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倾城得了一个便宜娘亲,还得了一个便宜的郡主身份,心定了下来。

    平江王妃朝京里发了信,自是告诉平江王,失踪的女儿找到了,遇到了风雪,雪路难行,所以推迟几日,只等风雪停歇,再赶回京城。

    这显然是个借口。

    叶倾城心底也明白,平江王妃之所以拖延回京,是为了利用这段时间找到叶倾城的卖身契。

    这里距离夔州并不算远。根据叶倾城的描述,找到当时买下她的那户人家也不算难。萧允墨动作很快,当夜就派人去了夔州。为了不让叶倾城回京之后显得太过突兀,平江王妃还请别院的那个嬷嬷突击对叶倾城进行了一番礼数上的训练。毕竟是王府的郡主,叶倾城这大咧咧的样子实在是有点叫人侧目。那嬷嬷是从小照顾萧允墨的,亦是从宫里出来的老人,举止相当的稳重,也难怪萧允墨会十分信任她。

    她对叶倾城十分的客气,但是言辞之中却处处透着一股子宫里出来的优越和端庄。不过她教叶倾城倒是十分的尽心尽力。叶倾城学起礼仪来也十分的迅速,有模有样的,这让那位嬷嬷对叶倾城刮目相看,在萧允墨的面前也说了点叶倾城的好话。

    既然要入王府,叶倾城就少不得和人打听一下王府里面的基本情况。萧允墨也有意无意的透露了不少零散的消息出来,让叶倾城听的有点晕晕乎乎的。

    大梁朝的国姓是萧,萧允墨是九皇子,被封为定王。平江王是大梁硕果仅存的异姓王,祖上战功彪炳,才得了世袭平江王的封号,传到这一辈已经是第五代了。平江王妃与宫里的惠妃娘娘是亲姐妹,惠妃娘娘便是萧允墨的生母,均出自英国公府。平江王妃并非平江王的原配,而是续弦。叶倾城头上还有三位哥哥,四位姐姐,这些是前王妃所出,还有一位庶出的姐姐,她的小名叫阿蘅,在王府是最小的女儿。这叫打小就独身一个的叶倾城眼睛顿时变成了蚊香眼。在现代叶倾城是被收养的孤儿,有一个在乡间行医的爷爷,一双老实的父母。叶倾城是他们的骄傲。这也是叶倾城不断鞭策自己努力的原因,她觉得只有继续让他们骄傲下去,才是报答他们最好的方式。而到了这里,乍一听到她还有这么多哥哥姐姐,叶倾城给跪了。

    叶倾城深深的感觉到在哪里讨口饭吃都不容易。

    好在她是现任平江王妃唯一的女儿,所以平江王妃才会如此的紧张她,不远千里,从京城赶过来相认。

    至于叶倾城为何会失踪,原因竟然是她背着王府,追着萧允墨从京城来这里,路上遇到了劫匪,护卫她的侍卫们全数身亡,而她下落不明!得知了这个信息之后叶倾城顿时被雷的外焦里酥的。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居然追着自己的表哥跑,这意味着什么?

    叶倾城整个人都不好了,每每看到萧允墨那似笑非笑的嘴角,她都有一种想要一电炮轰上去的冲动。

    他早就知道原本的叶倾城对他怀着一点异样的情绪。难怪他对她的态度会如此的诡异,原来是讨厌她的节奏啊。叶倾城就说一开始平江王妃介绍萧允墨的时候会将“未来姐夫”几个字拿出来强调一下,原来是趁着叶倾城失忆,给她打打预防针,防止她再度缠着自己“未来姐夫”。叶倾城的七姐叶妩城今年已经指婚给了萧允墨。

    叶倾城觉得自己有必要和萧允墨谈谈,毕竟喜欢他的那个古代的叶倾城已经不在了。

    而现在的自己是真的对萧允墨半点兴趣都没有。

    消息并非都是坏的,随着叶倾城对大梁朝的了解,大梁不似其他地方对女子限制的死死,朝中竟然还设有女官,亦有女学,用来培养和选拔女子之中的有识之士。这叫叶倾城感觉到十分的新奇。不过在这里,女子还是要十分看重自己的名誉。叶倾城这个洛城郡主的名誉貌似不是太好。毕竟私自离开王府,又失踪好久,会引人诸多猜想。

    叶倾城央求着平江王妃派人去那个山洞找找隆裕,那孩子自己在山洞里面待了一个月的时间了,如今她一飞冲天,怎么也要带着落难时候的难友才好。

    可是平江王妃派出去的人却回来告诉叶倾城,那山洞已经荒废了很久了。

    裕隆不见了?

    叶倾城也有点着急,这里的气候很不好,时不时的风雪交加,裕隆身上带着奴隶的印记能跑去哪里?

