其中,或来自峨眉山,青城山,贡嘎山,华蓥山,西岭雪山,或来自螺髻山、龙门山、蒙顶山

    此时黄石柱在比武台上旋舞纵横,忽然李白又变幻指决,一朵青莲脱手飞出,在半空疾速飞涨,片刻后便涨成了足足二十丈宽的巨型莲花,众人无不骇然,这莲花已有寻常池塘大小了,却不知哪里再来比它大千万倍的池塘来装这朵莲花。

    巨型青莲在半空滴溜溜直转,好似一轮高高悬挂的青色太阳,整座神龙川都笼罩在一片青色光影之中,凋零的草木、堆积的落叶和人头攒动的观众,被尽数染成了青色。

    坐在比武台后面看台上的圣泓法师,猛然站起身来,望着天空那朵青莲,洞相天眼之中流露出从未有过的震撼神色!

  &nbs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六十二章 白狐黄石仙气凝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