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嫁人!”平江王正在气头上,“你想她嫁给谁?难不成真的要去落下脸来和小七争定王妃的位置吗?两个都是本王的女儿,你叫本王怎么说?都是你平日里总是依着她,才将她惯出这些毛病来,这一次是真的不能再由着她乱来了。”

    “妾身也知道不能和小七去争啊,所以妾身一直熬着没有去和姐姐说这件事情。”平江王妃委屈的说道。

    她也很为难的,叶倾城喜欢萧允墨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若不是萧允墨早就和叶妩城订亲了,她也就去求自己的姐姐了。她是平江王的续弦,若是嫁过来就毁了前王妃女儿的姻缘,外面人要怎么看她,怎么看惠妃娘娘。这些她都明白。

    “你还真想说啊!”平江王怒道。

    “没有!”平江王妃急道,“妾身如何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啊。小七也是妾身的女儿,妾身不可能将小七的姻缘毁去。”

    “你还算是拎的清。”平江王这才神色稍稍的有点缓和,他略沉思了一下。“那秦韶也是靖国公府的三公子,若是论出身也不算低了。不如……”

    “王爷的意思是将阿蘅干脆就许配给秦韶?”平江王妃微微的一惊,问道。

    “那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平江王反问道,“如今外面传的乱七八糟的,再加上之前阿蘅的名声,只怕……”平江王叹息了一下,摇了摇头,“只怕阿蘅这辈子都是要背着这些了。若是真的许配给了秦韶,倒也不失是一个办法。你且看看可以不可以。”

    平江王也不直接就做主拍板,毕竟也要看在惠妃娘娘的面子上,叶倾城的婚事若是王妃反对的话,他也不是很强硬。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将叶倾城许配给秦韶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了,一来堵住了悠悠众口,二来也让叶妩城心底好过一点,他是当父亲的,虽然平时不怎么太管家里的事情,但是女儿们他还是会关心一下的。叶潞城已经不止一次在他面前提及叶妩城的委屈了。三来,叶倾城许配出去,或许也就不在去想萧允墨了。

    秦韶虽然只是国公府的三子,但是在陛下面前还是十分得脸的,深得陛下的信赖,想来将来前途也是好的,所以叶倾城嫁过去将来日子也会过的不错。

    没准秦韶不需要家中的荫护,自己将来也能成就一番事业也说不定。

    他如今才还没到二十岁就已经是从四品的官了,放眼整个大梁也没几个人有他这等出息的,在贵胄子弟之中就更少见了。

    靖国公府一门忠烈,前世子与秦韶的兄长都以身殉国,想来将来陛下也不会不多提拔秦韶。

    平江王妃仔细的想了想,又回想了一下秦韶的模样,也觉得自己丈夫的这个提议并非不好。

    只是她还是担心,一个是她的女儿那脾气大的,就连她都劝不住,二个就是秦家是寡妇当家啊,若是阿蘅嫁过去。不光有一个当寡妇的婆婆,老国公和国公夫人都还健在,上面还有世子夫人压着,这些倒也都算了。国公府还有二房,三房,老国公有五个儿子四个女儿,叶倾城一嫁过去。那就要面对一大家子的人,她女儿那性子,真的能和这一大家子的人和睦相处吗?

    难啊!

    平江王妃只觉得自己脑仁疼的连带着头皮都难受起来。

    “王爷,这事关阿蘅的终身,容妾身想想可好?”平江王妃对平江王福了一福说道。

    “恩。你好好想想吧。”平江王点了点头,他收拾了一下,就去了殷侧妃那边,只留下平江王妃之去发愁去。

    平江王妃想来想去。就想着要不先见见秦韶的娘吧,都说寡妇难缠,她先去看看,秦韶的娘是有多难缠……

    想到这里。她就让自己的贴身侍女清歌进来,说了几句话,让清歌先去准备着。

    秦韶摸了叶倾城的腿是事实,这点平江王妃已经不需要再去求证了。在场那么多的侍女侍卫都看到了,人多嘴杂的,也不知道这事情到底是谁宣扬出去的。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了,她就是登门去感谢一下也是说的通的。

    平江王妃直觉的自己心底堵堵的,人家儿子摸了她的女儿,她还要上杆子去谢人家,特么的,这叫什么事情啊!

