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虽然前世身为龙魂的一员击杀接触外界,可43年全球财富榜第三位,前十名中唯一的大夏帝国公民郑可萧寒还是认识的。

    仅仅四年时间就凭借一本古医配方,将郑氏药业发展成为了全球第一大企业,固然是与对方家里那本被埋藏多年的配方有关,更多的却说明了这小子的确是个人才。否则的话,只凭一本配方,就算是上面有几十中绝症的治疗方法,也绝对不可能在各大势力的夹击下发展成庞然大物。

    “谢师父!”郑可见萧寒同意收自己为徒,不由得大喜过望,连连拜谢。

    “师父,您打算什么时候教我功夫?”

    “功夫?”

    萧寒疑惑的看着郑可,传承玉简上的东西现在是肯定不能示人的。而前世的萧寒,在龙魂接受的都是药物强化,体能训练和格斗训练,功夫?那是神马东东,多少钱一斤?

    “当然是降龙十八掌,凌波微步什么的。对了,看师父你那天扔筷子的手法,不会是传说中的唐门暗器吧?”兴奋中的郑可没有注意到萧寒的脸色,自顾自的猜测着。

    降龙十八掌?

    凌波微步?

    萧寒干咳了一声,本打算实话实说,可看到郑可的希冀的目光,不由得心中一动。

    “那个……徒儿啊,你可知道学功夫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大忽悠模式开启,脸皮节操什么的,萧寒已经打算打包扔了。不就是功夫么,武侠小说谁还没看过啊。

    “当然是内力,只要内力深厚,任何招式都是一学就会!”郑可毫不犹豫的说道,紧接着便看到萧寒摇头。

    “轻功?”

    “悟性?”

    “眼力?”

    ……

    “是财力!”终于,看着快急哭了的郑可,萧寒开口说话了。

    “财力?”这下郑可斯巴达了,不管是古庸还是金龙的小说里,都没有主角拿一堆银子买秘籍的一幕啊,倒是周周星星的电影功夫里有这么一幕。

    “对!你想想,学功夫总要有什么千年人参啊之类的配药吧,你年龄这么大,早就过了适合学功夫的年龄,补药更是要加倍吧,这些不都是要用钱么。”萧寒仿佛头生双角的小恶魔,一步步的设置着自己的陷阱。好吧,功夫什么需不需要萧寒不清楚,反正传承玉简里面的功法,是需要大把银子的。

    “可……可我家里没钱啊!”

    果然谁都曾纯洁过啊!毕竟无论怎么看,这个未来叱咤商界的大夏国首富,现在都还只是一个纯纯哒少年。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忽悠,瞬间吓坏了只是普通工薪家庭出身的郑可。

    “狗屁!”萧寒突然间严肃的一声大喝,接着说道:“我可是你师父,这些钱,当然是应该我出了!”

    “这……”郑可看着萧寒热泪盈眶,这个还没经过社会大染缸熏陶的傻孩子,显然是把那些千年人参之类的事情当真了。

    “这什么!明天跟我一起去捡……一起去取钱!”一时嘴快,幸好干忙更正了过来。想着玉简中记载的,马上就能使用的法术,嘴角不禁流出了口水。

    “是!明天一起去取钱!”这下郑可不敢多说什么了,干忙跟萧寒交换了一下手机号,随后便识趣的告辞了。

    还真是好骗啊,这样是不是太无耻了?算了,大不了43年以前让他当上世界首富就是了。

    看着郑可的背影,萧寒摇了摇头往家走去。他住的地方是父亲去世前留下的别墅,距离学校并不是太远。不过之前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萧寒一般都是住在酒店里的。

    “你哥哥说自己去毕业晚会表演?开什么玩笑,就他还会唱歌!”

    而此时,萧寒目的地的别墅中,宋芷雅正一脸的不屑。虽然这几天高考期间萧寒的表现的确改变了很多,甚至对萧莹宠溺的连她都有些嫉妒。可先入为主的坏印象不是这么好改变的,宋芷雅认为萧寒绝对是有事求萧莹,最近的表现全都装出来来的。

    “真的!哥哥去找班主任了,我听哥哥唱过,可感人了!”见到闺蜜竟然不相信自己,萧莹顿时急了。昨天哥哥唱那首歌的时候,她可是被感动哭了好多次呢。

    “哦?是什么歌?”

