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有人在里面?

    国子监的书斋分两层,下一层若是得到博士们的允许,国子监的学生们是可以进去借阅书籍的,但是国子监的二层则是严禁学生进入,即便是博士们没有相应的令牌也是不被允许进入。

    这么晚了,在里面倒腾东西的不是贼的话,那么目的就和她一样,想要查看其中的书籍。

    只是普通的贼会这么费劲的跑到国子监的书斋里面吗?外面守卫那么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除非里面有特别吸引人的东西。

    叶倾城打听过,国子监书斋里面最值钱的古籍也就是圣孝仁皇后留下来的手稿了。

    难道是有人来偷手稿?艾玛。叶倾城猫下了腰,缩在了一个窗角的暗处,要是手稿被人偷走了,那她还混个什么劲啊。

    她从悄然的拿出一块黑色的帕子将自己的口齐遮蔽住。这衣服也是她让素和专门做的,样式类似于骑马装。但是比骑马装还要简单,利于行动,布料的颜色也是纯黑色,隐匿在黑暗之中,很难被人发现。

    她用匕首轻轻插入窗户的缝隙之中。朝上一挑,将挡在窗户里面的窗栓给悄悄的挑开,随后慢慢的拉开了窗户。

    等叶倾城拉开了窗户这才发现有人在里面给窗户上罩了一层黑布!这样即便有人从书斋外面走过,也不会看到书斋里面透出光来。

    她动作稍稍的停顿了一下,仔细的听了听里面。依然有很轻微的响动传来,似乎是翻书的声音,与刚才没有什么异常,也就是说大概里面的人还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不过她还是很小心的用匕首挑开了黑布的一角,这个时候巡逻的侍卫还没到这里。所以她不怕里面的光露出来被外面的人看到。

    她在暗处,里面的人在明处,所以叶倾城透过那一点点被挑开的缝隙很清楚的看到了书斋里面的情形。

    里面树立这一排排高大的书柜,倒是有点像在现代图书馆的样子,书籍也分门别类的放的十分齐整,里面有人点了一只蜡烛,一个身材略显的高大的人背对着窗户正在第三排的书架前翻看着一本书。

    他也穿着黑色的夜行衣,黑巾蒙面,叶倾城正努力的想要看清楚他手里拿着的书的封面的时候,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然抬眸朝窗户这边看了过来。

    糟糕!叶倾城自问动作已经十分的轻,没有什么声息,是怎么被发现的?她飞快的抽回了匕首,三十六计走为上!

    她起身刚要跳下书斋,就感觉到身后一股劲风袭来。叶倾城腰一拧,躲过了那人袭来的掌风,掌力擦着叶倾城身侧而过,拍在了二楼的栏杆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咔哧声。

    叶倾城的心骤然一颤,这掌力要是没躲开,拍在她的身上,她那小身子骨非要被拍下二楼变粉碎性骨折不可。

    古代人一个个的都开了外挂,不带这样玩的!

    那人见一击不中,还要来第二击,叶倾城已经如同泥鳅一样从他的腋下钻了回来。那人显然没想到叶倾城的胆子这么大,不但不朝外跑,反而朝他这边钻了过来,无奈第二掌已经发出,眼睁睁的看着叶倾城溜到了他的背后,竟然钻入了书斋之中。

    他马上收掌也跳了进来。

    叶倾城油滑。手按在了书架的边缘。

    “你要是敢再动我。我就推翻书架。”叶倾城故意压着声音威胁道,“好像你进来的也不怎么光明正大,我若是走不掉,你也别想那么轻易的就出去。这书架一倒,会带倒一大片。到时候动静大了,你也知道外面的守卫并不少。”

    那人露在面纱外面的眸光闪了闪,警惕的看着叶倾城。

    “你待如何?”他也压低了嗓音问道。听声音还挺年轻的嘛,叶倾城微微的一勾唇。

    “我不想惹麻烦。”叶倾城小声说道,“相信你也不愿意,不如这样,你先走,我断后。出了这屋子就分道扬镳,谁也不耽误谁的事情,你看如何?”

    那人轻笑了一下。利落的说道,“好提议。”

    “爽快。”叶倾城也一笑,不过浑身肌肉却是没有一点放松的趋势。

    和这个人打,或许招式上她并不会吃亏,但是古代人习武与现代人不一样,刚才那一掌的掌力,就代表他武功不错,和古代人拼内力,她显然就站在下风了,所以就只有拼脑子了。这书斋之中布满了书架。地方狭小,他的身材高大,在这里施展起来又不碰到书架弄出声音来被外面的侍卫发现,自然是限制诸多,而她自己则不一样了,身材娇小轻盈,在这种地方灵巧的优势就显露了出来,而已叶倾城选择铤而走险,送自己入虎口,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如果她刚才选择跳楼,那情况就会糟糕很多,那人若是空中给她一掌,没准她现在就已经变成肉饼贴在地上了。

    那人手指一曲,对着叶倾城一弹,叶倾城早就有防备身子朝书架后面一闪,躲在了书籍之后,他的指力打空,噗哧一下打在了侧边的书架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这位少侠,这么不守信用。”叶倾城用力一推书架。顿时将书架推的摇晃起来,“那咱俩就抱着一起死如何?”

