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李白只觉自己身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荒原之上,前面隐约飘来一阵淡淡莲花清香。陡然间,从荒野四周的迷雾混沌中涌出来大片如潮如浪的妖兽,将那一缕莲花清香刹那间湮没吞噬。

    随后李白又仿佛置身于万丈高崖之上,山风拂面,凉意大起。在他身前,一身黄衫的邱婧身影朦胧,站在崖边,好似欲乘风归去。

    天际猛然掠来一只金光熠熠的佛家手掌,将邱婧一掌打落深渊。李白大急,伸手想要去拽,忽然眼前光影变幻,刹那间又堕入了无边无际的混沌之中。

    又不知过了多久,李白从迷蒙幻境中俄然惊醒,只觉四肢百骸上传来剧烈无比的疼痛,大致感应察觉了一番,体内经脉竟然没有一根是完整的,道家清气被一团金光佛气狠命压制着,失去了经脉作为承载,清气游离在李白周身,有如飘荡的幽灵。

    周身丝毫不能动弹,李白睁开双目迷迷糊糊看时,映入眼帘的是一面灰暗凹凸的石壁,其上蛛丝满布,土石气息扑面而来。看样子似是在一座石洞之中。

    李白想要爬起来,四肢却没了知觉,登时大骇,微微抬头一看,只见自己双手双脚都缠满了绷带,上面铺着片片桃花瓣。

    又觉喉咙干燥难忍,嘴唇仿佛变成了两片腊肉干,想要张嘴呼喊,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石洞中响起一阵缓慢的脚步声,那人走到近处时,似是看见李白醒了过来,脚步加快,叮叮咚咚来到李白跟前,伸了只脑袋过来,笑道:“醒啦?”正是章永。

    李白极为艰难地转过头来看向章永,张了张嘴,说不出话,章永见状,回声叫道:“小牛鼻子,取水来,你李白哥哥醒啦!”

    话音方落,贺章也叮叮咚咚跑了过来,大喜过望,把手中装盛着清水的竹筒递给章永,擤着鼻子,喜极而泣。

    李白喝了几口清水,只觉入口清冽甘甜,竟然比自己喝过的任何美酒还要可口,不禁将竹筒中的水喝了个干净。

    章永放下竹筒,柔声道:“这里是青萝蛊仙在苏州找的一处山洞,老秃驴暂时找不到我们,你先把伤养好,后面之事日后再谈。”

    李白这时才能勉强说话,到声音却是沙哑无比,道:“我昏迷了多久?”章永道:“五天。”李白心中一颤,道:“那、那邱婧她人呢?”章永叹道:“被老秃驴抓到圣元寺去了。”

    李白脸上怒色满布,双目之中直欲喷出火来。章永又道:“你被老秃驴打了六掌,身上经脉全都断了,后来我和青萝蛊仙拼死杀出重围,才将你和贺章带到这里。”

    章永虽然三言两语就说完了,但李白却深知其中艰险,尽管圣泓法师当时带着邱婧进入了圣元寺,但其余几人包括那圣元金睛兽都是非同寻常之辈。

    李白苦笑一声道:“辛苦你们了。”章永道:“青萝蛊仙查看了你的伤势,取来绷带,配合她的百花蛊术,暂且稳住了伤势,但能不能治好,还是得靠你自己。”

    李白神色暗淡道:“我这一副躯壳,死也就死了,只是邱婧姑娘心地善良,为我付出那么多,如今还无缘无故被老和尚掳了去。”想到自己眼下修为尽失,经脉寸寸断裂,老和尚修为又通天彻地,要想救出邱婧,何其难也!

    他越想心中越是急躁,越急躁气息也就越紊乱,四肢又传来一阵剧痛,好在其上的桃花瓣似是有修伤复元之功效,渐渐将疼痛压制了下去。

    李白心中越发笃定,那佛陀像绝非凡物,至于为何邱婧靠近它后,佛陀像会突生异变,就无从得知了。

    也不知那老和尚会将邱婧如何,李白想了片刻,心中涌起深深沉沉的无力感和对那些未知事物的恐惧,过得片刻才冷静下来,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恢复修为,救出邱婧,把圣元寺搅个天翻地覆!

    李白深吸一口气,道:“青萝蛊仙人呢?”章永道:“她听你梦里面说什么高仙芝,萧长歌的,一言不发就走了,让我照料你。”

    李白微觉愕然,莫非青萝蛊仙误杀了萧长歌,心中气不过,又要再度去杀高仙芝么?

    章永看着李白惊疑不定面色,挠了挠头,干笑道:“其实是我告诉青萝蛊仙的,她害得你和萧婉决裂,我自然要质问她一番,不过却大为出乎意料。”

    李白目光静静地注视着章永,见他顿了良久,才道:“她说她没有去杀高仙芝,甚至见也未曾见到,更不认识什么萧长歌。”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七十章 劫后余生石洞中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