    “哥哥只唱了一遍,忘记了!”想到萧寒的叮嘱,萧莹连忙摇头。处于对闺蜜撒谎的歉意,俏脸变得通红,手不由自主的交叉在一起。微微抬头,将宋芷雅正盯着自己的双手,顿时觉得不妙,连忙将双手藏在了背后。

    “好啊,你这个该死的小丫头,竟敢骗本小姐,看我怎么处罚你!”说着,宋芷雅向着萧莹扑了过去。

    “啊!我错了,芷雅姐!不要乱摸啊……”

    ……

    ‘要是重生在前几年,或者没那么败家就好了!’距离别墅区最近的自动提款机前,看着考上不足一万的余额,萧寒摇了摇头全都提了出来。幸好重生的时候把传承玉简带了回来,想到马上就可以动用的第二个法术,萧寒的心头便是一片火热。

    心情不错,路上顺手买了套洗漱物品,准备回别墅洗个澡,可是打开别墅的房门,却的听到了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这丫头!”萧寒无奈的摇了摇头,别墅里有空调,洗澡肯定不是因为太热。萧莹爱干净他这个做哥哥的自然是知道,可也没想到竟然会大中午洗澡,只能先等一会了。

    “回来了?把洗发水给我拿进来吧!”

    纳尼?萧寒看了看手里的洗发水,又看了看半掩着的浴室房门。他做梦也没想到,正在里面洗澡的竟然不是萧莹,而是宋芷雅。

    “怎么还害羞了,不就是摸了你几下么,大不了我也给你摸几下好了,本小姐可比你这小丫头大多了。”宋芷雅迟迟不见人影,不由的催促道。

    摸回来?

    萧寒狠狠吞了一口口水,透过浴室缝隙,隐隐只见不时溅起的水滴,和一条洁白如嫩藕般的玉臂,让人不由得遐想万分。

    进还是不进,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究竟哪样更高贵,去忍受那狂暴的欲火无情的摧残 还是挺身去推开那香艳的浴室,把她看一个干净。

    不知道伟大的莎士比亚听到萧寒内心的呼喊,会不会将萧寒引为知己,共同探讨深奥的人体……人类哲学。

    看吧,这么个天赐良机,怎么能够放过。

    不看,这不是给对方借口赖上自己么,万一对方死皮赖脸的要求负责怎么办。

    不看白不看!最终萧寒的心底,那个黑色的小人战胜了……好吧,战胜了另一个黑色的小人。怀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心念,萧寒瞪大了双眼,颤抖的推开了浴室的房门。

    我靠!

    啊!

    两声叫喊同时响起,宋芷雅双臂护在胸前,一脸惊恐的盯着萧寒。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光滑洁净的双肩,一滴滴晶莹的水滴,顺着秀美的锁骨一路滑落,最终滴进了……浴巾里。

    “扫兴!”看着一脸惊恐的宋芷雅,萧寒摇了摇头随手将洗发水放在了地上,转身走出了房间。

    “萧寒你个混蛋!”宋芷雅大喊一声就像追出去,可看了看地上的洗发水,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捡了起来,一边低声恶狠狠的自语着:“等我洗完头,非狠狠收拾你一顿不可。”

    “妈的!围着浴巾,有什么可看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萧寒罕见的爆了粗口。如果是在重生前的龙魂人物小组,大家绝对会狠狠的调笑几句,孤狼粗口,与发情的表现形式是一样的。

    “萧寒,你个臭流氓,今天看我不打死你!”萧寒烦躁的心情还未平复,刚洗完头的宋芷雅,围着浴巾便跑了出来,一巴掌朝着萧寒的脸上扇了过去。

    “无理取闹!”萧寒冷哼一声,伸手一把握住了宋芷雅的手腕。肌肤的触感传来,让萧寒猛的一颤。或许是重生后经过春药和灵气的双重刺激,萧寒对于女人方面的定力越来越差了。毕竟没有谁是筑基前喝上一杯春药的,是好是坏只有萧寒以后自己慢慢体会。

    “你放手!”见到萧寒竟然敢反抗,宋芷雅气的瞪大了眼睛。

    “你不打我就放手!本来就是你叫我进去的,现在还怪我,你让我摸几下我还没摸呢!”这种时候,自然是绝对不能放手的,除非萧寒是打算挨上几个耳光。

    “臭流氓!”宋芷雅美眸一瞪,反手一把转抓住了萧寒的手腕。

    不好,她练过!萧寒显然低估了宋芷雅。那看似娇柔曼妙的身躯下,却蕴含着远超普通人的力量。抓着萧寒的手猛的一用力,就打算将萧寒甩出去。不得已之下,萧寒双腿微曲,全身的力量都压在了下盘。

    这女人好大的力气!尽管萧寒用尽了全力,身子仍然忍不住前倾,下意识的,一手抓了过去,然后……

    嘭!

    萧莹打开房门,抬头的一瞬间直接愣住了。只见自己的闺蜜宋芷雅围着浴巾,一手拉着哥哥的手腕,神情的向怀里一拽。而自己的哥哥,温柔的一把搂住宋芷雅那光滑的香肩,然后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