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秦韶的确有靠拢萧允墨的心。

    否则他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向萧允墨示警了。

    他要将前世失去的一一都找回来,不会再让前世的悲剧重演。母亲不会死,二哥也不会死,世子的头衔不会旁落,他们这一支才是国公府的嫡系。

    叶倾城回到平江王府之后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郡主,王爷吩咐,若是郡主回来就到书房去。”王府管家专门等候在门口,一见定王府将叶倾城送回来马上上来行礼说道。他的表情有点诡异,就连跟在他身后的小厮们也都低垂着头,站的远远的。

    叶倾城心道不好了!她没和叶妙城一起回来的事情估计是被父王知道了。

    跟在管家的身后,叶倾城心有戚戚焉的走过了自己家的院落,到了平江王的书房之中。

    才一进门,就见自己的母亲跪在地上,叶倾城就是一惊。

    “母妃。”她忙走过去,扶住了平江王妃的手臂,“您这是做什么?”她自打穿越来之后,对她最真最好的也就是平江王妃了,叶倾城的心也是肉长的。她还占了人家真正女儿的躯壳,看到平江王妃就这么笔直的跪着,她的心底也不好受。

    平江王坐在椅子上,双目圆瞪着叶倾城。

    “你还有脸问你母亲是做什么?”他重重的一拍桌子,怒道,“你也不想想你做了点什么事情,你母妃这是在替你求情!”他也不想让平江王妃这么跪着,但是平江王妃执意如此,他叫都叫不起来。他只有气鼓鼓的坐在椅子上,看自己的妻子到底能跪多久。

    平江王妃与他年纪相差很多,他素来都是让着她的,但是真没想到,让来让去的,反而让她将叶倾城给宠的完全不像样子。

    原本他以为叶倾城肯老老实实的去上女学便是稍稍的收敛了点了,有女学里面夫子教着。又有那么多名门闺秀一起,多少那无法无天的脾气性子会收敛一点,让他少操点心,结果这丫头好,一下学,不干别的,倒又跑去了定王府去了。

    他这脸真心是没地方搁了。

    叶潞城回家来和他说了这件事情之后,他气的差点就带人去定王府将这个不孝女给绑回来。既然她都不要脸了,他还要什么脸面。平江王妃一见这苗头,噗通一下就跪了下来,死死的拽住了他的衣袍,怎么也不肯让他去。

    女儿在萧允墨那边她是放心的,墨儿从小都是做事情靠谱的人,叶倾城不会受什么委屈,他也会派人将叶倾城给送回来。这些都不是她需要担心的,但是自己丈夫这在气头上,若是真的去定王府抓女儿回来,那明日京城的大街小巷只怕又要拿自己女儿的事情当下酒菜和饭后料了。

    她唯有这么跪着,才让自己的丈夫稍稍的顾及点她的脸面,不去找女儿的麻烦。

    看到女儿回来了,平江王妃算是松了一口气,她也长叹了一声,拉着叶倾城,叫她跪下,“你为何又去找你的表哥?惹的你父王生气,还不赶紧和你父王道歉?”

    “受不起!”平江王在气头上,说话都带着嗡嗡的声音,如同闷雷一样。

    “父王。”叶倾城学的乖,马上乖巧的跪下,“父王息怒。”她双手捧上了从定王府借回来的书。“女儿去定王府不是为了瞎胡闹,而是去借书了,也顺便谢了谢定王殿下那日救命之恩。”

    平江王紧锁着眉头,将目光落在了叶倾城的手上,她手上还真捧着一本书。看那书精美的外皮,烫金的大字,他就认出了书是圣孝仁皇后策,这种包装的皇后策也只有皇家才珍藏,倒果然是定王府的藏书不假。

    “我平江王府难道就没一本皇后策吗?”平江王怒道。不过语调倒是比刚才稍稍的平缓了一点下来。这丫头倒是少有点进步,以前撕书都来不及,简直和书就是三世的仇家,见面就掐那种的,现在倒知道跑出去借书了,只是这借书就又借去了定王府,真不知道她是真的要去借书还是以借书为名继续去纠缠萧允墨。

    “咱们王府有没有这本书女儿真的不知道。”叶倾城解释道,“父王先让母妃起来说话吧。女儿做错的事情,女儿一力承担,不能让母妃代我受过。”

