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一种难以言喻的钝痛感从大脑传来,一下又一下的刺激着琉玥的神经。

    就好像是有人拿着一把尖锐的钉子一下一下的锤入她的脑海之中一样,疼的她好想撞墙。

    就在琉玥以为自己要被痛晕过去的时候,脑海中突然一片清明,疼痛感陡然消失不见,转而有一种奇怪的舒畅,就好像堵着一口气陡然间吐了出来,整个人都随之轻松。

    成了?

    稳住身形,琉玥将目光落到手上的竹笛之上。

    不,此时她手上的笛子,已经不能称之为竹笛了,因为笛子外面的那层伪装已经完全脱落,露出里里面真实的笛身。

    笛身通体红色,似血般泛着黑,一股戾气从笛身上散发出来,带着一股浓郁的杀意,将四周的空气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笛子入手冰凉,像是抓了一把寒冰,琉玥的脑海中陡然间出现两个字:血饮

    血饮,乃是一支凶笛,在十大杀器中排名第二,乐器中排名第一。

    音,不仅动听,也能杀人,血饮,便是最直接的证明。

    抬手将血饮拿到嘴边,琉玥犹豫了一下,轻轻吹出了第一个音符,音符一出,琉玥精神一震,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就涌了上来,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喷洒在血饮身上。

    血饮红光一闪,落到上面的血液眨眼之间吸收,而琉玥感觉得到,她和血饮之间,又亲昵了一分。

    这血饮,竟然是要以血温养,果真是杀器榜上有名的凶器。

    再次将笛子放到嘴边吹响,声音轻如风淡如云,丝丝入耳,一本血书随着音符一起在琉玥的脑海中成型,正是那音控之术。

    感觉到自己体内开始狂躁的血液,琉玥的嘴角荡开一抹醉人的弧度,停了吹奏。

    她的实力太低,不能完全驾驭血饮,强行吹奏只会受到反噬,轻则走火入魔,重则丢掉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