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这一个澡洗的叶倾城甚是痛快,穿越之后一直到现在,好不容易洗上了一次热水澡,叶倾城觉得自己清爽的快要飞起来,心情也跟着变好了很多。

    洗好之后,叶倾城换上了那些丫鬟们送来的衣服,之前的破麻袋片一样的破衫子被她扔到了一边,“喂你好了没有?”她一转眸,看到那少年还缩在水里看着自己发愣。

    “臭小子,你居然偷看我!”叶倾城的眼睛微微的一眯。

    少年的脸皮薄,他脸上红了一下,随后一转头,别扭的说道,“我才没有!”他握紧拳。

    “没有就没有,你较什么劲儿啊?怎么?觉得我很好看吗?”叶倾城现在心情好,懒得纠结什么。她索性大方的转了一圈,笑着问道。她本就是一个心性开朗的人,若不是那人的背叛,她不会落到一个被自己最信赖的人亲手陷害致死的下场。如今穿越了,她又憋了那么久,压抑着自己的本性,现在终于找到一个人释放一下,于是就起了逗弄那个少年的心思。

    日子太苦,哭着是过,笑着也是过,不如笑着面对一切。

    那少年在叶倾城的眼中无疑就是一个孩子,叶倾城从没有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孩子的自觉性......

    她话一出口,那少年就愤愤的瞪着她,“难看死了!”他别扭的说道。“都要被送去受人侮辱了,不知道你怎么还笑的出来,莫非是你天生的下贱!”那少年见她没脸没皮的,不由出言要刺激她一下,真讨厌看到她这幅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对啊对啊,我那么难看,你那么漂亮,那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那人要选也一定先选你!”叶倾城朝那少年呲牙一笑,想气她,这孩子还嫩了点.....她一张嘴就能将他给堵回去。

    果然那少年又气又愤的瞪着叶倾城,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准备在水里将自己泡死吗?赶紧出来。”叶倾城见自己也将他气的差不多了,于是笑嘻嘻的说道。

    “要你管我!”少年哼了一声,面皮微微的一红,“你转过脸去!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孩子!”

    叶倾城嘿嘿的一笑,也不去和那少年计较,她走到了门边,趴在门缝上朝外张望。

    门口站着守卫,收拾他们并不难,难的是怎么安全的逃离这里。

    这夔州是个大城,守军甚多,往来的客商检查严密,想要蒙混出城也不是那么简单。

    买下自己和那少年的家伙若是发现自己和那少年走丢了,必然全力搜索。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他们两个会很容易被抓获的。

    有过一次失败的逃跑经历,叶倾城绝对不会让自己再失手第二次。

    “喂,你叫什么名字?”叶倾城笑着回眸问道。

    那少年已经穿好了衣衫,叶倾城目光不经意的一扫,却是微微的怔住,她虽然早知道那少年生的十分俊俏,可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他如同俊逸的青竹一般,面如冠玉的脸上,一双深邃的眸子,修鼻薄唇,加以时日,必是颠倒众生的大帅哥,外族的血统让他的五官看起来更加的立体和雅致。

    作孽啊,这么漂亮的孩子居然沦落为奴,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隐隐的贵族气息,并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

    那身红衣将他的皮肤更是衬托的如雪一样的粉嫩。

    叶倾城知道自己现在也很白,全是那些笼罩在笼子上的黑布的功劳,完全的遮挡住了白天刺眼的阳光,那巴爷倒是真的挺有经验的,像他们这样貌美的奴隶,最值钱的就是美貌和雪肤了。

    那少年还在别扭的扯着自己身上的红色纱衣,衣服很暴露,轻薄的沙料几乎是半透明的,皮肤在薄如蝉翼的轻纱下若隐若现,带着几分惹人遐想的诱惑。

    那衣服穿了还不如不穿,只是在重要的部位稍稍加以遮挡,只是这种欲拒还迎的遮挡更让人容易血脉喷张。

    在现代穿过吊带,穿过泳衣的叶倾城自然不觉得自己穿的有多暴露,顶多是暧昧罢了。而那少年却是极其的不自在。

    他拉扯着自己的衣摆,想要遮挡的更多,却发现挡的了这边,挡不了那边,一时之间,他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

    他局促的样子逗的叶倾城一阵好笑,“喂。问你话呢,你叫什么名字?”她又问了一遍,“以后总不能老是喂啊喂的叫你吧。”

    少年皱眉看了一眼泰然自若的叶倾城,脸更红了几分,叶倾城斜斜的靠在门边看着自己,她身上的纱衣比自己身上的好不到哪里去,只是她看起来却是十分的坦然,不若自己那般的狼狈。

    他暗暗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唇,让自己放松下来,那个女孩个头不如自己,又瘦又小的,却是比自己镇定上许多,这让他小小男子汉的心灵有点很受伤。

    他本是想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只是他转念一想,收住了口。

    见那少年一副欲言又止的别扭模样,叶倾城倒是不以为意的一耸肩,“我叫倾城,叶倾城。”她朝那少年伸出了手去。她不知道这幅身躯原主人的姓名,所以大方的用了自己的名字。

    少年微微的一怔,随后眉头皱的更深,“你这是做什么?”他拍开了叶倾城朝他伸出的手,恶声恶气的问道。

    “一点都不懂礼貌!”叶倾城切了一声说道,“这是在和你打招呼呢!”

    少年的面皮又是一红,“你们中原人的礼节里没这一条!”他哼了一声,“别想骗我!”

    叶倾城眸光一转,“这么说,你不是中原人咯!”难怪他的眼窝深陷,带着几分异国情调,果然不是中原之人。“中原地广,人文风貌各地不同,你既然不是中原人,又怎么知道中原人没有这样打招呼的方式呢?”

    这握手礼绝对有,只是是在另外一个时空,上千年之后才会有......叶倾城这摆明是欺负小孩子......

    那少年嘴角抽了一下,虽然没再伸出手来,不过还是说出了一个名字,“隆裕。”这并不是他真正的名字,是他借用的一个名字。

    他在心底自嘲的一笑,自己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哪里还有资格提及自己的真名。

    “好名字!”叶倾城拍手笑道。

    她话音刚落,门口的锁链就是一响,接着刚才那两名丫鬟走了进来,她们看了看已经换上衣衫的叶倾城和隆裕,一拍手,又进来了两名家丁。

    “给他们戴上锁链,主人召唤。”那两名丫鬟说道。

    两名家丁手里拿着锁链刚要上前,叶倾城就灵巧的从他们的腋下一钻,溜到了对面,随后将房门一脚踹上,那两名家丁和丫鬟见叶倾城这么突然的举动,竟然连惊呼都忘记了,隆裕一见叶倾城将门关上,他马上一个扫堂腿,将那两个家丁扫倒在地,并纵身一扑,将那两个丫鬟扑倒在地。

    “救命啊。。。。”其中一名丫鬟这才像起来要朝外呼救,只可惜,她只叫出这么多,就被叶倾城利落的卸下了下巴,她惊恐的看着出手又快又准的叶倾城,有苦说不出。

    叶倾城马上一反手,将另外一个丫鬟的下巴也卸了下来。

    “来人。。。。”一名家丁刚叫了两个字,剩下的,他只能生生的刚才要说的话全部吞回了肚子里。另外一名家丁刚要喊,鼻子上就结结实实的被叶倾城揍了一拳,打的他眼冒金星,鼻子又痛又酸起来。他也把要说的话全数丢在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