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黄衫曼影,青莲长发。被圣泓抓到这金轮石渊底的第十五天,邱婧正盘腿修炼,忽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只觉自己檀中穴涌入了一缕气息,顺着周身经脉刹那间流入了丹田气海之中,随即便没了踪影。

    邱婧大惊失色,红莲宗功法要求周身穴道必须紧闭,不能有外来自然灵气掺杂,她也确确实实按照功法,关闭了周身穴道,尤其是檀中、百会、涌泉、曲池、巨阙等大穴位,难不成这世上还有无孔不入的自然灵气?

    邱婧屏息凝神,检查了一番体内经脉气海,打开周身穴道,也不再修炼,静坐了足足两个时辰,体内也没有丝毫异样。但邱婧心中惊骇却分毫未消,方才情形,便好比一只蜜蜂钻入了完全密封的铁筒之中。

    由于红莲宗功法中反复强调了数次,在修炼功法时不能掺杂外来自然灵气,邱婧担心自己走火入魔,便也不再去练,不过这半个月修炼,邱婧将之前的狐媚之术已悉数忘掉,而红莲宗的其余功法则逐渐熟稔起来。

    又过了五日,那一丝侵入自己体内的气息仍旧没有任何声响,但邱婧运气蛊气时,却又能分明感觉到不顺畅,暗暗叹了口气。

    邱婧期间也不知一次尝试去到那盘旋石梯上,但无一例外都被那腾起的金色光幕弹了回来,看样子应当是某种佛门的阵法,自己对阵法又一窍不通,只能望洋兴叹。

    但不知为何,邱婧虽然没有再修炼红莲宗功法,但体内蛊气却是依旧与日俱增,血液深处那股仿佛在召唤自己的悠远神秘感觉也愈来愈强烈,甚至到得后来,邱婧每每闭上眼睛,就会觉得有人在耳畔呼唤自己,但睁眼一看,又哪里有半个人影?

    这天,邱婧吃了芭蕉叶上送来的饭食,静坐思忖逃脱之计,忽然又有一缕气息从檀中穴侵入到她经脉之中,如脱缰野马般放肆狂奔,眨眼功夫便没入了气海丹田之中。

    而邱婧根本来不及阻止,况且她也不知该如何阻止。

    她尝试这运了下气,忽然一股剧痛从丹田处传来,痛得邱婧冷汗直流,神识扫探了一番,才看见原本那一缕侵入丹田的气息和方才那一缕气息,在丹田中狭路相逢,相互纠缠,拼斗厮杀。

    邱婧痛得脸色苍白,捂住小腹,盘腿而坐,按照红莲宗修行功法运起蛊气来,但她磅礴的蛊气此时在那两缕气息面前,竟然变得颤抖不已,隐隐有俯首称臣之势,浑然不听邱婧功法指挥。

    两缕气息也不知道是不是同属,打得不可开交,而最为遭罪的自然是邱婧了,丹田痛不可抑,仿佛要炸裂了一般。

    豆大的汗珠从她额头上一滴滴滚落下来,掉在邱婧脚下的金轮圆台之上,落入滚滚朦朦的金光中,片刻后被蒸成了一缕缕蒸汽。

    邱婧牙关紧咬,剧痛致使她脑海中出现了幻觉,师父莫莲花和挚爱李白的身形交替出现,浑浑噩噩不知过了多久,丹田中剧痛仍旧没有消减之势,反而檀中穴又蹿进来了一缕气息,三缕打在一处,邱婧眼前一黑,顿时痛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不知过了,期间又有五缕气息钻了进来,一共八缕,纠缠交错,痛得邱婧又从昏迷状态中醒了过来。

    而恰好也是此时,邱婧只觉自己血液之中,一声凤鸣响起,沿着周身血脉透散到了丹田之中。那八缕纠缠交错的气息,被那一声凤鸣传到后,恍若八个向母亲道歉的顽劣孩童一般,浑身不住颤抖,竟然融合成了一根粗壮了些许的气丝,沉入邱婧气海之中没了声息。

    邱婧丹田之中的剧痛顿然消失,邱婧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周身早已被冷汗浸透,黄衫贴在肌肤上,青丝被汗水黏成了一绺,竟也别有一番风味。

    转身看向金轮圆台最中央,已有三片蕉叶停放在那里,上面的饭食早已冰凉,心中一凛,自己竟然昏迷了足足三日了。

    邱婧走到蕉叶近处席地而坐,取了一只馒头,只觉入手颇为冰凉,竟然下意识地运了一团淡绿色的气光出来,馒头刹那间便变得热乎乎的。

    邱婧心中却是大为疑惑,在蛊术修行中,能将蛊气温度升到能点燃树叶,须得达到两个莫莲花那般的境界,而能够在指尖燃气成火,需要至少青萝蛊仙那般的修为。但像方才这般,既能将蛊气温度刹那间升到极高,还能不把馒头直接烧成灰而是烤得烫手,这力道把控拿捏,比燃气成火要求更高上许多。

    邱婧微一愣神,也不再吃饭,心念凝聚,捏了个蛊术指决,神识在丹田中探寻那根气丝,忽然体内的蛊气像是被一股大力朝外推了一把,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七十三章 淡绿气剑指尖凝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