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皇家校场在燕京城的郊外的燕山脚下,离着燕京城大约还有二十里路的样子,女学丁班的学子们一大早就兴冲冲的赶来,手里拎着包袱和食盒。因为路程比较远一点,所以中午是要在校场用餐的。

    叶倾城和叶妙城也都如同同学一样拎着食盒和装有骑装的衣衫进来,黎箬却表现的没有其他人那么兴奋。毕竟她早就看过国子监养的那些马了,拉出去到校场也不见得就能比在国子监的马厩里精神,照他们家后院的那些战马比起来,真的是差的太多了。

    女学的博士们在书房里和大家说了一些安全上的注意点,就带着大家坐着女学的马车朝皇家校场出发。

    秦韶不耐的等候在校场的正门之前,他的手按在腰间的绣春刀上,在校场门前来回慢慢的踱步。

    远远的听到马蹄声传来。秦韶抬起眼眸看向了官道上,几日晴好,官道上被马车的车辙撵出了烟尘滚滚,看着倒是挺尤气势的。

    “秦大人。国子监的学子们都来了。”校场的兵卒对秦韶一抱拳,他们每年都要迎接国子监的学子们来骑马射箭,对这些都是习以为常的,只是对每年的新学子都抱有一点点的好奇。

    当大头兵的平日里也没什么乐趣。也就是国子监女学里面那群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们来了,还能给他们增添点话题。

    国子监的马车在校场门前停下,太学的马车在前,今年的新学子们先下了车。女学的马车在后,也跟着缓缓的停下,女学的学子们早就忍不住透过马车的车窗看了过来,等马车停好之后,她们也都迫不及待的等国子监的仆役们放下下车蹬。下了车。

    这些平日里在家里走几步都需要侍女们搀扶着的娇滴滴的小姑娘,到了这里,倒是一个个的都勇敢的跳车了。

    太学的学子们不住的朝那群从马车上下来的如花一样的少女看去,那二十多名少女一个个的都穿着粉色的定慧衫,如同春日里开的最盛的桃花一样,新鲜娇艳。她们下车后见太学的学子都在看她们,有的娇羞的垂下脸避开他们的目光,有胆子大的则一一的瞪回去。

    叶妙城就稍稍的缩了缩身子躲在了叶倾城的身后。

    “他们太无礼了。”她的双颊绯红,有点不悦的说道,“怎么能如此盯着看呢?”叶妙城对叶倾城说道。

    “傻瓜,那是因为你漂亮啊。”叶倾城丝毫不以为意的哈哈一笑,“不然的话,他们干嘛看你呢?”

    叶妙城暗扯了一下叶倾城的衣袖,嗔道,“郡主不要乱说。”

    “你这么害羞,这不知道你貌美的名声是怎么传出去的。”叶倾城低声说道。其实她想问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叶妙城是王府庶女,平日里不会出门,打从叶倾城到了京城之后就见叶妙城几乎足不出户,一个足不出户的十几岁少女。美艳之名却满京城皆知,若不是叶妙城自己出去抛头露面就是有人在刻意替她宣传。

    叶妙城听了叶倾城这句话之后脸色稍稍的有点难看。

    “那是叶潞城说的。”叶妙城有点不开心的说道,“等回去我再告诉你事情的始末。”

    “哦。”又是叶潞城?叶倾城点了点头,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太学的学子里面也有不少八卦的人士。男生嘛,凑在一起不就是谁家的小姐漂亮,谁家的小姐生的五大三粗的。他们早就听说过叶妙城的名头,自然也知晓叶倾城的恶名,所以等叶倾城和叶妙城下车之后,够头看她们两个的人最多。

    叶妙城浑身不自在,叶倾城却是无所谓,她挑着眉梢就瞪了回去。

    看几眼又不会怀孕。要看就看,但是别交头接耳的,她用目光警告他们。

    女博士和太学的博士们清点了一下人数,就让大家安静下来。

    秦韶深吸了一口气,甩开步子走了过来,在大家的面前站定。

    秦韶人生的俊俏,身形修长秀丽,眼眉之中带着几分疏离清雅的气质,他的容颜更是姝丽冷艳,甚至比女学之中许多女子还要艳丽几分,不过他给人的感觉上有带着几分肃杀之意,这种反差倒给了他另外一种难言的魅力在其中。他挺直的身板彰显着他清正之态。一个男人生的比女子还要美艳,但是却依然存有男子的英气,说的便是秦韶了。

    所以秦韶一出现在女学学子的面前,顿时就将这些姑娘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他那身深蓝色的飞鱼服在阳光下益发的显得深沉,右肩上盘绕着的五彩龙鱼亦反射着阳光,带着一种瑰丽的色彩。

    叶倾城不是第一次见秦韶了,但是看着他走过来的时候,还是默默的发出了一声赞叹。太帅了。她对制服帅哥完全没有半点抵抗力啊。

    叶倾城双眼冒着粉色的泡泡看着秦韶,秦韶的目光亦扫过叶倾城,眉心不自觉的就是一皱。

    她那是一幅什么表情?

