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倾城有点纠结,在花园里面她被萧允墨激怒,问候了一下他家的亲戚,随后叶倾城就后悔了。毕竟萧允墨是皇族,随便问候他家的亲戚便是辱骂皇族的重罪了。

    不过叶倾城是个心大的人,纠结一会也就拉倒。骂都骂出去了,萧允墨太欺负人,欠骂。

    他当时不计较,日后若是追究起来,大不了她就来个一推二六五,反正古代也没什么录音工具,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晒晒太阳,日子久了连痕迹都不会留下。

    日子过的飞快,转眼也就过年了,叶倾城的腿也更好了一些。

    这是叶倾城在古代过的第一个新年,之前从没尝试过和这么多人一起过年的叶倾城倒是真的带着一点小兴奋。到了古代才知道古代的春节是有多繁琐。好在有曹嬷嬷在一边指点着,叶倾城才不会手忙脚乱的出错惹出笑话来。过年平江王的各种赏赐自然是不会少的,首饰,衣服都要做了新的。叶倾城又是平江王妃的亲生女儿,还有郡主的名头,她得的东西也比府里其他的人更多,更好。就连惠妃娘娘,她那个没见面的大姨也赏赐了不少好东西过来。看得叶倾城眼花缭乱的,她发财了!

    过年之后便是上元节,按照大梁的规矩,姑娘们在这里一天是可以上街游玩赏花灯的。

    叶倾城已经在王府里面憋了两个月了,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出门机会。她去求着平江王妃放她出门,平江王妃见她这两个月在家还算是老实,又练了字读了书,没给她惹是生非,也就准了叶倾城的请求,但是叮嘱着曹嬷嬷一定要跟好郡主。

    王府的姑娘们出游,身后会有侍卫们跟着,还有几位兄长陪着,所以安全上面应该是无忧的。

    叶倾城去求平江王妃的时候恰巧殷侧妃带着叶妙城过来问安,叶潞城和叶妩城都在,殷侧妃也提了提想让叶妙城也出去看看花灯,平江王妃自是准的,还叮嘱了叶倾城跟着姐姐们一起,不要乱跑了。平江王府四个尚未出嫁的姑娘现在总算是凑到了一起了。

    用过午饭,平江王府的姑娘们就出了王府,由叶倾城的五哥陪着,叶倾城的五哥名叫叶幻城,十九岁,刚成亲,娶的是安泰侯之女,吴氏,单名一个悦字,小两口正在如胶似漆的阶段,叶幻城陪着妹妹们出去玩,也就顺便将自己的新婚小妻子也带在身边。

    叶潞城见门口停了三辆马车,便是微微的一笑,她拉住了叶妩城的手,“七妹,我和你坐一辆马车,五哥自是和五嫂子在一起。”叶妩城瞧了一眼,随后说道,“那妙城呢?”

    叶妙城跟在大家的后面,闻言看了看那三辆马车,微微的垂下了头。按照叶倾城以往的脾气是断然不会和她坐一辆马车的,多半会叫她干脆留在府里不要出门了。虽然王府不缺那一辆两辆马车的,但是她只是庶出之女,不能直接命人套车,只能再回去请示王妃,这一来一去,叶倾城那急脾气断然是懒的等的,等他们都走了,自己一个人即便有侍女跟着,只怕娘也不会放心让她出门,这一年的上元节看来是又要泡汤了。

    “妙城和我一起就好了。”叶倾城抬手拉住了叶妙城的手,感觉到她的指尖有点凉意。叶妙城抬眸,有点惊诧,却见叶倾城朝她莞尔一笑。她的心口稍稍的一松,也回了一个笑给了叶倾城,“多谢郡主。”

    “我们是姐妹,有什么好谢的。”叶倾城拉着叶妙城的手上了第一辆马车,随后她挑起了布帘朝外看了看,“二位姐姐不走吗?”

    叶潞城和叶妩城微微的一愣,被叶倾城催促了,这才回过神来,相携上了第二辆马车。

    “叶倾城现在倒是大方。”等落了马车的帘子,叶潞城就冷哼了一声说道,“居然肯和庶出女坐一辆车。”

    这三辆马车是她故意叫人去安排的,为的就是让叶倾城在门口就大发一顿脾气,那肯定是会传入父王耳中的。父王若是气了起来,估计叶倾城和叶妙城也就都上不了街了。

    结果叶倾城竟然完全不上当,叫叶潞城微微的很是有点不悦。

    “她似乎变了不少。”叶妩城犹豫了一下说道,“上次定王殿下来,她都没贴上去。”

    “狗改不了吃屎的。”叶潞城冷笑着说道,“她是见那个曹嬷嬷时刻的在她的身边,才刻意假装出一幅识大体的模样,好让曹嬷嬷传话给定王殿下,讨定王殿下的欢心。上次定王殿下来,她不就假装晕倒让定王殿下去扶她吗?这你倒是忘记了?”

    叶妩城的脸色有点微微的发白,她别开了目光。

    “我说你啊,就是性子好,容易被人拿住。”叶潞城看叶妩城一幅咬唇不语,又暗自伤神的模样,她就恨铁不成钢的伸手去拧了拧她的手背,“人家那是以退为进呢!你也不多长点心眼!叶倾城这次是聪明的换了一种方法去勾搭定王殿下呢!定是有人撺掇的!指不定就是咱们的母亲教唆着的。不然以她那脑子,哪会想到这些。”

    叶潞城并不愿意与叶妙城和叶倾城一起出门。这两个人虽然比她略小一点,但是姿容都高过她与叶妩城,今日出去她多半也会遇到自己的未婚夫婿,哪一个女孩不想自己在未婚夫的眼底是最美的一个,而叶倾城和叶妙城跟着,一个身份比她高,一个容貌比她好,她还拿什么去发光出彩?

