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话分两头,却说当日在神龙川,青萝蛊仙和章永敌不过圣泓法师,邱婧被后者掳走。而两人和真如元空四僧鏖战半日,终于杀出重围,带着李白与贺章,从神龙川逃往苏州。

    邱婧只觉被一根骨瘦如柴的手臂狠命夹着,动也难动分毫,她眼见李白连中六掌,气息虚弱,骨骼经脉碎裂,心中大急,但此时早不知被圣泓掳到了何处,也不知圣元寺外是如何情况,心下一片灰凉。

    两边金碧辉煌的宝殿墙壁飞速后退,一尊尊金身罗汉雕像凶神恶煞地望着自己远去,邱婧森然厉喝道:“老秃驴,你要带我去何处?”圣泓嘿嘿一笑,也不回答,大袖卷扬,反而更快了几分。

    邱婧虽然不知圣泓意欲何为,但她隐隐觉得和那尊佛陀像有关,自己靠近那佛像时,血液之中颤抖得厉害,好似有一股悠远神秘、古老沧桑的力量在召唤自己一般。又想起李白被老秃驴震碎经脉,心中悲楚无比,恨恨道:“老秃驴、贼秃驴、狗秃驴,要是李白弟弟有半点伤恙,我定要把你这秃驴窝捅个底朝天。”

    圣泓朗声长笑,道:“好!”邱婧忽觉自己身形被他抛到了半空,随即朝下坠落,眼前光影错乱纷杂,金光耀眼,耳畔风声呼呼,夹杂着一丝梵唱。

    邱婧心下大骇,两只手往旁边去抓,却是空无一物,而她下坠速度却越来越快。邱婧心中大骇,暗道自己照这般坠落,摔在地面,即便不死也定会半身不遂,闭目叹道:“李白弟弟,来世再会!”

    喟叹方毕,邱婧忽觉自己身形被一团极为绵柔的气团托住,下坠之势顿然减缓,片刻后,身形稳稳落在一块云雾缭绕的圆台之上。邱婧学莫莲花那般将太玄剑缠在腰间,定睛四望,只见这里是一处地底洞穴,恐怕有百来丈高,周侧石壁却是说不出的光滑,恍若被弯成了圆筒状的铜镜,应当是无数匠人呕心沥血方才将其打磨圆滑。

    而在石壁的八处方位之上,凿开了八个两尺长,六寸宽的方孔,其中金光氤氲流转,迷蒙似幻。邱婧瞧了片刻,脚底的圆台猛然间爆发出一团极为绚烂的彩光,金、青、紫、白、红五色光华交缠轮替,说不出的好看。

    圣泓法师瘦弱身形飘然落下,邱婧心中一凛,下意识朝后退了三步。圣泓缓缓走上前来,在邱婧跟前六尺处停住,枯槁干瘦的手掌凭空抓了一团五色华光在掌心,双目喜色浮动,看向邱婧笑道:“妙极,妙极。”

    邱婧本来对这老和尚就无甚好感,今日他又无端打伤李白,对他早已是仇恨鄙夷交杂,冷笑道:“你要杀就杀好了,鼓弄什么玄虚?”

    圣泓手掌一摊,放开那团无色华光,任由其在洞中飘荡,双手背负,道:“老衲怎么忍心杀你呢,十八年,啧啧,整整十八年,终于让老衲找到你了。”

    邱婧心想,自己比李白大五个月,到现在也刚满十八岁不久,难不成这老秃驴在自己才几个月大的时候见过自己么?当下问道:“既是如此,你说我父母是谁?”

    圣泓被她问得一愣,随即淡然笑道:“老衲连你姓甚名谁也不知道,怎么知道你父母是谁?换句话说,老衲找的不是你,而是能感应八尊天龙佛陀的人,要是修行的是蛊术就更好了,正好你都具备这两点。”

    邱婧冷笑道:“那我岂不是荣幸之至?”圣泓淡淡一笑,也不说话。邱婧想了片刻,又道:“那你要关我多久才肯放我出去?”圣泓侧过身去抬头望着石壁上的一只方孔,道:“小施主你也真是天真,既然来了”斜眼一瞥她:“那就不要走了。”

    邱婧心中惊骇,圣泓既然这般说了,恐怕他当真不会放自己出去,而自从见到李白后,自己也在心中发过誓,那媚蛊术自己一生也不会再用一次,故而她此时只是相当于一介凡人罢了,要想在修为通天彻地的圣泓眼皮底下逃出去,无异于痴人说梦。

    想到之前李白一把抱住自己,将太玄剑递到自己手上之时,他那温热殷切,仿佛能融化冰雪的目光,本以为从此便能和他双宿双飞,岂料好景不过片刻,李白便被圣泓打成重伤,自己也被关在了这圣元寺的地底石洞之中,和李白再无相见之期。

    但她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像圣泓法师这等残害生灵鱼肉百姓的衣冠禽兽,也终会有人来惩治,倘若人打不过他,上天有好生之德,总会治他之罪。

 &n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七十二章 金轮石渊五色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