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妩城当场眼泪就掉了下来。

    叶潞城一回眸,看到叶妩城在掩饰一样的拉起帕子遮挡,就一把将她手里的帕子给夺了下来。帕子后面的人眼眶红润濡湿,鼻子头也委屈的发红。

    “你又哭!”叶潞城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光在这里哭又有什么用!叶倾城都快要骑到你的脖子上去了。”她抬手指着叶妩城的脑门点了下去,直将叶妩城点的脸偏去了一边,额头白皙如玉的肌肤上被她生点出了一个红印子。

    “她是郡主,又有王妃护着,咱们母亲死的早,可不就是没人疼,没人爱的。”叶妩城期期艾艾的说道,眼眸垂下,用眼角的微光看着观察着叶潞城的表情。

    “说的就是。仗着王妃给她撑腰。真是什么都敢做。”叶潞城也是火气冲天的,她回来之后费了多少唇舌,就是想看叶倾城的笑话。被王妃那么一阻拦,之前的话都白说了。

    “若是她没了仪仗,也不敢如此的嚣张。”叶妩城拿话引着叶潞城。

    “王妃又不是说动就能动的了的。”叶潞城也恨,嘟囔了一声。

    “若是父王的心思不在王妃的身上,只怕叶倾城要稍稍收敛一点。”叶妩城一边说。一边假意叹息了一声,“只是咱们母亲命苦,早早的就丢下咱们去了。”

    “母妃在世的时候,父亲……”叶潞城话说了一半,忽然眼睛一亮,“小七,你可记得当年父亲有一个初恋的女子。至今画像依然被父王珍藏着?”

    “倒是有那么一件事情。”叶妩城心底一喜,到底是姐妹,心意不能说完全相通,至少叶潞城一点就透。“我还记得小时候咱们去父王的书房里面玩乐,打翻了笔洗,差点将那画像毁去,父王发了老大的一通脾气,还将那画像收了起来,再也不放在外面了。”

    “对啊。”叶潞城的眸光更亮了几分。“后来咱们母亲离世,新王妃进门,只怕也是没见过那张画像的。咱们若是能找一个如那画像上的女子入门来,我看父王的心思只怕就要被分走了。”

    “只是……这样真的好吗?”叶妩城假装担忧的问道,“年代久远,那画像上的人咱们也不太记得模样了。”

    “怕什么,等晚上,我叫青鸾去打点一下专门打扫父王书房的人,咱们进去偷偷将那张画像打开临摹一张就是了。”叶潞城说完给了叶妩城一个得意的眼神,“你啊,你也不想想,如今这府里又不是咱们的母亲当着王妃,既然如此,父王多一个女人少一个女人与咱们又有什么关系,况且,如果这个人能将父王的心夺过来,那还不是咱们说的算了?又有叶倾城什么事情?王妃若是不得宠了,叶倾城再闹点什么幺蛾子,让那人给父王吹吹枕边风,还有叶倾城的好果子吃吗?”

    叶妩城假意咬住唇,思索了片刻,又假意下了好大的决心,“就依六姐的办法。”

    夜里,叶妩城和叶潞城各自从各自的房间里面溜了出来,还在这里汇合碰头。青鸾已经实现将看守和打扫书房的小厮给打发好了,等叶潞城和叶妩城一到,青鸾就带着她们走了进去。

    小时候见过平江王将那画像收藏在什么地方,所以找起来也不是那么麻烦,在书架上侧暗格之中将装画像的盒子取出来,果然画像就收藏在其中。

    叶妩城的笔墨丹青胜叶潞城一筹。由她执笔,很快就将画像上的少女肖像给临摹了一份下来,姐妹两个对看了一眼,将原画妥帖的收好还放在原来的地方,带着临摹下来的画像匆匆忙忙的出了书房。两个人毕竟是第一次在家里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等出了书房,两个人的心跳都是砰砰的。

    青鸾叮嘱那小厮将书房收拾好,这才跟着叶潞城一起回去。

    画像交给叶潞城保管,叶潞城第二天上女学透过矮墙,将画像又给了李传胪。她让李传胪去找牙婆子寻与这画像上女子相似的人来。李传胪见自己未婚妻有事相求。自是义不容辞。他们相识在国子监,早就互生爱慕,这门亲事也是李传胪回家找家中长辈过来求的,两个人算是两情相悦,所以叶潞城交代的事情,李传胪自然跑的屁颠屁颠的。他也不问叶潞城寻这画像上的女子是做什么,反正只要不是找男的,他都不会废话。叶潞城还叮嘱他不可对外人言,李传胪自是一字不差的照办。

