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章永却比李白还急,一边跺脚一边道:“傻子,瓜子,去追啊,快去追回来啊。”李白淡然一笑,转身朝临安城走去,声音古井无波道:“明天还有比试,我先回去睡了。”

    章永深深叹了口气,方幻雪三人早已消失在暮色之中,又转身望着李白,颇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意,高声骂道:“老子不管你了,反正我还有青萝仙子。”说罢也跟了上去。

    回到临安客栈后,贺章趴在酒桌上睡着了,面前放着一本道经。李白轻手轻脚将他抱回房间,才又下楼。

    不知是因为萧长歌的死,还是萧婉对自己突然变成仇视的态度,李白只觉胸口堵得极其难受,不由分说搬了足足五坛酒,一个人坐在楼下自斟自饮,章永瞧着李白失魂落魄模样,本欲陪他一起喝,踌躇了良久,还是作罢。

    不到半个时辰,五坛酒便被李白喝了个精光,但他心中烦闷愁绪却更甚了起来,似是应和他心境,外面哗啦啦下起了一场大雨。李白一边饮酒一边看着窗外瓢泼大雨,自嘲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因李白几人在这客栈住了二十来天,掌柜的早已认识,故而也不担心他赖账,到了子时时分,客栈大小管事都回房睡去了。

    李白却正喝到酣处,一杯接一杯从不间断,每喝一坛酒便吟一句诗,外人瞧来只觉他潇洒不羁,但只有自己心中知晓其中的苦楚滋味。

    到了丑时,李白足足喝了二十八坛,因自己体内的道家清气能驱散酒气,竟丝毫不觉醉,本想再喝之时,奈何酒楼大厅放置的酒早已被他喝了个精光,剩余的在酒窖之中,他没有钥匙,取不出来。

    当是时,瓢泼大雨之中缓缓走来一撑着油纸伞的女子,手中还提着一坛酒,迈步走进了酒楼,站在李白坐着的酒桌旁。

    李白意识神识无比清醒,抬头一看,那女子面容绝美,清丽无方,着一身黄衫,隐隐有一股莲花清香飘入鼻翼,不是别人,正是邱婧。

    邱婧将手中的那坛酒放在桌上,合上油纸伞,抖了抖上面雨水,轻轻靠着桌腿放着,随即在李白对面坐下,若无其事笑道:“外面好大的雨啊。”右手一推酒坛子,推到李白跟前。

    李白注视了邱婧片刻,随即掀开酒坛盖子,抱起来“咕噜噜”喝了一大口,随即放下,只觉入口一阵清香,没有青莲酒的甘醇,也没有烧刀子的烈辣,但喝起来却颇为爽喉润肠,甚至心中烦闷仿佛也被一扫而空,不禁由衷赞道:“好酒!”

    邱婧抿嘴轻笑,自己也抱起酒坛子喝了一口,她没有李白的道家清气,本身又不胜酒力,只这一口脸颊便有些酡红起来,听她笑道:“这是产自扬州的酒,唤作‘五琼浆’,正好临安城有卖的,我就买了一坛,寻思着你嗜酒如命,便来送与你喝。”

    但李白哪里知道,邱婧在临安城外目睹了发生的一切,她知道李白心中惦记萧婉,而萧长歌是被青萝蛊仙误杀的,李白又是西域人,两人便因此产生了误会,自己生怕他一时想不开,故而才买了酒来看他。

    李白听闻这美酒名字,又笑着赞道:“好酒,好名字!”接过邱婧手中的酒坛子,又喝了一口,顿觉神清气爽,烦闷全消。

    邱婧神色无比温柔,像是守财奴看金山银山一般看着李白,双手葱白如玉的手指交叉托着下颌,见李白喝一口赞叹一句,开心得像个孩子,不由得笑道:“慢点喝啊,别呛着,可就这一坛啊。”

    李白看着邱婧温柔如水的目光,想起自己在雅州碧峰峡时对她那般冷漠,害得她颠沛流离半年不说,还险些丧了性命,而邱婧非但全然不恨自己,而且还和从前一样的痴心,在自己最为烦闷低沉之时,也是她突然出现,照亮了自己身后的那道阴影。

    一生之中从未哭过的李白,此时却泪眼朦胧,但他毕竟是男儿,不能轻易落泪,强自忍了回去,哈哈大笑道:“好姐姐,我听你的。”竟然果真细斟慢酌,小口小口地喝。

    两人既不谈这半年的喜怒哀乐,也不谈今后的何去何从,更加不谈今天下午在临安城外发生之事,李白喝着酒,邱婧托着腮极为温柔地看着他,不知不觉间,一坛酒便被喝了个干净。

    邱婧托着下颚的双手放下,一推桌案,边缓缓起身边道:“好啦,酒也喝尽,愁也销完,姐姐可要走啦。”李白周身一颤,右手急忙伸出想要去拉,但随即又缩了回来,轻声道:“你住在什么地方?”

    邱婧叹了口气道:“我在临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六十四章 半缘修道半缘君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