    翌日。平江王妃就带着礼物坐着马车去了靖国公府。

    她小时候是见过秦韶的娘几次的,也算是有点交情。只是秦韶的娘嫁入靖国公府之后,她们就再没联络过了。即便见到也是在宴会上匆忙打个招呼。

    靖国公府的人倒是热情,看到了平江王妃,将她热络的迎了进去。靖国公和国公夫人都不在府里,秦韶的娘梅氏倒是在。

    夫人梅氏也亲自出了二门来迎接。

    梅氏意欲行礼,被平江王妃给一把拉住了,“夫人若是对我行这大礼。可就真是折煞我了。”平江王妃笑道。“想当初,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得过夫人的教诲,夫人忘记了吗?”

    “又怎么能忘记呢。”梅氏倒是看起来依然十分的和善,她虽然年纪已经不轻了。但是眼眉之间依稀带着年轻时候的风采。“王妃娘娘和惠妃娘娘当时虽然年纪尚小,但是都是出了名的美人儿。”

    “夫人过奖了。”说起了过去的事情。两个人算是觉得熟络了一些。平江王妃也不觉的特别的尴尬。她仔细的瞧了瞧这位夫人,面相平和,眼底带着笑意,倒有几分慈善之态,不似外界说的那样难缠啊。她的心也稍稍的定了一点。

    等两个人进了屋子,坐下了,平江王妃让清歌将礼单送了上来。

    梅氏看了看礼单。心底微微的一凛,这礼可真重啊,珍珠翡翠的,都是实打实的家伙。

    “娘娘。这礼太重了。”梅氏笑道。“有道是无功不受禄,这……”

    “咱们年幼时候就相识,若是夫人不贤妻,本王妃就称呼夫人一声姐姐可好?”平江王妃笑着套近乎。

    梅氏稍稍的一欠身,“这怎么敢当啊。”平江王妃的亲姐姐可是惠妃娘娘啊。

    “当得的。”平江王妃笑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如此妾身也倚老卖老一回了。”梅氏笑着回道。

    “令郎救了我家那个顽皮的闺女,怎么说这些礼都不算是重的。”平江王妃笑道。

    梅氏倒是稍稍的一怔,“王妃娘娘说的是妾身的哪一个儿子啊?”

    “呃?”平江王妃一惊,这全京城都知道了的事情,梅氏反而不知道?这靖国公府倒是有趣,难道没人会传个话什么的吗?不过她惊归惊,这种事情梅氏现在不知道也不代表以后不会知道,“就是姐姐的三子。秦韶,秦公子。”

    “韶儿啊,怎么都没听他们说过?”梅氏不解的看着平江王妃。

    平江王妃一阵的尴尬,只能腆脸再将那件事情说了一遍。

    “不过举手之劳而已。”梅氏听完不介意的笑了起来。“王妃娘娘真是多挂念了。”

    平江王妃呕的想要吐血。你家儿子那是举手之劳不假,可是被摸的是她女儿啊!躲起来偷偷摸摸的也就算了,还是的当这么那么多人面摸的,遮掩都遮掩不住。

    人家的娘连知道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而她却是两天没睡好觉了。

    还有秦韶居然回来不说这件事情,可见根本就没将这事情放在心上。

    唉,平江王妃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她有点心不在焉的和梅氏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不过倒是留意了一下梅氏。

    梅氏说话还是如同她小时候见到的那样爽利,眉宇之中也带着几分亲热,不是什么难以相处的人。平江王妃觉得若是看在她们年轻相识的份上,叶倾城真的嫁过来了,梅氏也不会太为难自己的女儿吧。

    平江王妃离开靖国公府的时候正巧赶上秦韶回来换衣服。

    他因为去查萧允墨的事情已经一天一夜没回府了。现在回来稍作休息,换身衣服再去。

    他看到了平江王妃离开自己的家,于是稍稍的在外面避了避,等平江王府的马车走了,他这才闪身出来,进了家门。

    “韶儿你回来的正好。”梅氏见秦韶过来问安,忙拉着他坐下,“你救了洛城郡主?”

    “那哪里算是救?”秦韶的眉尖闪过了一丝不耐,“只是看她的腿不能动了,于是就帮看了一下。”

    “哦。”梅氏点了点头,她将礼单拿了出来给秦韶看,“适才平江王妃来登门道谢了。还送了这么重的礼,韶儿,我看那王妃的意思好像是有意与咱们家结亲。韶儿,你看呢?”

    秦韶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眼眉倒立,“母亲,咱们家这小庙,供不了郡主那尊大神。”他气呼呼的说道。

    “唉,可不是说呢。”梅氏见儿子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也是叹息了一声,“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且不说那郡主的名声吧,就是她带这个郡主的封号,我就觉得不太好,进门就压过你,以后是你顺着她呢,还是她顺着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