    叶倾城这么一说。平江王的怒容倒又平复了一些,这混帐女儿现在还知道疼惜自己的母亲了,还真的是一大进步。之前她都已经被宠的目中无人,完全的任性妄为。

    知道承担,也不失是有改变了。

    “王妃。还不赶紧起来?”平江王对平江王妃皱眉说道。

    “是。”平江王妃这才扶着桌子边沿站了起来,跪的有点久,骤一起身,腿脚发软发麻,平江王妃蹙眉倒抽了口气。身子摇摇欲坠的,平江王见状忙起身去扶了她一把,“你啊!”他都不知道该说自己这个小妻子什么好了,也是嫁给了他十几年的人了,却还是和小姑娘时候一样任性,说起来叶倾城倒也有点像她的脾气,说什么就是什么,别人怎么劝也不听。

    平江王扶着平江王妃在自己的身侧坐下,这才怒目看向了叶倾城,“你是迟早要将你母妃逼死。将我气死才罢休吗?”

    “女儿不敢。”叶倾城垂下了头去,“父亲,女儿今日在女学之中感悟良多,又听了圣孝仁皇后的事迹,对孝仁皇后无比的神往,听闻国子监之中有孝仁皇后的手稿,所以想去看看,但是夫子又说只有皇室宗亲才能得见书稿,所以女儿才想去求定王殿下带女儿见见孝仁皇后留下的珍贵遗物。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但是定王殿下说就是他们没有陛下的手喻也看不到这些东西,所以女儿才只能将这本皇后策借回来好好的拜读。”

    叶倾城说的都是事实。语调诚恳,让平江王对她的话半信半疑的。怀疑的那一部分是因为叶倾城之前素行不良。而信的那一部分则是看着叶倾城不像是在撒谎。

    “你看得懂?”平江王补刀道。

    求父王说的不要这么直白啊,平江王一句话说中了叶倾城的痛处,让叶倾城的脸微微的一红,“女儿是不学无术在前。但是入了女学之后,拜了先贤为师,又拜了圣孝仁皇后的画像,才顿悟自己之前是有多荒唐。父王,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就连先贤也说过有教无类这句话,虽然女儿之前是有点不上道,但是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顶多即是任性傲慢。女儿已经认识到错误了,正在努力的改正。父王,母妃放心,女儿以后一定好好的在女学读书,不辜负父王与母妃的苦心。至于有这本皇后策,女儿是有点看不明白,但是妙城看得明白,我请她讲给我听就是了。”

    叶倾城说完,平江王妃就又惊又喜的看着叶倾城,随后转眸看向了自己的丈夫,“王爷,难得女儿说出这番话来,咱们不是应该鼓励她的吗?”她紧紧的抓住了自己丈夫的手臂,眼巴巴的瞅着平江王。

    平江王的心底也是有点震撼,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半文邹邹的话从叶倾城嘴里说出来,无异于是大旱天打了一个大响雷,惊的他半晌没说出话来。

    叶倾城也眼巴巴的瞅着平江王,平江王被自己的妻女用纯良的眼眸都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心也是软了下来。

    “就姑且再信你一回!”平江王哼了一声,用齐子出了老大一口气,“你给本王起来吧。回去好好的反省反省!看看你之前做的那些蠢事,你丢然丢的不光是自己的,还有咱们整个平江王府的!”

    “知道了。”叶倾城从善如流的垂下头去。行礼之后起身,溜溜的出了书房,等出了房门,她才长舒了一口气,她垂眸看了看被她夹在腋下的那本《圣孝仁皇后策》,孝仁皇后也算是变相了拉了她一把,要是没这本书,估计今日没这么容易过关。还不知道要被平江王训上多久。

    叶潞城与叶妩城远远的站在另外一边的圆门下,看着叶倾城夹着书从书房里面出来。叶潞城就将眉头紧紧的皱起来了。

    “这有娘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她不冷不淡的哼了一声。

    之前她在父王面前多有挑唆,已经惹的父王对叶倾城又跑去找定王殿下的举动暴跳如雷,只要父王气的带人去将叶倾城给揪回来,那明日必定是满城风雨,叶倾城的那名声算是不用要了。

    哪里知道王妃愣是横插了一杠子,让她的计划落空。王妃还真能忍,居然跪下求父王。

    叶潞城说的酸溜溜的。叶妩城心底也不好受,她默默的看着叶倾城夹着书离去的背影,纤长的指甲狠狠的嵌入了自己的皮肉之中。

    叶倾城真的欺人太甚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

    她恨的直咬自己的大牙,叶倾城就是仗着有人护着她所以才如此的恣意妄为,那若是护着她的人自身难保了呢?

    一丝寒光从叶妩城看似柔顺的眼眸之中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