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倾城不是圣母,被人欺负到头上也不知道还击。她看得出来现在的局势对她有利,若是她不加以利用的话,那就是她就要给自己写一个蠢字帖在脑袋上了。

    “你!”曾颖见叶倾城居然还有脸皮说话,气得一指叶倾城,“定王殿下乃是与你姐姐指婚的对象,你却跑出来多有纠缠,你昨夜下学之后是不是去了定王府,做出这等没脸没皮的事情,你也好意思站在这里。”

    “你也说了定王殿下乃是与我姐姐指婚的人,那就是我未来的姐夫,我去找我姐夫借书恐怕只是我的家事吧。”说完叶倾城从布包之中取出了那本皇后策出来。“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不是只有皇室宗亲才有的皇后策?我昨日前往定王府,我未来姐夫那边就是为了借书而去的。话说回来,曾颖。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点?”

    叶倾城现在是丝毫都没有留情面,她冷冷的一笑,“不如曾颖与我一起去见见我那姨父,我家的事情,是不是要由你们曾家来管呢?”

    她一句话就将曾颖给堵了回去。

    在场的学子们纷纷看向了曾颖,原本这种事情就是背后说说的,哪里还会有人真的拿到台面上来讲,曾颖也是被气糊涂了。

    “曾颖。女博士是听不下去了,“你当女学是什么地方?是用来泼妇骂街的吗?”她起身指着门外,“你且先回曾府去冷静冷静,等反省好了,再来女学。”

    女博士话音一落。众人哗然,这已经是很重的惩罚了,大家都是有脸面的,若是曾颖就这样被罚回家反省,到了明日就会传遍全京城的贵女圈子。曾颖这一次是吃亏吃大了,更何况她还是败在了叶倾城的手上。

    曾颖也知道自己闯祸了,这下也有点慌神了,刚才还恶狠狠的眼眸之中流出了几分无措的神态。

    “还不快回去!”女博士也是怒极,指着门口毫不留情面的说道。

    曾颖一跺脚,一拧身,就夺门冲了出去。

    “好了,上课。”女博士见曾颖跑了,这才顺了顺气,叫大家翻出国风来,接着昨天的内容继续讲下去。

    曾颖被罚回家的事情到了下课就传遍了女学。

    叶妩城陪在建安公主的身侧,脸上带着几分歉意,“殿下,真的是对不起。因为我的事情,倒叫殿下的伴读为难了。”

    “无妨。”建安公主微微的侧目,看向了挂着丁字号的书房,没见到传说中的叶倾城出来,“你妹妹倒是有点本事。”她轻轻的说道。

    叶妩城的脸上一热,“她有人教。”

    “倒是和以前你讲述的叶倾城不一样了。”建安公主回眸略扫了叶妩城一眼,叶妩城微微的垂下头去。“今日下学。我就去看看曾颖。”

    “不必去了。”建安公主摆了摆手。

    “为何?”叶妩城不解的问道。

    “有勇无谋,被一个叶倾城三言两语就能打发了,即便她再是什么神童又有什么用?”建安公主轻蔑的一笑,“这样的伴读。不要也罢。留着也是丢本公主的面子。”

    叶妩城不敢言语,只能将头垂的更低,“都是我的错。”她说完眼泪就掉了下来。

    “行了。”建安公主微叹了一声,拉起了叶妩城的手。“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就是这样的性子才显得叶倾城那般的跋扈嚣张。就连本公主都看不下去了。曾颖的事情是她自己蠢,也和你没什么关系。有这件事情倒也不错,本公主倒要看看叶倾城还有点什么本事。你都已经和六哥哥订亲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不用和本宫书讲什么客套话。本公主自是会向着你的。”

    “还好有殿下,有六姐,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过下去。”叶妩城虽然收住了眼泪,眼眶依然还是红红的。叫建安公主和叶潞城看了都是心底怜惜的紧。

    “公主说的是,总要办法能治的住她的。”叶潞城也过来劝说道。

    叶妩城一副娇弱温顺的样子,素来都讨了很多的好处,她与建安公主又是相熟的。好指婚给定王殿下,所以在女学之中,她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她学问好,琴棋书画样样都精。人也谦和,倒是解下不少善缘。

    叶妩城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学之中的学子个个都有家世背景,她自然是要左右逢源,没准什么时候就能用的上。

    除开了曾颖的风波之后,这一天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傍晚下学,叶倾城和叶妙城一起朝外走,叶妙城紧张的一直抓住叶倾城的衣袖。就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又被她给溜出去了。

    “你不用怕,今天我不会诳你的。”叶倾城见叶妙城一副紧张的要死的样子,笑着说道。“我保证。”

    “王妃叮嘱我叫我看好你。”叶妙城哪里敢有半点松懈,“我可不敢放手。”