    “失误。”那人见叶倾城也不是开玩笑的主儿,忙说道,“我走就是了。”

    说完他真的飞身跳出了窗户,只是在临走的时候一把撤下了挂在窗户上的黑布,然后回头对叶倾城恶劣的一笑,“希望你能跑的掉。小丫头。”

    说完他就飞身跃下了二楼。

    卧槽!叶倾城忍不住骂了一声,忙不迭的朝另外一个方向跑,绕过了两排书架才将那边放置着的蜡烛吹灭。

    可是她的动作还是慢了些许,巡逻的侍卫恰巧转过了一个花门,走到书斋的另外一侧,见到二楼居然亮光一闪而灭,顿时就警觉了起来。

    “楼上有人!”

    “什么人!”

    “有贼!”

    楼下顿时纷纷扬扬的吵闹起来。

    叶倾城恨的咬牙切齐的,飞快的从窗户跳了出去,好在她之前对整个国子监的地图已经烂熟于胸了。所以现在不至于慌不择路。

    叶倾城一边东躲西藏的跑,一边暗自发狠,要是被她找到刚才阴她的那个人是谁,她一定将满清十大酷刑中的一个在他身上用一次。

    “别让那贼跑了!去放灵犬!”身后有侍卫追了过来,叶倾城仗着自己的身子的灵巧,迅速的窜到了后院,蹬着假山,翻过了国子监后院的高墙,纵身跳了下去。

    她之所以迟迟不行动也是在悄悄的锻炼着身体。这幅身体毕竟之前是娇生惯养的,而且还摔断了腿。她不光要让腿伤完全康复,也要恢复一下腿部的肌肉力量,不然就这么冒冒失失的跑来国子监偷看书,不被抓才怪。她的身子轻,又经过了几个月的恢复训练,现在跳下一层搂那么高的高墙,已经不是什么困难的的事情。

    叶倾城的身后传来了狗吠声,叶倾城暗叫了一声不好,妈蛋!古代人太阴险了!居然放狗!

    圣孝仁皇后啊,你有必要这么坑很可能和你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后生晚辈吗?

    叶倾城在皇后策里面读到过圣孝仁皇后曾经教授过如何饲养和训练灵犬用来追踪猎物和找寻东西。这特们的,叶倾城显然没想到国子监里面居然也养了这种所谓的“灵犬”。

    这下坑爹坑大了。

    她原本还想着朝暗处跑,能轻易的将那些侍卫给甩掉。

    现在有狗来追她,她跑多暗的地方也会可能被追出来。

    叶倾城的心头灵光一闪,拔腿就朝铜帽子胡同跑去。

    那边是大梁有名的花街柳巷了。狗对气味敏感,而花街柳巷之中充斥着各种浓重的脂粉味道,相信灵犬就是到了那边,大概也有点蒙圈。要是运气好的话,她会很快甩掉追踪她的尾巴。

    好在她也熟记了大梁燕京城的地图。知道铜帽子胡同就在国子监右侧两条街的位置。

    身后总是传来狗叫声,叶倾城跑的真有点像吐血的节奏,这悲催的穿越人生,居然跑到古代来被狗追!

    夜间的燕京城,绝大部分都陷入了沉静之中,唯独这铜帽子胡同却是歌舞升平,车水马龙。

    叶倾城久闻这里的大名,只是平时碍于她郡主的身份,所以就连这条街都不回来,而现在,她却被狗给追了过来。

    这里说是一条胡同,道路却是不比朱雀大街窄多少,临街垂下各种灯笼招牌,红红的,将整条街都映的红彤彤的亮。

    古代人的红灯区啊,果然门口挂着的都是一串串的红灯笼,叶倾城炯炯有神的想着,一溜烟的窜入了一个看起来人特别多的院子里。

    国子监的侍卫们带着灵犬,追到了铜帽子胡同口,那些灵犬就开始打转了。

    侍卫们看着铜帽子胡同里面人来人往,摩肩接踵的情景,也知道人一进到这里面,就真的难以被找到了。

    无奈,他们也只能摸摸齐子,自认倒霉的带着灵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