    他的心底不悦,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不光是叶倾城,就是其他的女学姑娘们也都发出了不同的赞叹声,甚至有人脸都红了起来。

    男学子们却是对秦韶多多少少的起了一点敌意,出于雄性动物的本能,见到比自己漂亮的男人。排挤和不待见是正常的。他们看他身上穿着的是锦衣卫千户的服饰,也不过就是一个四品的官,所以多有点不屑的意味在其中,当场就有人叫了起来。“不是说教我们骑射的是进军总都统毛大人吗?怎么换成了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千户了?”

    秦韶闻言心底的不悦更浓了几分,他本就不想来,被都指挥使大人逼着来教这些半大的毛头小子和毛丫头,如今还没开口说话就直接被人嫌弃了。

    叶倾城一听,心底不乐意了,谁叫她是耿直的锦衣卫控呢。

    “锦衣卫怎么了?”叶倾城抬眸朝那个嫌弃秦韶的人瞪了过去,“难道说教授人骑射之技艺也要分官职大小的吗?难道不是以武艺见长者居上吗?”

    “锦衣卫千户的武艺又怎么能与禁军总都统大人的武艺相提并论?便是官衔上都差了许多。”那少年不屑的朝叶倾城看了过来,话一说出口,就发现刚才顶撞自己的人是洛城郡主,他的脸色就有点不好了,这话都说出去了,又收不回来。他也有点尴尬。

    “那你的意思就是在场所有的博士们学问都没有翰林院的大人们好了?他们在官衔上有相差。”叶倾城哼了一声,“术业有专攻,难道说博士们的学问不足以教授你吗?”

    那少年被叶倾城的话给噎了一下,他有点慌乱的看向了各位博士,知道自己话中的漏洞被叶倾城给利用,说的在场所有的博士都朝他侧目了。

    他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本来不想和叶倾城争辩的,现在也不得不争一下了。“你太胡搅蛮缠了。”

    “我怎么胡搅蛮缠?只是按照你说的逻辑来说的。”叶倾城顶了回去。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那少年被叶倾城顶的恼怒,口不择言。一句话出口,惹的全女学的学子和女博士都朝他瞪眼。他心底就更是慌了,一张还算俊俏的小脸憋的通红。

    叶倾城见他那副样子就朝他轻蔑的笑了笑。“你啊,还是好好的回去再读读书吧。什么叫尊重人,你一点都没学会。”叶倾城说完就看向了秦韶,“秦大人。你只管教就是了。我相信你教的一定不会比毛大人差的。”

    秦韶显然有点愣住了。

    他从来没想过叶倾城会替他说话。

    这还是他认识的叶倾城吗?

    不过这里人多,也不是他探究的时机,他轻咳了一声,“在下乃是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秦韶。奉锦衣卫都指挥使李大人之名前来代替禁军总都统毛大人教授国子监的各位新学子骑射功夫。”

    “行弟子礼。”国子监的博士与女博士异口同声的说道。

    在场的国子监新学子,无论男女皆拱手对秦韶行礼。

    秦韶被这突如起来的一礼弄的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上一世他是靖国公府三子,身体又不是太好,所以没进国子监和太学。这一世,他重生归来,恰逢父亲与大哥战死殉国,他要求进入锦衣卫,也没入过国子监。所以对国子监不甚了解。

    他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回礼。

    “行过弟子礼,以后你们要管秦大人叫秦师傅。”国子监的博士们又同时对学子们叮嘱道,“见到秦大人要以弟子的身份自居。言行举止中要透着敬意。”

    “是。”国子监的学子们再度应道。

    “哇,有这么帅的师傅,真是叫我学什么都乐意啊。”叶倾城压低声音对叶妙城说道。

    叶妙城红着脸,“郡主不要乱说,小心被人听去。”

    “怕什么。咱们声音这么小。”叶倾城对叶妙城窃窃私语到,“我现在说话除了你,还有谁能听道?”

    黎箬在一边小声说道,“我听到了。”

    “你走开。”叶倾城嫌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