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孤狼,孤狼,猎鹰呼叫孤狼,猎鹰呼叫孤狼,听到请回答!”330国道,一辆改装重卡,以堪比动车的速度在疾驰着。耳边听着对讲机中熟悉的喊话,萧寒的嘴角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

    “沈岳,你这是何苦呢,我这次违反规定截留任务物品,已经被定性为叛徒,你给我提供情报,早晚也会受到牵连的。你是龙魂的组长,前途无量,为了我值得么?”男儿有泪不轻弹,萧寒却已经泪流满面。

    “少屁话,说的基情四溢,你不会留马尿了吧。”一段时间的沉默后,对讲机另一头传来男子的咆哮声。

    “哈哈,马尿?我是谁,龙魂地组孤狼,我会流泪?”萧寒一边脚踩油门,一边放声狂笑。暮然的,对讲机那头传来了沈岳略带严肃的声音:

    “萧寒,你在神农架麒麟山到底发现了什么?在龙魂这二十年都忍了。用不了二十年,你就能进入天组,到时候你想报仇谁敢拦你。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让你选择背叛龙魂?”

    萧寒握着方向盘的手猛地一紧,目光看撇了一眼挂在脖子上的玉坠,声音低沉,充满恨意:

    “能让我报仇的东西!”

    轰!

    一声巨响传来,萧寒只觉得全身猛的一阵剧痛,只来的急看到身下塌陷的地坑最后一眼,便失去了意识。

    ……

    好滑,好软…

    迷迷糊糊间,萧寒觉得自己握住了什么东西,下意识的捏了几把。

    “嗯…寒少!”娇媚的低吟声在耳边想起,萧寒睁开双眼。站在萧寒身前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少妇身上只是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一脸慵懒的媚意,雪白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透着水润的光泽,略带湿意的披肩长发轻轻垂下,骚动着萧寒放在她胸口的手上。

    “寒少……”美艳少妇间萧寒看着自己发愣,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得意之色,低声柔柔的娇嗔了一声。

    “柳若涵!”眼前着香艳的一幕,却仿佛一道惊雷在萧寒的脑海中炸响,无数纷乱的记忆碎片在萧寒的脑海中交织。有时是酒吧宿醉,有时是绝境逢生。

    “寒少,你怎么了?”美艳少妇柳若涵见到萧寒的模样也吓了一跳,眼前这位可是天都萧家的大少爷,虽然是即将失宠的那种,可毕竟还没有失宠不是。自己接到的命令只是勾引他,让他无法参加明天的高考,要是萧寒真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了事,就是身后那位也保不了她。

    “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间,几几年几月几号?”萧寒没有理会柳若涵的担心,急切的问道。

    “今天是10020年10月13号啊,寒少,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奴家还等着你呢!”柳若涵心中咯噔一下,一边装作若无其事,一边握住萧寒的右手,放在了自己高耸诱人的胸部。

    “20年,20年……”萧寒愣愣的重复着这句话,看着自己放在柳若涵胸前,没有一点老茧的右手,重生两个字闪电般的划过脑海。

    重生了!萧寒竟然从10043年,重生回了10020年。

    那一年,萧寒刚刚17岁,那一年,萧寒正面临高考,那一年,也是一切悲剧的源头。

    萧寒出声在天都市一个大家族中,也算是名副其实的二代一族。萧寒的父亲体弱多病死得早,母亲又在自己出生后不就便失踪了。萧寒的爷爷觉得愧对这个孙子,因此对萧寒异常溺爱。因此萧寒的童年,就是纨绔子弟的败家史。

    而这一切的改变,就是从萧寒十七岁开始的。那一年萧寒的爷爷病重昏迷。没有了爷爷的庇护,纨绔败家的萧寒很快成为了家族嫌弃排挤的对象。家族经过讨论最终决定给萧寒一次考验机会,只要萧寒能够在高考中拿出个好成绩,就继续留萧寒在家族里。相反,则将萧寒逐出家族,断绝一切经济人脉的支持。

    前世的萧寒对此一无所知,虽然因为从小聪慧,考试成绩一向不错,却因为吊到了一个绝美少妇,被对方的丈夫找上门来,耽误了第二天最重要也是最擅长的语文和数学考试。

    考试失利,萧寒被逐出家族,资金冻结,又被人蛊惑染上毒瘾。若不是遇上沈岳被吸收进了龙魂,萧寒恐怕连个乞丐都不如。直到数年后,才知道对方是被人雇佣给萧寒下了套,目的就是让萧寒无法参加明天的高考。

    “寒少,快点么,人家都等不及了!”

    柳若涵见到萧寒始终不为所动不由得有些着急,想到那人的吩咐,一咬牙伸手将浴袍解了下来。雪白丰腴的身体向着萧寒靠了过来,一双雪白的美腿,更是直接缠上了萧寒的身体。

    “滚!”萧寒目光微冷,一把推开了缠在身上的柳若涵。

    怎么会?

    柳若涵不由的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望着萧寒。刚刚还色眯眯打量着自己,勾勾手指便跟自己上来开房的萧寒,竟然转眼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难道刚刚酒水里下的不是激发**,而是降低清醒凝神的药。

    “给你一分钟时间,穿上衣服滚,不然萧天赐能做到的事情,我同样可以!”

