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众人原以为李白和青萝蛊仙这两人会打得天昏地暗,然后青萝蛊仙使出看家绝招击败李白。殊不知,仅仅十余个回合,众人只瞧见一道白影在漫天桃花瓣中穿行飞掠,等他停住身形后,青萝蛊仙发髻便散落开,被李白气剑削掉了一绺断发。

    而最为震骇的自然是青萝蛊仙了,她适才往李白体内注入了一丝桃木蛊气,寻思着用咒决蛊术催引其在李白体内滋生出来,将其变成一株长满桃枝的“桃树”。也正是因为李白道家清气磅礴如海,青萝蛊仙才用出了她尤为得意的术法,想不到那缕桃木蛊气竟然如石沉大海般没了声息。

    水陆大会本就是点到即止,此时李白气剑抵在青萝蛊仙后背,而青萝蛊仙被削去一缕头发,心神大乱,要是换作真正与人对敌,谁输谁赢自然还不能盖棺定论,但既然是点到为止,此时则已然是青萝蛊仙输了。

    李白随即收回青色气剑,青萝蛊仙缓缓转过身,神色归于平静,淡淡道:“你赢了。”李白也朝她行了个礼,又退回了比武台正中央,准备迎接第二名挑战者,目光撇过去,不知道是章永还是秦曼之。

    青萝蛊仙此言一出,原本还难以置信的众人,登时爆发出一阵雷鸣山响般的呐喊喝彩声,原以为没了广成,大唐年轻弟子之中再没人能和这西域传奇女子一较高下,不想那同样出神入化的白衣少年站了出来,丝毫不拖泥带水,赢了青萝蛊仙,赢得英姿飒爽,众望所归,扬眉吐气!

    青萝蛊仙淡淡一笑,反正她也不把水陆大会放在心上,输赢本是常事,计较太多本就算是一种失败。她耳边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喝彩,其中自然也不乏对自己甚至西域的冷嘲热讽,青萝蛊仙听在耳中,若是换了以前,定要冲进人群大杀四方,把那些嘲笑自己的人撕成碎片才肯罢休。

    但此时此刻她心中却说不出的平静,只是比较疑惑李白刚刚为何会对自己无比冷淡,自己又没有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着他去杀高仙芝。反倒是章永此时极为殷勤地跑了过来,满脸笑容道:“仙子,你输给李白那书呆子不要紧,不如我们再来比过,我肯定打不过仙子的,毕竟仙子容貌之美若轻云之蔽月,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

    还未说完,脸上猛然吃了一记耳光,火辣辣地疼,只闻青萝蛊仙淡笑道:“好啊,你要和我打,先把李白打赢了再说,还有,本仙子最烦别人咬文嚼字,说些古尔日怪的东西,下次敢再犯,当心我把你舌头割下来带回西域去喂蛊虫。”章永下意识只觉舌头一阵生疼,急忙捂住嘴巴,不敢再说,悄悄退到了一边。

    普元大师从看台上掠到李白跟前,双掌合十,竟说不出的恭敬,低低问了一句,李白淡笑着点了点头,普元大师随即向众人高声道:“李施主未曾受伤,修气损耗也不大,可以再接受一人挑战!”

    章永和秦曼之周身齐齐一颤,本届水陆大会二百五十八人,到得此刻,已仅剩他们两人和李白了,最出乎意料的莫过于青萝蛊仙输给了李白,最遗憾的恐怕便是广成的无故失踪了。

    普元大师随即又飞回看台,李白静静凝视着章永和秦曼之,眼神无丝毫挑衅之意,白衣被吹得猎猎翻舞,颀长修直、挺拔如白杨的身姿动也不动,仿佛一尊亘古存在于天地之间的仙像。

    章永虽说在场下时常和李白嬉戏打闹,但他深知李白在场上与人比试时会不遗余力,况且因为昨日萧婉和他决裂,他对水陆大会冠军更是势在必得。

    自己和李白相处这些日子,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即使最后形同陌路,也要善始善终。这才是李白。

    章永踌躇了良久,忽见另外那名来自幽蛊岛的紫发女郎秦曼之,深深吸了口气,捂着腰间的一只紫光流离的口袋,缓缓走到李白跟前,声音清越动人又略带沙哑,恍若海边盘旋低鸣的沙鸥,道:“幽蛊岛秦曼之,斗胆讨教李少侠高招!”

    直到此时,章永才首次细细打量了一番秦曼之,她腰间挂了一圈颜色各异的布袋,那一头紫发颇有异域风情,但说话字正腔圆,比自己这个生长在距离长安不远地方的人都说得好,紫发配官话,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李白也行了一礼,不由分说便凝出一朵青莲来,秦曼之微一愣神,她在场外早已见过不下二十次这朵青莲了,自己修行的本来就是蛊术,此时和青莲正面而对,只觉其上透散出来的气息浑不似蛊气,细细感应之下,好像佛道蛊武妖五术兼备,不禁颇为震撼。

    秦曼之毕竟也是一路冲进前四名之人,虽然震撼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六十六章 幽蛊灵岛毒血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