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自从邱婧血液中的清脆凤鸣将互相厮杀拼斗的气丝融为一体,后面又有源源不断的气丝从五色华光中被抽离出来,进入邱婧体内,替代掉原来的蛊气,变成一缕一缕淡绿色气芒。

    不知不觉在金轮地渊中被困了足足一个月,除了每天由芭蕉叶送来的饭食,再无半个人影进来过。

    而邱婧这一个月虽然没有想出逃脱之计,但那些莫名其妙钻入自己体内的淡绿气芒,已然将邱婧原本的蛊气系数替代。

    邱婧尝试运红莲宗功法,但体内却毫无反应,蛊术练不成,她又不会其他功法,虽然邱婧知道那淡绿气芒绝非凡物,恐怕和李白的诗术一般,都是凌厉于佛道蛊武妖之上的术法之气。

    何曾想到,自己阴差阳错地被老和尚抓到此处,竟然因祸得福。而且邱婧隐隐觉得,自己在这金轮地渊,不只是能吸收淡绿气芒那么简单,体内那悠远的召唤之力也与日俱增。

    其时已至寒冬腊月,金轮地渊底也渐渐有了些凉意。邱婧衣衫单薄,好在体内淡绿气芒能抵御寒气。

    她走到金轮圆台最中央,仰头望去,但见石渊之上金雾弥漫,瞧不到尽头。邱婧深吸一口气,凝神聚意了半晌,才运起一丝淡绿气芒,顺着经脉流到足底。

    邱婧娇喝一声,双足顿地,如黄凤出青梧,流影掠虚空,身形猛然朝上跃起。

    本以为那不过一丝气芒只能令自己跃几尺高。殊不知,那淡绿气芒竟然威力一至于斯,邱婧身形不由自主地朝上飞了足足六丈,随即借着缓冲力徐徐坠落。

    邱婧这一惊着实非同小可,身法敏捷灵巧当武术真气为最,而修行武术之人,足底提一大口真气,也不过跃两三丈高,再配合精妙绝伦的功法,最多也就四五丈。

    而邱婧只运了一丝淡绿气芒,身形却如离弦之箭般蹿出,若非她在半空中即使变幻身形,几乎要直直撞在石壁之上。

    饶是如此,邱婧也不过跃起了金轮地渊的不到一成高,况且即便凭靠跃空之力跃到地面,圣元寺还有一众修为高强的僧人以及圣泓等着自己。

    思来想去,唯有沿着金轮地渊下的石梯盘旋而下,恐怕才有脱逃之机。但那金色光幕又如同一面大网般束缚着自己,邱婧来回踱步,微微叹气,又盘腿坐下,思忖如何将体内淡绿气芒发挥到极致,而一举跃到地面之上。

    时光飞逝,又一个月悄然而逝,邱婧独自在地渊中被困了两个月,只能偶尔自言自语,亦或是取来几片芭蕉叶,折成蕉叶人,当成是李白,对着他倾吐少女心事。

    自从那天李白搂腰抱起自己,邱婧原本就情根深种的心更加澎湃跳动,只见她右手拿着一只蕉叶人,双目怔怔凝视着,喃喃道:“李白弟弟,你可千万要等我出去,老秃驴肯定只是把你打伤了而已,你肯定会康复的,肯定会!”

    邱婧放下这只,又拿起一只手持“长剑”的蕉叶人,笑道:“你看你啊,明明是个能考取功名的温雅书生,却非要月别人又是舞刀又是弄剑的,还不知道从哪里学会的怪异法术。”

    又拿起另外一只似是端着酒杯的蕉叶人,柔声道:“等我们一起铲除了老秃驴,我们就在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定居好么?有青山有绿水,还有我们,和我们调皮捣蛋的孩子。你天天教他读书作诗,我就每天给你们做世上最好吃的饭,酿最好喝的酒。诶诶,你看,你又让他追着你跑,当心别掉到湖里面啦,后山有野熊,别去!”

    邱婧口中一面说,一面憧憬起未来生活来,若是此时有人看见她,必定会以为她是个疯子,居然对着草人喃喃自语,还说得绘声绘色,但她自己却浑然不觉,这两个月饱受相思煎熬,竟然比当时自己投河自尽未遂,一路飘零落魄到杭州还要更凄惨无数倍。

    邱婧迷迷糊糊,右手掌一撑地面,欲站起来,不料却按在了一只蕉叶人身上,顿时将其压得憋了下去,再无人形。

    慌得邱婧连忙将它捧在手心,两个月来的相思奔涌而出,泪如雨下,悲声道:“李白弟弟,你不要死,也不要害怕,你看,我马上就会把老秃驴打成马蜂窝,嘤嘤嘤……”

    哭了良久,邱婧放开那只已然面目全非的蕉叶人,拿起一只似是捧着书卷的蕉叶人,破涕为笑道:“我就知道你会等我出来。”一把将蕉叶人搂在怀中,脑海中回想起当时在神龙川,李白那只温热的手臂,以及看向自己时温柔如水的目光。

   &n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七十四章 痴人痴痴不是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