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国子监是前朝太庙所改,建筑恢宏大气,还透着一点点肃穆的感觉,前朝的宗庙被改成了藏书阁,倒也不辱没人家祖先曾经蹲过的地方。后面的祈年殿被亭台楼阁所连接,变成了太学的部分,而曾经的后花园则变成了女学的所在。

    王府的马车停下后,叶倾城就和叶都被白雪覆盖着,晶莹的一片。

    女学的院子里面已经聚集着三三俩俩的少女,均是和叶倾城穿着同样的定慧衫,在一片白雪之中,粉粉嫩嫩的少女俨然也是一道道亮丽的风景。叶倾城和叶妙城跟在女博士的身后,进了院子,那些在一起说笑的少女们便都停了下来,将目光投了过来。

    “见过尊师。”女博士所过之处,女学的学子们纷纷行礼,叶倾城见她们在这里行的不是一般女儿家的福礼,而是如同男子一样,双臂前屈。手掌交叠,手心向己,对女博士行的乃是拱手礼。

    “入了女学,便没有身份尊卑。”女博士一一颔首回礼之后。对叶倾城和叶妙城说道,“在这里大家一视同仁。行的也是师生之礼以及同窗之仪。郡主可记下了?”

    “记下了。”叶倾城骤然被点名,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女博士带和她们穿过了院子和回廊,来到了一座静室门前。推开了房门,带着叶妙城和叶倾城走了进去,里面是一大副先贤的画像。前面桌案上供奉着的是香案和三杯清水,在先贤的画像边上还有一副画像,画中人是一名女子,正襟危坐,凤冠霞帔加身,面容清丽淡雅。

    “先拜过先师和孝仁皇后。”女博士取了香。点燃了分给叶倾城和叶妙城。

    叶妙城规规矩矩的跪下,将香举过头顶,拜了三拜,叶倾城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叶妙城。也一起学者她的样子拜过。那画像上的女子想来应该就是创立女学的开国皇后了。

    拜过了先师和皇后,叶倾城和叶妙城就算是正式的入了女学了。女博士给她们一人在胸襟上别了一枚宝石的胸针,胸针是花朵的造型,花是红宝石拼起来的。叶子则是翡翠,胸花十分的别致漂亮。女博士告诉她们,入学一年的胸花上只有一枚叶子,二到了第二年便会有两片叶子了。三片叶子加满,便是加花。

    叶妙城爱这胸针爱的不得了,拿出丝帕在擦了擦,唯恐那胸花上蒙了尘。

    叶倾城看着这胸花的晋升设计总觉得有点熟悉,倒是像极了她在现代的军衔。肩膀上星星扛满了,就开始加杠。

    钟声隐隐的传来,女博士带着叶倾城和叶妙城走出了静室,来到了一间书房前面,“脱履。”女博士说道。

    叶倾城也妙城见门口放着一水的丝履,丝履的鞋帮上都绣着名字,所以样式虽然是一样的,但是不会弄混。叶倾城和叶妙城也一并将足上的丝履脱下。在门口排放整齐,跟着女博士进了书房之中。

    书房里面已经有约莫二十个左右的少女席地而坐,地下烧着火龙,脚踩上热热的。还铺了厚厚的垫子,十分的舒适。

    “今日叶倾城与叶妙城便是咱们丁班的学子了。”女博士将叶妙城和叶倾城介绍给在座的各位少女。

    少女们纷纷点头行拱手礼,叶妙城也行礼,叶倾城反正是个穿越小白,跟着叶妙城做就是了。

    等落了座,她才算是稍稍的松了口气,母上大人果然高瞻远瞩啊,叫叶妙城和她一起来。不然要是只有她一个人的话,光是这种回礼就已经忙了一个手忙脚乱了。

    穿越人士在礼仪方面就是不如本土人士门清。

    女博士开始授课,开始叶倾城还在努力的听讲,不过越听。她越是觉得女博士所讲授的东西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书一样。她还以为自己是在丁班,会从三字经开始讲起,那她完全没压力,哪里知道上来便是国风。

    此国风还非彼国风,一顿这个兮,那个兮的将叶倾城顿时讲了一个云里雾里。

    她越听越有想要挠墙的冲动,她堂堂一个现代军事管理学硕士,到了古代连一群十岁的小女孩都不如,说好的穿越人士开金手指呢?她的金手指在哪里?这之乎者也的完全听的她一头雾水啊。她在现代好好的一个理工科学霸,到这了古代秒变了学渣。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了,叶倾城依然一脸的呆滞。

    “平日里在家读,总是觉得不明白。”叶妙城却是听的津津有味。等下课了,她对坐在自己身侧的叶倾城说道,“今日听了夫子的讲解,倒是清明了许多。”她是喜不自胜。一转眼看到了叶倾城目光呆滞的看着她,倒将她吓了一跳。“郡主怎么了?”她压低了声音问道。这里不允许同学之中用尊称,所以她只能偷偷摸摸的称呼叶倾城为郡主。

    “没怎么了。”叶倾城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软绵绵的趴到了面前的桌案上,用指甲轻轻的挠着桌面,”听不懂啊,听不懂!完全听不懂怎么办?”

    “这……”叶妙城微微的一愣,“无妨,等回去,若是郡主不嫌弃,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

    叶倾城抬手有气无力的搭在了叶妙城的肩膀上,斜睨她,“你确定?”

    “自然确定。”叶妙城点了点头。

    “可是我所有的地方都不懂。”叶倾城锤着桌子。“我这是文盲的节奏啊!”

    她这边话音才落,就听到一边有人噗哧一声轻笑了出来。

    叶倾城回眸,就见坐在旁边的两名少女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她。

    “干嘛?”叶倾城眯了眯眼睛,“有什么好笑的?”

    “没什么。”那两名少女傲然的抬了一下自己的下颌,“只是笑某些动物不知道自己的脸长,明明什么都不会,还非要冲那个大头。国风第一篇都看不明白,不知道有没有启蒙过。”

    “三字经我是会背的。”叶倾城也不气恼,反而笑了起来,说道。

    她说完,那两名少女眼底的鄙夷之色就更浓了几分。

    “圣孝仁皇后创立女学可不是给人启蒙用的。”一名少女双手抱胸,抬起下颌傲然的看着叶倾城,“若是识趣的话,早早的先回去将千家文读熟了再来吧。”

    说好的只要她不去招惹别人,别人就不会来招惹她呢?现在又是一个什么状况。

    这少女的话音刚落,坐在她边上的那位就笑了起来,“快别说了。人家的身份地位摆着呢,小心出去之后给你好看。”

    “怕什么?我是建安公主的伴读,我哥哥是康王殿下伴读。给我好看?呵呵。”那少女轻蔑的一笑,扫了叶倾城一眼。

    呜呜呜,说好的入了女学便没有地位尊卑,全部一视同仁的呢?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入学第一天就遭遇校园冷暴力啊!

    “你既然是建安公主的伴读,为何不和建安公主在一个班涅?”叶倾城问道,她一脸的傻样,叶妙城暗中拉了一下她的衣袖,她只当不知道。

    “我……”那少女一时语塞,脸上微微的红了一下,“我只是年纪小,所以今年才选在建安公主身侧,也是今年才入的女学。”

    “哦。我还当你是留级生呢。”叶倾城挑了挑眉。

    “何为留级生?”那少女不悦的看着叶倾城,虽然她不懂,但是似乎也觉得不是什么好词。

    “呵呵。不告诉你。”叶倾城坏笑了一下。“你不是觉得自己博学吗?去树上查啊。”

    要是在书上能查到,就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