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哦对,叶倾城忽然想起了之前曹嬷嬷简单的说过秦韶的家世。他是靖国公府的,他爹和他大哥都战死疆场了,所以大梁的皇帝带着几分体恤之情问了一句,这位秦三公子就进了锦衣卫了。她倒是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人家是正经的官二代,路子广着呢。

    叶倾城是真挺想进锦衣卫玩玩的,不过也只是一个想法罢了。有平江王在,也容不得她瞎胡闹,她现在打听也就是过一个耳朵上的瘾头罢了。叶倾城缠着秦韶问锦衣卫的事情,萧允墨已经带着叶妩城和叶潞城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叶幻城夫妻两个和叶妙城。

    他们一行人一进门就见叶倾城与秦韶说的热络,萧允墨的笑容就是微微的一滞。

    “看来表妹和子衿兄相谈甚欢。”萧允墨抬手解下了身上的披风,有人过来接了,退到了一边。

    两人起身行礼。被萧允墨抬手按下,“都说了是在外面,还是微服,不必那么多礼了。”

    大家再度坐下,萧允墨笑着对叶倾城说道。“表妹没去逛庙会倒也是可惜了。外面有不少好玩的东西呢,也不知道表妹喜欢什么,所以没有自作主张,倒是六姑娘和七姑娘买了一点心仪的小玩意。”

    “是啊,都是殿下送的。去的人都有呢。”叶潞城笑道,她朝叶倾城说道,“郡主没去真的可惜了。不过郡主,那些东西也没什么,都是些小玩意而已。”

    “平江王府也不是出不起买点小玩意的钱,怎好叫殿下破费。”叶倾城不动声色,笑着回了一句,叶潞城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叶倾城假装没看到,回眸对萧允墨说道,“不过还是要谢谢殿下。殿下与我七姐姐已经指婚了。现在相处的又这么好,真是可喜可贺。”

    叶潞城在气她,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一直以来都挺让着叶潞城的,但是刚才还是决定还击一下。

    她不屑与和人争什么,尤其是她现在已经是郡主的身份了,平日里,叶潞城夹枪带棒的说几句,她也就听着,但是现在这么多人在这里,叶潞城那一副小家子气,她就有点看不上了。萧允墨买了就买了,即便他出钱也是看在叶妩城的面子上,否则有叶幻城在,叶潞城要买什么怎么也轮不到萧允墨去花那个钱啊。古代人不是挺讲究这些的吗?欺负她是穿越来的不懂吗?她这些日子在家里养伤,也不是白躺的。就算是叶妩城到她面前来显摆显摆,她也忍了,叶潞城冒出来算个什么事情。

    她们姐妹之间有什么不是,关起门来自己解决,跑外面来丢什么人,还是当着萧允墨和秦韶的面。

    叶潞城又怎么会听不懂叶倾城话里的隐含之意,一张脸上顿时红红白白的,尴尬的一时语塞。

    还是叶妩城马上出来圆场,“郡主,庙会里面真的挺有意思的。”她暗中拉了一下叶潞城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呈一时口舌之快,再去激怒叶倾城了。

    叶幻城见气氛有点尴尬,忙笑着说道,“也就那些小玩意罢了,看着是挺稀奇的。但是自己琢磨琢磨比咱们平日里用的差太多了,左右也就是一个新鲜罢了。”

    “五哥说的是呢。没关系,还有晚上的夜市呢。”叶倾城得了便宜也就马上收手,朝叶幻城甜甜的一笑,“到时候五哥的钱袋子可不要小气就是了。”

    “那是自然。郡主想要什么只管开口就是了。”叶幻城笑着说道,说完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他刚才还真怕叶潞城将叶倾城激的拍桌子拍蹬的跳起来撒泼。

    人家是郡主,真要闹起来,他这个名义上的五哥也是拦不住的。

    他也有点不喜刚才叶潞城挑事的态度,好好的一起出来。便要好好的一起回去,白白的激怒叶倾城是何道理。要是真的在外面闹出点什么来,也会累的他被父王责骂。

    萧允墨却是一直都笑眯眯的。

    这个叶倾城是越来越好玩了。怎么办,他居然生出了几分继续逗弄逗弄她的意思来了,之前他可是为唯恐避之不及的。

    他又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叶妩城,那低顺的眼眉,温婉的神态,身为定王妃,她贤淑是够了的,但是却总是少了那一份让他欢喜的灵气。