    叶潞城心情不好,说叶妩城就重了几分,“你再这么傻乎乎的退让下去,小心你到手的王妃位置都要飞了。”

    她一句话将叶妩城说的有点期期艾艾起来。

    “那我能有什么办法?”叶妩城气短的抱怨了一句。她索性低头看着自己手上刚刚涂好的丹蔻。

    她与叶潞城都在女学,今日上元节,学堂里面的同学应该都会上街,女学隔壁的太学里面的那群贵胄子弟也都会出来游玩,女学和太学虽然隔着一堵墙,但是同在国子监之中,进的是一个大门,所以相互之间并不是一点都不认识的。大梁朝既然准许女子为官,男女大防就不是那么的重,只是大家平日里都爱惜羽毛,不会轻易的相互串门便是了。

    叶倾城和叶妙城开过年来就会一起去女学上学,让叶妙城和叶倾城一起去女学是王妃娘娘的主意。她是怕叶倾城本来名声就不太好,进入女学之后多半会被人排挤了,有叶妙城跟着,也好有个伴,不至于上学第一天就回来闹着不肯去,平白的在平江王的面前添了不是,惹的他生气。他对叶倾城的印象才稍稍有点改观,断不能就这么给废掉了。

    马车出京城先去的惠山的庙会。惠山就在京郊五里之地,很快就到了,庙会热闹非凡,大梁京城人在上元节的习惯便是先去惠山庙会游玩赏梅,傍晚在回京城观灯逛夜市。

    王府的后花园也有梅花,但是一下车,叶倾城就被惠山寺的梅花给惊呆了。

    她忽然体会到“香雪海”这句话的含义,那一片一片的梅花开的如火如荼,枝桠相连,让花如同云海一样浮动在半空之中的树枝上,人与花下过,便是走在云海之下了,清冽的梅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让人精神一震。

    就在叶倾城陶醉在花香晕染之中的时候,她听到一个声音传来,“这么巧?居然能在这里遇到表妹。”

    叶倾城刚深吸了一口气,一听到这声音,那口气瞬间就憋在了肺里,呛的她咳嗽了起来。

    “郡主还好吗?”叶妙城见叶倾城咳的脸都有点红了,抬手替她拍着后背,关切的问道。

    好!好的不能再好了!萧允墨这是阴魂不散了吗?难得出一次门都能遇到。

    叶倾城在心底竖起了一根中指。

    叶倾城转眼看过去,就见两名丰神如玉的男子一前一后的朝她们走了过来,走在前面的那位正是萧允墨,而跟在他身后的那位,好巧,她也认识,不就是那日去府里问话的那位锦衣卫千户大人秦韶吗?只是他今日没有穿官服,而是穿了一件深蓝色的锦袍,显得长身玉立。

    可惜了,叶倾城作为一个纯制服控,见秦韶换下了锦衣卫的飞鱼服,深感惋惜啊。

    就在叶倾城盯着秦韶看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过来。

    “原来平江王府的几位小姐都在啊。”萧允墨笑着看了看叶妙城,还有站在她们身后的叶潞城和叶妩城,只是目光从她们的脸上扫过,没有做什么停留,等看到叶幻城牵着吴氏的手的时候,萧允墨一拱手,“五公子也在。”

    “殿下。”叶幻城忙拉着自己的妻子走上前来见礼,“见过王爷。”他撩衣要拜,被萧允墨制止住了,“微服游玩,不要多礼。”

    萧允墨再度将目光落在了叶倾城的身上,“既然和表妹这么有缘分,相请不如偶遇,大家就索性一起吧。”

    叶倾城还能说什么,只能干巴巴的咧了咧嘴。

    她瞪了曹嬷嬷一眼,一定是她通风报信的!不然萧允墨怎么会知道他们在这个时间会到惠山寺的山门口。

    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巧合?

    萧允墨和叶幻城一边说话一边走在前面,叶倾城就尽量的朝后面缩,她拖拖拉拉的,只想离那个人远一点,倒是叶潞城拽着叶妩城就紧紧的跟了上去。叶妙城本是陪着叶倾城的,不过也被叶倾城给推到了前面。叶妙城不知道叶倾城打的是什么主意,只能跟在叶妩城的身后。

    萧允墨不见叶倾城上来,一回头,见她落在了后面,于是站在台阶上朝下对叶倾城说道,“表妹可是腿脚不利?所以才走这么慢?”

    “呵呵,是啊是啊。你们先走,不用管我。”骤然被点名关注的叶倾城马上笑道。

    “那我下来等表妹。”萧允墨转身就要下来,叶倾城大骇,“不用不用,你还是陪着我五哥就好了。”

    “这里人多,若是有人撞着你,总是不好。”萧允墨说道。

    “不用不用。”叶倾城一转头,看到了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站着的秦韶,“有秦公子陪着!放心放心。”

    萧允墨微微的一怔,他见叶倾城已经自动自觉的走到了秦韶的身边,于是嘴角微微的一巧,“也好,那表妹小心,有劳子衿兄了。”

    “客气。”秦韶朝萧允墨一抱拳,随后看向了已经站到他身边的叶倾城,“郡主可要小心了。”他压低了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