    感受着体内燥热,萧寒看都不看柳若涵一眼,冷声说道。前世经过萧寒的调查,已经知道了柳若涵是被大伯萧长云的儿子萧天赐逼迫,自然不会再上当。

    “寒少,不要啊!”柳若涵刚想说什么,却见萧寒的面色一沉,顿时心中一惊,默默的穿起了衣服。

    耳边传来簌簌的穿衣声,尽管双眼紧闭,柳若涵那曼妙的酮体却依然清晰的浮现在脑海。

    一定要忍住!

    强忍着将柳若涵就地正法的想法,逼迫自己转移注意力。萧寒重生的时间有点晚,那被含着猛烈春药的酒水已经被喝了下去。一旦自己忍不住发泄了出来,明天不要说高考,就是下床都困难了。

    是不是留在萧家萧寒无所谓,有前世的记忆,无论在任何地方萧寒都足以过的很好。可萧寒同样知道,爷爷的昏迷并非那么简单。要是不想办法留在萧家治好爷爷的病,等到今年年底,爷爷便会因为心力衰竭而死。而造成这一切的势力,即便是萧寒重生前也没有报仇的能力。

    所以萧寒必须留在萧家,暗中将爷爷的病治好。

    嘭!柳若涵刚刚穿好衣服,房门便被猛烈的撞开。一个身高一米九左右,剃着光头的男人带着两个一看就是混混模样的小弟冲了进来。

    “王八蛋,你敢勾引老子的……”光头男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穿戴整齐的柳若涵,剩下的话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老大,不对啊!这娘们怎么不按剧本来,这都过去半个小时了,尼玛怎么还没脱衣服。”

    光头那身后,一个小弟有些疑惑的小声问道。

    “妈蛋!你不会小点声啊!”光头那甩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那小第的后脑。

    噗!

    萧寒忍不住笑了出来,心中暗暗为自己前世感到羞愧,竟然被这么几个逗比给毁了。

    光头男看着坐在床边满脸讥讽望着自己的萧寒,顿时大怒。

    “麻辣隔壁的,老子的马子你也敢动!”说着,光头上前几步,就要抓住萧寒的衣领。

    找死!

    对这几个人,萧寒可是没有一点好感,前世自己就是被这三人一统无理取闹耽误了考试,然后被赶出了萧家。回来调查的时候,几人已经离开了天都,既然现在有机会,萧寒当然不介意报个仇。一手抓住了对方的食指,用力一掰。

    咔!

    以萧寒现在几乎被酒色掏空的身体力气小的可怜,可毕竟抓住的仅仅是一根食指,随着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脆响,光头男顿时吃痛,跪在哀嚎了起来。

    “麻痹你个小杂种!给我上,打死他!”食指连心,钻心的疼痛让光头男忘记了身后那人的叮嘱,对着手下吩咐道。

    光头男带来的两人智商虽然不怎么高,但毕竟是出来混的,胆子还是有的。其中一人一脚踢向萧寒的胯下,另一人则是拿起桌子上的花瓶照着萧寒的脑袋便砸了过来。

    “呵呵……”

    萧寒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右手闪电般探出,一把抓住手持花瓶的混混手腕,劈手夺过花瓶照着踢过来的混混脚腕上砸了过去。

    嘭!

    二三十斤重的花瓶狠狠砸在了混混的脚腕上,花瓶摔碎,混混惨叫的捂着脚腕跌倒在了地面上。紧接着,萧寒看都没看吓呆了的两个混混和柳若涵,将花瓶锋利的碎片抵在了光头男的

    “看来你胆子不小啊,萧峰那家伙没把我的背景告诉你?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赌我敢不敢再用力划上几下!放心,我不要赌注的。”

    萧寒说着,手上的碎片往前面一送,锋利的碎片轻易的划破了光头男的肌肤,一丝鲜血慢慢的渗了出来。

    “别!大……大哥,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光头男慌忙的大喊道。

    不慌不行啊,只要眼前这位爷手再往前移那么几寸,自己就得去找阎王爷喝茶了。还赌注,堵你妹啊,输了就搭上一条命,还有比这更大的赌注么。

    “算了,我知道是谁让你们来的,也懒得跟你们多计较,滚出去给我看着,要是我出去之前有人敢闯进来,你这条命就别想要了!”

    萧寒说着,一脚将光头男踹出老远。手腕微微一抖,碎片顺势飞出,在光头男的脖子上划过,再次带起一道血痕。

    “是!是!您放心,谁要想打扰到您休息,先从我身上趟过去。”感受着脖子上受到的二次伤害,光头男连忙躬身道。说完,带着两个手下狼狈的逃了出去。

    “你也出去!”看到柳若涵还在屋子里,萧寒皱了皱眉,冷声说道。柳若涵毕竟只是普通人家,这会早已经吓呆了,听到杨晨的命令,连忙走了出去。

    噗!

    几人刚刚走出房间,萧寒的鼻子中血液便犹如喷泉吧激射,全身上下的皮肤都透出一股诡异的潮红。

    好霸道的春药!

    萧寒没有想到的是,柳若涵在酒水中下的药,效果实在霸道无比。全身上下,仿佛如火烧一般,如果不是重生归来意志坚定,恐怕早就失去理智了。

    ‘没想到这这春药效果这么猛!早知道就不管什么劳子高考留下那个少妇了,难道我就这样被活生生憋死?’大脑的意识有些模糊,身体也仿佛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嗡……

    血液滴落,萧寒胸前一枚古朴的玉坠突然光华大放,一道道陌生的讯息直接被灌输进了萧寒的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