    不过母妃当初选中她。一来就是看中了她的温顺,二来也是看重叶妩城的姐姐和哥哥。

    樊城郡主嫁的是吴国公世子,嫡长子叶平城虽然娶的是礼部尚书之女,但是叶家的三子娶的却是威武将军之女。就连四女叶凌城嫁的都是安乐侯夫人。安乐侯年纪虽然不然,却是禁军都尉。不容小觑。威武将军戎马一生,膝下三子皆死于战场,唯独这一女,宝贝的不行了。对这个女儿是千依百顺的。而威武将军镇守东北,手里有二十万大军可供驱使。

    平江王在京城看似是一个太平闲散王爷。手里有个不咸不淡的差事干着,但是暗中的力量却是十分强大的。

    原本他对这桩婚事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但是现在这种局面,却也由不得他挑三拣四的。

    所以刚才叶倾城的话也算是提醒了他一下,让他虽然一直在笑,可是心底却是有了一丝的波澜。

    他接二连三的遇险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尤其是回京城这一次,还有人事先预警,虽然他不知道预警的人到底是谁,但是那人完全没有说错。如果当时倒下的是他,只怕就不是像叶倾城这样养两个月能养好的事情了。

    他之所以去边城。也是因为之前和他的母妃在宫里大吵了一架。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母妃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但是他现在明白了,如果母妃不那样的话,根本就不可能走到现在的地位。他也不可能活到这么大。这场棋局,从他生下来便已经让他身在其中,即便他再怎么想做一枚逃子,也逃不出棋盘的边框,除非他作为败子被人吃掉。

    这个道理浅显易懂,他不是不知道。而是一直在逃避这个事实。

    他与秦韶相熟也是因为秦韶之前救过他两回。

    最近的一次便是他离京前,秋末的一场狩猎大赛上了。

    收敛回心神,萧允墨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带着大家一起起身回京。

    等坐在了马车上,叶妙城犹豫了一下。还是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陶偶递给了叶倾城,“郡主,这是我在庙会上买的。只是小玩意,不知道郡主喜欢不喜欢。”她似乎是鼓足了勇气说的。

    叶倾城接过了陶偶,那陶偶做的十分的可爱,是一个仕女的样子,眼齐口耳做的栩栩如生,衣带流动,她的头还可以左右摆动,憨态可掬。

    “倒是十分的有趣。”叶倾城抬手拨弄了一下陶偶的脑袋。让她晃了起来。“多谢你啦,妙城。”

    叶妙城算是松了一口气。

    之前她可是忐忑的要死的。买这个东西也是为了试探试探叶倾城,若是以前的叶倾城定会不屑,直接将陶偶甩出去,如今这个叶倾城却是欣然接受了。看来以后在平江王府里,她是真的可以和现在的郡主多走动了。

    身为庶女,虽然同在王府之中,地位却是天地之别。

    其他的哥哥姐姐对她虽然是客气,但是眼底那一丝的不屑之意倒不如叶倾城这样直接的来的好呢。

    至少叶倾城从不掩饰对她的鄙夷,倒是比那一些表面和她称呼姐妹,背后却是十分瞧不起她的人来的真多了。

    所以比较起来,叶妙城宁愿多和叶倾城在一起,至少她不用猜,叶倾城那喜怒哀乐都在脸上摆着呢。

    她又是平江王妃的亲生女儿,若是自己在叶倾城面前受的委屈多了,平江王和王妃多半也对她多一点怜惜。

    见叶倾城现在真的欢喜她送的东西,叶妙城也是有点高兴。

    她长这么大,一直都被娘警告着要夹着尾巴做人,她也想有自己的一方天地立足啊。

    娘告诉她。开过年她就要陪着叶倾城去女学了,这叫她又是开心,又是害怕,如果她和叶倾城的关系都处不好的话,去了女学只怕就更难立足了。叶倾城虽然在外面名声不好。但是却有着郡主的封号。

    身份摆着呢,她是沾了叶倾城的光才能去女学。

    女学之中多半也都是嫡出之女,对她这样的庶出自然会多排挤,若是她再没有叶倾城的庇护,只怕在女学里面也是寸步难行。

    她可从没指望过叶潞城和叶妩城,她们早入学两年,自是不会和她们编在一起读书。

    “郡主,等上元节过了,咱们便要去女学了。”叶妙城见叶倾城心情还算不错,试探着说道。

    “是啊。”叶倾城也有点期待女学呢。

    “郡主,等去了女学,还望郡主照顾一二。”叶妙城咬了咬唇,鼓足勇气说道。

    “啊?”她倒是将叶倾城给说懵了,不过叶倾城很快就反应过来。

    她哈哈的一笑,揽过了叶妙城的肩膀。“放心吧,大家姐妹,谁也不敢欺负了你去!”她大咧咧的,浑然一副校园女大姐大的痞子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