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真是叶倾城!

    秦韶只觉得自己的发根一立,一股莫名的怒意骤然腾起,他怒极反笑了起来。这人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居然穿成这样跑来这种地方!她现在才多大?就朝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钻。看来他上一世对她还是不够了解。

    “你又是谁?”秦韶一转眸,摆出了一幅我不认识你的样子,“你只管去报官好了。”他转眸对老鸨说道。

    等老鸨报了官,叶倾城夜探万红阁的事情就会马上闹的满城风雨,就是一人一口口水,也能将她给淹死。即便他被人质疑,也只需要推脱说夜晚光线不明,看不到叶倾城的脸,更不能相信堂堂一个郡主居然在半夜不睡觉跑出来逛花楼。看到时候即便平江王府对他有什么怨恨。也不敢拿到台面上来说,是人大概都想不到洛城郡主会穿成这样,出现在这种地方吧。

    况且她还带着面纱。

    “慢着。”叶倾城见秦韶是完全半点情面都不讲,心底也是一怒,她站了起来,对那老鸨大吼了一声。

    老鸨原本已经是想去叫人报官了,被叶倾城这么一吼,倒不知不觉的站住了脚步。

    这小丫头的气势很足啊。

    “你不认识我?”叶倾城一把揪住了秦韶的衣襟。将脸凑了过去。

    秦韶冷笑着垂眸看着自己被揪住的衣衫,“我为何要认识一个贼?”

    “也对。”叶倾城见他这么说,便已经知道他的意思了。她这人就是这样,心底生气,也就会有点想要捉弄人的心思。“秦大人不肯在这种地方相认,难道是因为身负机密事件需要处理,怕连累到我,所以才不肯与我相认是吗?秦大人,您对我还真的是体贴呢。倒是我错怪了秦大人了。”叶倾城笑着放开了秦韶的衣襟,还十分体贴的替他抚平了

    “什么?”秦韶脸上的冷笑微微的一滞,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胡扯。”他低声呵斥了一声,抬手挡开了她在他前胸乱摸的手。比起前一世,这一世的叶倾城倒是更“豪放”了,不过一样的叫人生厌。“去报官。”他对老鸨说道。

    “好啊。报官就报官。”叶倾城也豁出去了,挑眉对秦韶说道,“只是秦大人就没觉得自己的腰牌丢了吗?我自从拿着秦大人的腰牌,嘿,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一口气都能爬六层楼。秦大人的腰牌还真的是好用的很。不如我找人多打造几枚这样的腰牌放在大街上沿街叫卖,包治百病。亦或者我将秦大人的腰牌拿去炫耀一下,弄个拍卖会什么的,价高者得,秦师傅的腰牌因该挺受欢迎的。”

    秦韶的脸色微微的一变,抿唇不语,他的瞳仁骤然的紧缩,变得幽深冷寒,带着一股如山的气势。朝叶倾城压了过来。

    叶倾城见他被激怒了,自己的心气也就顺了,她巧笑倩兮的看着秦韶,对他眼眸之中投射出来的肃杀之意丝毫不在意。

    “你想打我啊?”叶倾城故意将脸朝秦韶那边凑了凑。一副很欠打的样子,“你不敢。”她的话语也十分的欠打。

    秦韶的手在身侧紧紧的捏成了圈,星眸危险的眯了起来。

    “还想要报官吗?”叶倾城笑问道。她的笑容带着春日一样的明媚,眼眸如丝,天生一副媚眼的叶倾城,这样笑起来,眼光之中透着几分大胆的挑衅意味在其中,却还带着一丝暧昧不明的魅意。

    秦韶十分厌恶这样的眼神。前世他就是被这样的眸光所吸引着,才一步步的踏入沉沦。现在的叶倾城也不过才十三岁的年纪,若是再被她长上两年,这眸光之中的感觉便是更勾人的了。

    老鸨在一边已经看呆了,饶是她跑江湖跑码头跑了那么久,也愣是没分辨出秦公子和这位身穿黑色衣服的小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她浸淫欢场多年,还是看出这位小姑娘的身份应该不低,她的气质斐然。年纪小小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不是什么小门小户能培养的出来。听他们对话,大约也是认识的熟人,只是秦公子对那姑娘很是不喜。老鸨知道秦韶的身份,连锦衣卫千户都不敢动手的人,她更是惹不起了。