    叶倾城没办法只能去求萧允墨帮她在附近的镇子和村子里面找找人。有个便宜表哥不用白不用。她自己在萧允墨的陪伴下也去了那山洞看了看。她亲手布置的东西已经荒废掉,洞口大开,寒风直笔笔的透过洞口灌了进去,里面一片冰冷,被卷进去的积雪将里面散落的石头都染成白色,她辛辛苦苦狩猎去换回来的锅碗和瓶瓶罐罐七零八落的散落,有的还被风吹落在地,碎成了几瓣。

    “他真的走了。”叶倾城有点失落的拂过了她曾经睡过的那张简陋的床,触手一片冰冷。

    “怎么?舍不得?”萧允墨看着叶倾城那眼底明显流露出来的怅然若失,心底竟是有点不悦的感觉,他略带凉薄的问道。

    “是啊。真的挺舍不得的。”毕竟她穿越过来,陪着她时间最长,与她患难与共的也就是那个叫裕隆的少年了。叶倾城有点闷闷的说道。

    萧允墨抿唇,一双冰玉一样的黑眸紧紧的盯着叶倾城,似是要在她的脸上灼出两个洞来。还真是够“水性杨花”的。之前明明一直缠着自己口口声声的说喜欢,处处诋毁叶妩城,这不过几个月不见,倒又“移情别恋”到别人的身上了。

    那少年的画像是叶倾城画出来给他,方便他找人的,所以他见过,画里的少年的确生的不错。叶倾城得益于幼时爷爷对她的熏陶,笔墨丹青也略有涉猎,所以用毛笔画出一幅画像来并不难。

    从山洞回来的路上叶倾城都沉默不语。裕隆能去哪里呢?

    叶倾城在别院住了半个月,萧允墨基本也恢复的差不多,夔州传来消息,叶倾城的卖身契已经找到并且销毁了,平江王妃这才放心的带着叶倾城与萧允墨一起踏上了回京的道路。裕隆依然没有找到。叶倾城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能希望他也如自己一样有一个好一点的运气。

    又在路上颠簸了十几天的时间,大梁京城燕京的城墙已经赫然在目。

    冬日的阳光懒洋洋的,但是已经将大路尽头那青黛色的城墙映照的十分高大巍峨。

    见女儿看着京城景象,完全是一幅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样,平江王妃心里就觉得好生的难过。

    自己这个女儿是被自己宠坏了,所以才会无法无天到这种地步,失忆或许对叶倾城来说并非什么坏事,经过这一次风波,平江王妃觉得女儿的性子是比以前收敛了许多,人也变得彬彬有礼起来。这叫平江王妃颇有欣慰。她膝下无子,只有这一独女,自是捧在心坎上爱的,娇纵无度致使这丫头已经是一幅娇蛮的要死的性子。她的长姐尚在宫里为妃,如今颇为得宠,所以她才求着长姐给自己的女儿争了一个洛城郡主的封号,为的就是让她将来有所依仗,免得这种蛮横的名声在外,嫁不出去。

    这次女儿失踪,她不知道背地里掉了多少眼泪,厚着脸皮央求着丈夫派人到处寻找,王府之中其他侧妃和姬妾都在背地里看着她的笑话,她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谁叫这是阿蘅自己跑出去的,这次就连平江王都十分的震怒,若不是有宫里的姐姐还劝慰着,平江王都要罚她一个教女无方。

    “阿蘅啊。进了京城,你可要记得嬷嬷在别院里教你的那些东西,你父王尚在生你的气,所以你要小心的应对着点。多和妙城学上一学,也别总找妩城的麻烦了。”平江王妃在马车里对坐在她身侧的叶倾城低声叮嘱道。

    “恩。”叶倾城乖巧的点了点头,一幅躬顺的样子让平江王妃悬着的心算是稍稍有了些许的蔚籍。

    叶妙城与她同年,比她大了几个月,是侧妃殷氏殷如雪所出,据说生的与她母亲一样,乃是出众的美人儿,才不过十二的年纪,已经名气远播了,只可惜是庶出之女,不然风头可是会盖过京城所有的贵女。

    叶妩城便是与萧允墨指婚的王府嫡女,比叶倾城大了两岁,今年十四。

    叶倾城这边刚点完了头,就听到前面传来一阵的骚乱声,接着便是有人在外面惊呼了起来,“保护王妃和郡主,马惊了!马惊了!”

    平江王妃也听到了喊声,她下意识的身手将叶倾城揽入了怀中,叶倾城的身子微微的一僵,抬眸看向了平江王妃。

    她在现代虽然被人收养了,但是养父养母甚少对她做出什么亲昵关怀的举动,所以平江王妃伸手将她护在胸前,让叶倾城陡然感觉到一阵暖意在心底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