    太学和女学之中有不少少男少女是定过亲的,所以隔着矮墙传点东西。不但不会被人耻笑,反而在国子监里面算是一种风流之事,让那些没订亲的人看到甚是羡慕和神往。至于那些没定过亲的,没了那一层关系也都会自持身份,甚少有私相授受的情况发生。毕竟在这里上学的都是京中贵胄,若是真的有所思暮,不如让家里人过去说亲,若是对方有意,便是一段佳话。对方无意,也就不再提及此事,免得见面尴尬。

    “呦,还真有脸了。”叶倾城和叶妙城一进了女学的丁字号书房,就见昨日坐在她们隔壁桌案边的少女阴阳怪气的看着叶倾城笑道。

    叶妙城停住了脚步,有点慌乱的看向了叶倾城,叶倾城却是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拉着叶妙城看到没看那少女一眼径直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听说有人昨天又跑去找了定王殿下了。”那少女假装与旁边的同桌说悄悄话,可惜那悄悄话声音大的全书房的人都能听到。她这边一说,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事情。转头看向了叶倾城。

    叶倾城根本都懒的理她们,打开了书袋,将国风拿了出来。

    倒是叶妙城被人看的有点浑身不自在,她低下了头去。

    “她们在说我。”叶倾城见叶妙城一脸的局促,不由小声说道,“你若是觉得和我在一起实在是丢面子,你大可以坐到别处去。”

    叶妙城闻言慌忙的摇头,她急道,“郡主,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也不是你想的意思。”叶倾城知道她是害怕自己说的是反话。其实她真是觉得如果在这里尴尬的话,让叶妙城挪挪,免得和她一起遭受白眼。

    “我跟着郡主。”叶妙城忙小声说道。

    “那就抬起你的头。”叶倾城缓缓的说道,“你没做错,为何要心虚?”

    叶妙城微微的一怔。随后笑了起来,“是,郡主。”心底也一片释然,她也有点好奇的看着叶倾城,自从她失忆回来,果真是和以前不一样了。若是在以前,哪里有她说话的什么余地。

    在那个家中,她只是庶出,位置不尴不尬的,她母亲也只得了她一人。连个亲兄弟姐妹都没有,没人会帮着她,按照以前的叶倾城那是将厌恶她摆在明面上的,但是她母亲却依然叫她多与叶倾城接触,毕竟叶倾城是郡主。她小心翼翼的跟着,王妃看在眼中,多少也对她抱有愧疚,将来也会替她寻一个好一点的出路。

    所以叶倾城一回王府,她就第一个前去探望。

    “你是我姐姐。不用对我用尊称,我在家里排行第九,你叫我小九九好了。”叶倾城也笑了起来。

    那边的少女见叶倾城不为所动的和叶妙城说说笑笑的,倒是被憋了一个脸红。她得了建安公主的嘱咐,要给叶倾城一些难堪,建安公主与叶妩城是一个班上的,与叶妩城交好,看不得叶倾城那副追着萧允墨跑的嘴脸,平白给叶妩城添堵。她管不得人家家里的事情,所以就想着在女学里面让自己的伴读去排挤排挤叶倾城,最好她能忍不住。大闹女学,这样她就能找到理由去和父皇说,让叶倾城滚回平江王府去。

    女学是她先祖创立的,意在培养出大梁贵女典范,叶倾城又算是一个什么东西。也配混进来,不怕玷污了女学的牌子。

    “我大梁女学素来收的都是京中有礼有节的贵女,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混进来的。”那少女见叶倾城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说道。她说完,她旁边的少女就是掩唇一笑,“人家怎么也是一位郡主。”

    “郡主又怎么了?郡主就能去抢自己姐姐的夫君了吗?”少女不屑的用鼻音一哼,“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人。”

    “那是见的太少了。小妹妹。”叶倾城忽然一回眸,朝那少女一呲牙,她忽然的动作倒是将那少女给吓了一跳。“你叫什么名字啊?”

    叶妙城和叶倾城都算是插班生了,昨天她回家光顾着圣孝仁皇后的事情了,哪里会将那少女对她的冷嘲热讽放在心上。今日坐下来一看,这丁班的同学,她除了叶妙城,其他人都叫不上名字来。

    “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那少女先是一缩,随后挺直了自己的腰背。不屑的问道。

    “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吗?你哪一只眼睛看到我想打你了?”叶倾城微微的一笑,若是她真的想动手,那少女现在已经手脚筋全数给她给挫伤了,哪里还能如此安稳的坐在这里嘲讽她。“你与我同窗,我不过就是问一下你的名字,是你的名字不可告人呢还是你本就心虚,所以怕我报复呢?所以才恶人先告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