    老鸨心思的也是转的快,京城之中卧虎藏龙,走到街上随便撞一下。没准撞的就是一个皇亲贵胄,她还是不参合这种糟心的事情了,反正她也没什么损失,犯不着去得罪权贵。以后秦公子倒是拍屁股走人了,她可是还要在这地头上将生意做下去。

    老鸨讪笑了一下,“我去看看如烟姑娘怎么还不来。”唉,他们那种身份的人争斗,她这个小老百姓还是赶紧闪开这个战场,免得遭受无妄之灾。

    “不必了。转告如烟姑娘,让她安心的在这里在等待几日。”秦韶冷声对老鸨说道。”还有,借用一下你的这个别院。“

    “是。奴家不会让其他人过来打扰二位。”老鸨马上脚底抹油跑了出去。将这小别院留给了秦韶和叶倾城。

    “郡主”秦韶冷冷的开口,处于礼貌他还是拱手行礼,“请归还卑职的腰牌。”

    “你不是不认识我吗?”叶倾城的眼底升起了几分胜利的笑意,那一抹笑意让她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秦韶的眼眸别开。不想再去看叶倾城。现在的她,外表还是那样的明艳美好,如果她的性子和名声再好一点,只怕被她这副皮囊蛊惑,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贵胄公子会多如过江之鲫。

    “卑职刚才一时没有看清楚郡主的容貌。”秦韶垂眸说道。“望郡主见谅。”

    夜风一过,叶倾城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她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浑身都凉透了。

    “我要回去了。腰牌也不是不能还你,不过秦大人,咱们今天晚上没有见过面哦?”叶倾城揉了揉鼻子说道。

    “郡主为何到此?”秦韶也没应允下来,只是缓声问道。

    “如果我说今日被秦大人救了之后,就生出了对秦大人的爱慕之心。所以追踪着秦大人到此的。秦大人会不会信?”叶倾城眼眸一转,笑问道。

    秦韶周身的气息骤然变冷。

    “好了好了。”叶倾城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气到他了,她刚才心口的气也就平了,“这话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不过,我不问你与那如烟姑娘是什么关系,你也别问我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了。反正今晚咱们就没见过面就对了。你若是答应,我就将腰牌还给你。”

    青年的长睫低垂,沉默了片刻。随即清朗的声音在叶倾城的耳边响起,“好。”

    “爽快人!成交。”叶倾城抬起手,见秦韶没有反应的看着她,她讪笑了一下,将手又放下,不是在现代,不会有人和她握手的。她只是习惯使然,倒是不经意的流露出了在现代的举动。

    “那我就不打扰你见如烟姑娘了。”叶倾城说完就转身想走。走出去两步,忽然想起了自己腰间香囊之中带着伤药。

    她本就是想买了送给秦韶的,如今见了面了,倒不如直接给他。

    叶倾城低头翻了一下香囊,香囊已经湿透,收口的绳索有点紧,她用力扯开,取出了里面的瓷瓶子。还好瓷瓶子的木头塞子塞的很牢靠,里面的药粉还是干干爽爽的。

    “这药是我特地买来送你的。本来想我进不去你家的大门只能作罢,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大概是我们有缘分。”叶倾城拿着瓷瓶子转身回来,在秦韶的面前停住,将药瓶子塞到了他的手里,“多谢你今天救了我一次。你的手臂是受伤了对吧。那时候那么多人围着我,我也挤不出来。我知道这是多此一举的事情,你家肯定有好药,不过你家的药是你家的,这是我感谢你的心意,希望你能收下。”

    叶倾城说完之后,便不再去看秦韶的表情,而是转身,助跑,三下两下的就爬上了墙头,随后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秦韶直到叶倾城没了踪迹,这才收敛回自己的眸光。

    她真的是叶倾城?上一世的叶倾城那是绝对的娇滴滴的郡主,而刚才叶倾城那一手干净利落,一气呵成,秦韶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几次与叶倾城接触下来,她都给他一种不再是前世那个人的感觉,可是,他却又看不出叶倾城身上带着与他同样是重生的迹象。

    虽然他看到她的时候心怀之中依然是满满的厌恶之情,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是在这一份厌恶和抵触之中也生出了几分探究之意。

    直到叶倾城的身影消失了良久,秦韶才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

    他举步想要离开,却发现自己的手里被她强行塞了一个瓷瓶子。

    伤药?呵,专门替他买的?他本就不应该信她说的任何话,但是在刚才她将瓷瓶子硬塞到他手里的瞬间,他似乎真的有点信了呢。

    信如何?不信又如何?

    他也不会对她再产生什么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