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铺天盖地的甜蜜混杂着酸楚涌入邱婧心房,迷迷糊糊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李白松开了自己,定睛看时,他正站在自己跟前不过半尺远之处,温热呼吸吐在自己脸上,说不出的麻痒。

    李白手中执着太玄剑,将其缓缓放到邱婧手上,笑道:“你师父的遗物我帮你拿回来啦。”邱婧听闻,心潮翻涌,鼻中酸楚,几欲掉下泪来,低若纹吟地“嗯”了 一声。

    章永见此情形,心中纳闷不已,暗道李白竟然比自己还风流,和萧婉决裂才不过一日,就又找到了新欢,打诨调侃笑道:“好啊兄弟,不愧是我辈楷模,厉害厉害。”但他哪里知道,早在碧峰峡,李白对邱婧就暗暗生出了丝丝情愫,只不过李白自己因着急救治萧婉,并没有察觉到而已。

    李白也不理他,将太玄剑交给邱婧后,正欲向圣泓法师说明自己并无进入藏经阁之意,忽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尖锐至极的鸣响,几人同时转过头去,只见普元大师手中那尊两尺高的佛陀像,此时周身微微颤抖金光璀璨,佛像右掌上的两只小人却透散着一缕白气,在金光中显得尤为引人瞩目。

    众人不知发生了何事,普元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手中佛陀像,忽见圣泓法师皱纹横生的脸上神色大变,洞相天眼中精光爆射,劈手夺过佛陀像,只觉一股大力拉扯着佛像,隐隐有飞出去之势。

    而那股拉扯大力指向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李白搂腰抱上比武台的邱婧!

    邱婧满脸疑惑,只觉脑海中涌起一股异样感觉,那佛陀像上小人散发的白气,令她浑身说不出的难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仔细一看又令她无比恐惧,仿佛灵魂跟着也瑟瑟发抖了起来。

    李白察觉到了邱婧异样以及圣泓法师看向她难以掩饰贪婪,心中敌意陡生,身形挡在邱婧跟前,紧紧凝视着圣泓法师以及他手中那尊仿佛要朝邱婧飞来似的佛陀像。

    当此时,圣泓法师身后赫然冲天飞起一只妖兽,正是那圣元金睛兽,只见它此时身形猛然涨大了数倍,身上鳞甲片片清晰,龙爪上金光吞吐,肆虐不休,蓦地仰天长啸一声,神龙川上晴朗天空刹那间被滚滚黑云取代,雷鸣电闪,狂风大作。

    那七万余人吓得肝胆俱裂,圣元金睛兽为龙的第十子,自然也有呼风唤雨、喷云吐雾、裂山怒海之龙威,此时它现出了真身,那些毫无修为的凡人,慌不择路,乱成一团,神龙川中龙啸声、风雷声、人群哀嚎声和怒喝声此起彼伏,转眼间便有不下数百人被挤倒,随即被乱脚踩死,交融混杂,前一刻还是风平浪静,下一刻便俨然成了人间炼狱。

    贺章被人群挤到了比武台之下,李白蓦地惊醒,朝章永使了个眼色,章永此时早已收起了平时的嬉笑模样,急忙飞身到台下,在慌乱的人群最前面找到了贺章,见他被吓得面色发白、周身瑟瑟发抖,将他一把抱起,远远站在比武台后面。

    事出突然,青萝蛊仙也靠拢了过来,静静注视着圣泓,上方那条现出庞大真身的圣元金睛兽,盘旋高飞,也同样注视着李白和邱婧,眼中说不出的贪婪。

    圣泓法师对场下那哄乱的人群丝毫不顾,缓缓朝李白和邱婧踏前一步,一手拿着金光灿灿的佛陀像,一手背负,笑道:“李施主,还请让开,否则老衲就要硬抢了。”

    李白紧紧护住邱婧,心中暗暗发誓,自己决计不能再让她也离开自己,淡漠笑道:“大师莫非是想收回太玄剑么?”圣泓法师又往前靠了一步,道:“太玄剑此流,你要十把一百件老衲也能送与你。”目光瞥见神龙川中早已散了大半人群,但仍旧有小部分浑不惧死的,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何事。

    圣泓法师当下朝圣元金睛兽递了个神色,圣元金睛兽心领神会,足有三十丈长的龙躯一摆,龙尾猛然砸中左侧山崖,一块突兀出来的巨石轰然滚落,神龙川中残留下来的一千来人,见状也慌乱逃窜,眨眼功夫跑得没了踪影,那巨石滚落下来,正好砸在几具被人群踩死的尸体之上,只见鲜血四散,尸体顷刻间荡然无存。

    李白冷冷笑道:“不愧是大唐的国师,太玄剑都有十把一百把,恐怕那三件宝物国师只用了不到半日的功夫便搜集来了吧,居然说是五年六年,出家人这口诳语打得妙极!”

    圣泓法师似是有人不耐烦了,此时见神龙川内出了比武台上这几人,再无其他外人,面色变得森冷无比,狞笑道:“那你就给老衲滚开!”僧袍大袖一挥,金光噌然亮起,尖鸣呼啸。

    李白避无可避,只觉狂风扑面而来,金光中一只佛门手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六十九章 风云惊变佳人远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