    “好好好,那你就抓着吧。”叶倾城笑道,叶妙城不会以为她扯着自己的衣袖,自己就跑不掉了吧?她想从秦韶。萧允墨手底下跑掉比较难,但是从叶妙城手下跑却是很简单的事情。

    “叶倾城。”她们姐妹还没到门口的时候,听到有人叫叶倾城的名字,叶倾城停住了脚步。与叶妙城一起回眸,就见黎箬从后面追了过来。

    “黎箬。”叶倾城对她有点好感,毕竟她的身手看起来比较矫健,走起路来也与一般的大梁贵女不一样。叶倾城朝她一拱手。

    “今日你说的很好。”黎箬对叶倾城爽朗的一笑。她在女学之中也挺受排挤的,她是从大漠回来的人,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几分男子的爽利之气,所以在一堆娇滴滴的贵女之中就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况且她的身量年纪也比丁班的人要高要大,平日里大家对她都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她的心底也曾不高兴过。要不是因为这是陛下下旨叫她来的,她是真不愿意踏入这里,还不如去校场骑马射箭来的爽快自然。

    今日叶倾城的表现真的叫她眼前一亮,她之前不在京城。所以对叶倾城之前的事情即便有所耳闻也听的不多,如今看到叶倾城的举手投足之中也带着几分豪爽之气,当时就喜欢上了。于是下学她主动过来叫住了叶倾城。

    “多谢。”叶倾城朝黎箬也笑了一笑,“你的身手很矫健啊。”

    “和父亲在大漠学过一些。”黎箬笑道。“对了,你若是喜欢骑马的话,记得来找我。我黎府之中有几匹好马。”

    “真的吗?”叶倾城眸光就是一亮。

    “你喜欢?”黎箬只是客套一下,却没想到叶倾城真的有兴趣,顿时她也觉得很高兴,这边的贵女说的东西她都不会,她会的,这边贵女都不感兴趣。却没想到无意之中遇到一个叶倾城与她有点臭味相投的感觉。

    “喜欢。”叶倾城难道见到一个对她没有什么偏见的人,自然是心底高兴。一把就握住了黎箬的手,黎箬也不觉得叶倾城唐突,“好啊好啊。明日下学之后,我邀请你来我家做客可好。”

    “自然是好的。”叶倾城忙不迭的点头。“我今日回去就禀过我母妃,明日一定赴约。”

    “那这位……”黎箬只顾着和叶倾城说的开心了,这才发觉自己忽略了站在叶倾城身边的那名漂亮的好像画上人一样的少女。

    “我妙城姐姐。”叶倾城介绍道。

    “我知道。夫子说过。”黎箬看向了叶妙城笑道,“你愿意去吗?”

    “郡主去,我就去。”叶妙城咬了一下唇,点了点头。

    “那好。一起。”黎箬很开朗,回京城这么久了,能交下一个朋友真心不简单。她也拍了一下叶妙城的肩膀,她的力气极大,差点没将叶妙城一巴掌给拍地上去,倒是叶倾城适时的捞了叶妙城一把。

    叶妙城的小脸一红,心道这人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难怪曾颖今天几乎是被她给拎回来的。

    曾颖在家中哭的昏天黑地的,曾夫人也是着急,这女儿是她的心头肉啊,平日里容不得受半点委屈的。今日哭着回来,她就知道不好了,问曾颖,曾颖又不说话,急得曾夫人忙派人去女学里打探消息。

    她这边才将事情的始末打听清楚了,宫里就下了一道圣旨过来。

    圣旨说的委婉,只说是曾颖的年纪太小,在女学之中只在丁字班中,与建安公主所在的乙班相差甚远,所以姑且暂缓曾颖替建安公主当伴读的事情。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曾颖得知了这道圣旨之后,急火攻心,竟是一下就晕了过去。

    曾大人觉得奇怪,就和来宣旨的太监打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宣旨太监只是含混的说了几句,曾颖得罪了洛城郡主,也惹的建安公主不悦。

    曾大人一听冷汗就冒了出来。

    他也顾不得女儿才从昏迷之中被人唤醒,劈头盖脸的就让她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再说一遍。

    曾颖现在知道厉害了,不敢隐瞒,将事情的始末简述了一遍。

    曾大人听完就长叹了一声,“你这个傻丫头啊!光会读书又有什么用!你强出头,得罪了洛城郡主,即便是今日你赢了,建安公主也不会将你放在身边啊。你怎么就不想想,洛城郡主背后是谁的力量?建安公主不过就是利用一下你罢了。这事情你若是做的漂亮,倒也罢了,偏生你还被洛城郡主反将一军,建安公主若是还将你带在身边,不就是摆明与洛城郡主为敌吗?你也不想想洛城郡主的亲姨母是谁!”

    曾大人一番话将曾颖说的顿时脸如死灰,人也委顿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