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李白和章永对望一眼,心中都觉得圣泓所讲之事漏洞百出,荒诞无稽,但按理来说,圣泓法师要编造谎言,应当会极其缜密才对。

    殊不知,神龙川众人逐渐安静下来后,心中竟然对圣泓法师所讲之“事实”深信不疑,但只有极少人还是满脸悲愤神色,其余人则是一脸冷漠,好像他们心中追捧了许久的天才突然陨落与自己毫无关系一般。

    李白嘿然冷笑,好像正是从昨天开始,自己把人情冷暖看得相当透彻,一想到自己之所以会站在现在的比武台上,乃是为了替萧婉夺得仙丹解药,结果却大出他意料。

    转念一想,此事应当怪青萝蛊仙吗?高仙芝的士兵在西域胡作非为,仗势欺人,换做是自己亲眼见那场景恐怕也会气得怒火冲天,更遑论这从小便饱受毒害,心灵和常人大异的青萝蛊仙?

    摇了摇头不再去想,只见那四名黄袍僧人抬着的尸体被经幡盖着,看不出容貌是否为广成。

    圣泓法师又说峨眉寺因修行妖术,举寺上下的僧人都能变成妖兽,修为增长数千倍,他们几人围攻广成一人,致使广成遍体鳞伤,失血过多而死。

    他越说越荒诞离奇,一旁的青萝蛊仙都忍不住冷笑了两声,但台底下却越发平静了起来,再没有一人为广成的“离奇死亡”而打抱不平。而广成失踪之事竟然也不了了之了。

    圣泓法师让李白六人在比武台了围了个圈,圣元金睛兽叼来金针放在五人中间,张口猛然哈了一口气,金针被吹得飞速旋转,针头带起一圈碧色光带,方开始速度极快晃得几人睁不开眼,到后来越来越慢。

    几人看着碧色针头缓缓滑过,最后停稳定住,指着一人,众人纷纷看去,正是李白。

    李白周身一个激灵,章永拍他肩膀笑道:“看来我们终究难免有一战。”李白道:“既然如此,那我直接认输好了,让你离你的仙子姐姐更近一步。”章永登时眉开眼笑,道:“那好啊。”

    李白不再理他,迈步走到百丈比武台最中央,垂手而立,神色淡若清风流水。贺章因为没人照顾,李白便将他带到了内场比武台下,正好邱婧在,便让她帮忙照看一下。

    贺章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他昨天偷偷在楼下瞄了李白一眼,虽然没有看到临安城外之事,但心中也猜了个大概,想到萧婉姐姐离开了他们,便说不出的难受。

    而他只在出碧峰峡时和在雅州三山高崖的月夜见过邱婧两次,此时见她正抱着自己,本来对其颇为陌生,再加上萧婉不辞而别,正欲从她怀中挣脱,瞥见邱婧目光温柔似水地注视着李白,嗅着她身上莲花清香,竟然说不出的轻松愉悦。

    李白站在中央,其余五人神色各异地看着他,柳林和江叶云二人更是满脸胆怯之意,本来当时想着投机取巧,能直接进入决赛,但比试越到后面柳林越是后悔,那凭借自身实力站在最后的四人,无不是修为惊世骇俗之辈,无论是谁首先站在擂台之上,都能瞬间击败他们师兄妹二人。

    只见柳林举起手来,笑道:“李兄,我们师兄妹甘拜下风,这水陆大会便是你们四人的比试台了,我们先行告辞。”不由分说,拉起江叶云便走。

    而邱婧直到此时才注意到柳林,想到当时自己万念俱灰,又被他百般逼迫,嘴角淡淡一笑,不过她也不仇视柳林,毕竟可能自己命里注定该有此劫罢,直面劫难过后,方可破茧成蝶,才能涅槃重生。

    而被柳林拉下台的江叶云自然是老大的不情愿,当初要主动投机取巧的是她师兄,现在临阵退缩的还是她师兄,一想到师父重病在塌,本就日渐式微的昆云剑宗更会因此名声大颓,气得她几欲哭了出来。

    剩下的三人,静默了片刻,青萝蛊仙忽然踏出一步,笑道:“李少侠,我来讨教讨教青城谷的蛊术如何?”

    李白心头一颤,想到她去刺杀高仙芝,却误杀了萧长歌,本欲反唇相讥,但还是作罢了,大抵是因为她之前那些悲惨遭遇,让自己对她生不出半点恨意罢!

    不过说来也奇怪,高仙芝身为朝廷重臣,万军将帅,此番遭遇青萝蛊仙暗杀,虽说后者未能得逞,但也算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了,不想青萝蛊仙还能安然无恙地来继续水陆大会的比试,难不成这其中又另有隐情么?

    念头方起,青萝蛊仙已然凝幻出片片桃花攻了过来,李白心中大凛,她修为本就极高,竟然还抢先出手,当下聚气凝神,四下观望,身形飘飘若魅影,侧身让过那诡异至极的桃花,随即双手捏起指决,一朵青莲凭空幻化出来。

    莲花和桃花在半空相撞,没有众人想象中的气芒卷炸轰鸣震颤,只是李白的青莲陡然间散成了一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六十五章 青丝一绺随剑舞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