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嬷嬷。锦衣卫都是男子吗?”等回了房间之后,叶倾城摆出了一幅天真烂漫的样子问道。“我大梁不是允许女子出仕的吗?有女锦衣卫吗?”

    曹嬷嬷微微的一怔,随后笑了起来,“倒是不曾听说过有女锦衣卫这一说。锦衣卫分南北镇抚司,南镇抚司是陛下亲卫军,北镇抚司为陛下探案刑讯,下设诏狱,素来都是男子的天下,女锦衣卫倒是第一次听郡主说起。咱们大梁虽然有女子出仕,不过皆是文官,多半做点文字上的事情。况且各府的嫡小姐等也轻易不会走上这条出仕之路,倒是平民之女以及庶出女子为了改变地位,或许会选择出仕的道路。郡主啊,即便咱们大梁允许女子出仕,但是真正能做到大官的还真不多见,咱们开国百年了,也不过就出过一个女侍郎而已,后来还辞官入宫。郡主身份尊贵,自是不用去走那条路了。”

    叶倾城点了点头。毕竟还是男子为尊的年代,能容女子出仕已经是对女子十分的宽容了。从曹嬷嬷嘴里流露出来的信息,叶倾城就已经猜到女子为官的艰辛,若不是为了改变命运,多数的女子还是会选择出嫁,相夫教子的传统路线来走。不过她对当一名锦衣卫倒是真的挺有兴趣的。毕竟叶倾城哈那套衣服已经哈到眼红的地步。

    锦衣卫的飞鱼服与蟒袍一样都是大梁陛下御赐,若非进入锦衣卫,旁人不能随便穿着,否则便是杀头之罪。

    “我大梁开国皇后设立女学便是想要让贵胄之女成为大梁典范。为何男子能进锦衣卫,而女子不行呢?”叶倾城问道。

    “倒也没说不行。”曹嬷嬷想了想,笑道,“只是没有先例而已。郡主说了这么多,难道是想当大梁第一个女锦衣卫吗?”

    “不行吗?”叶倾城微微的侧头。

    “没有什么不行的。”曹嬷嬷笑着说道,“只是怕平江王殿下会舍不得。”

    叶倾城轻舒了一口气,托腮微微的出神。她知道古代人说话都是绕着弯子。曹嬷嬷说的平江王殿下不舍便是说她的父王不会允许她跑去当一名女锦衣卫的。毕竟那是要在外面抛头露面的事情,京城之中的嫡小姐,身份高贵之人哪一个愿意去做?平江王府可丢不起这个人。她的名声已经够烂的了,即便是想去,只怕锦衣卫也不会收。叶倾城无聊了好一阵子,觉得自己还是先将腿伤养好了再说吧。拖着这条腿,她什么事情都干不成。

    这几日叶倾城在府里相当的老实,她翻出了叶倾城之前写下的东西。因为她想起自己虽然占了那个叶倾城的身体,但是笔迹却是完全的南辕北辙。平江王妃宠着叶倾城,请了不少女夫子来教,虽然被之前的叶倾城都给敢跑了,但是基本的写字还是学会了的。平江王说了等她好了之后便是要让她去女学学规矩,免不了要提笔,这一提笔,可就会惹来麻烦了。

    况且之前的叶倾城到底学问是什么程度的,她也两眼一抹黑,虽然可以用失忆给混过去,但是这笔迹是万万糊弄不了的。

    所以她要赶紧趁现在熟悉熟悉叶倾城的笔迹。等她翻出之前叶倾城写的东西,差点没笑喷了,那一笔字歪七扭八的如同螃蟹爬了满纸,这倒是给叶倾城大开了方便之门。所以她现在不是养伤便是在练字,拜学中医的爷爷所赐,叶倾城从识字开始就已经在练书法了。她学的是颜体,字体方茂浑厚,挺拔开阔,十分的有气势,虽然不能说大成,但是一笔字拿出来还是相当的能入眼。

    叶倾城是用的循序渐进的办法,防止别人看出点什么破绽,开头几天也是模仿着之前叶倾城的笔迹,让字爬了满纸,渐渐的收拢,最后形成字体。叶倾城也一边练字一边在学习大梁的繁体文字,一个月多月下来,她渐渐的将字体换成了自己的出手,这样一来,便也没什么人会从字迹上再怀疑她了。她的腿伤也在日益的好转,如今已经拆了夹板,可以下地短时间的走动一下。太医说叶倾城恢复的很好,再等一个月的时间便能行走如常。

    这让平江王妃也长长的舒了口气,她就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变成瘸子,之前就连最坏的打算她都做了。

    而且女儿的乖巧看在平江王妃的眼底也让她欣喜若狂,还专门拉着平江王来看了叶倾城的字,眼眉之间洋溢着骄傲之情。

    平江王对叶倾城写出来的字,虽然没有过多的夸奖,但是叶倾城也看得出来平江王的眼底还是带着一丝欣慰之色的,这一步棋算是下对了。

    叶倾城养伤的期间,除了叶妙城会时常过来和她说说话之外,其他的哥哥姐姐几乎都没怎么露面过,偶尔遇到也不过就是曹嬷嬷带着她去花园里面晒晒太阳,不冷不淡的寒暄几句。人家就不待见她,叶倾城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的,少接触更好。

    至于撞坏马车的那疯马,锦衣卫们调查下来给平江王府的说法就是那巷子里有一户人家,准备套马车搬家的,哪里知道不知道邻居家的小孩子扔了炮竹在马脚下,导致一匹马受惊飞奔,连带着另外两匹马也跟着跑了起来。

    说白了,这件事情纯属意外。

    既然锦衣卫都说意外了,叶倾城也只能摸摸鼻子自认倒霉。

    虽然给平江王府的说法是这个,但是另外有一份奏报秘密的被秦韶送到了南书房梁昭帝的面前。

    梁昭帝不动声色的将这份密报压下,烧毁。

    这日叶倾城刚练完字,准备出去稍稍走动一下,腿刚刚复原,适当的运动对康复是有好处的。

    她在曹嬷嬷的陪伴下带着素和与素清两名侍女去了花园。素和与素清是平江王妃才拨给她的侍女,家世清白,已经训练得当,是信得过的人。不过饶是如此,叶倾城沐浴之类的事情还是由曹嬷嬷单独伺候着,并不让素和与素清插手。

    平江王妃见曹嬷嬷这人忠实可靠,已经准备入宫和自己的姐姐说,将曹嬷嬷要过来,就放在女儿的身边。

    叶倾城背后的烙印越少人知道越好。

    她才在院子里转了一小圈,准备回去,就听到院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表妹的腿果然好了很多了,都已经能下地了。”一个清朗的声音从花园的另外一个入口传来,叶倾城回眸,一名身穿天青色锦袍的少年在自己兄长,平江王世子叶平城的陪伴下走了进来。那少年丰神如玉,眸如点墨,嘴角居然还挂着笑,正是已经一个多月没消息的定王萧允墨,这叫看惯了他阴阳怪气的叶倾城着实的愣了一会,他笑的这么灿烂是怎么回事?这家伙不走悲情文艺片男主的苦大仇深路线了?改走小文艺爱情片偶像男主路线?

    叶倾城的嘴角抽了抽,只能硬着头皮转过身来,福了一福,“洛城见过定王殿下,见过长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