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师父,取钱不是应该去银行么,我们来这里干嘛?”

    郑可一脸疑惑的望着萧寒,这里可是出了名的古玩一条街,难道是有什么传家之宝要卖?

    “跟着我来,不要多问!”

    萧寒随口应付道,然后带着郑可向着古玩街走去。熟练的拐过几个岔路,萧寒停在了一家金店。

    有财金店

    很俗气的名字,就连装修都显得十分简陋,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不过萧寒却是看都不看,直接走了进去。前世的经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有财金店背后东家的势力。

    “老板,我这有些金子,你收不收?”柜台后面的,是一个发迹有些斑白的老者,穿着一身有些发旧的中山装。

    中山装虽然不多见,可在古玩街,这种打扮并不稀奇,不少店家甚至穿着古代的长衫。奇怪是,听了萧寒的话,老者却头都不抬,淡淡的说了句不收。

    “你开金店的,竟然不收金子!”郑可跟在萧寒的身后,闻言有些愤慨的怒道,外面的匾额上明明写着回收黄金,现在却又说不收。

    “哟,这是哪里来的乡巴佬,敢在有财金店撒野。”萧寒刚要开口解释,门外却传来了嗤笑声。话音刚落,一名身高不到一米八左右,穿着一身名牌西装的少年走了进来。

    郑可看到少年的穿着,犹豫了一下。不过毕竟还是个没经历过风雨的热血青年,当即就要还嘴,目光扫过少年身后,顿时愣住了。

    少年的身后,是一位冷若冰霜般的少女。精致的五官,凝脂一般的肌肤,即便是萧寒前世今生加在一起,也无法找出一人能与之完美。更加令人震撼的,是那双眸子,轻轻的扫过,便让人有种全身都被冻结的感觉。

    好冷!

    不止郑可,就连萧寒和那位一直在柜台后面翻着书的老者,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原来人的气质,真的能够影响周围的环境。可以想象,这少女气质是多么冰冷。

    “喂,你们两个傻逼,把你们的狗眼给我拿开。沐幽然小姐,也是你们这些废物能盯着看的。”王天浩见到两人竟然无视自己,顿时怒道。

    “你麻痹算什么东西,找打是吧!”

    郑可怎么说也是刚刚从标准的混混从良过来的,哪里受得了这鸟气,当即就要撸起袖子干架。

    “要打架,好啊!我是王天浩,我爸是王道明,来吧,来打我吧!小逼,你动我一根指头试试!”

    郑可刚要动手,闻言不由得一顿。

    这是个很现实的世界,我爸是谁谁谁,听起来很坑爹,但是真的很管用。大夏国虽然对于子仗父势的情况治理比较成功,甚少出现仗着父母的名义胡作非为的二代。可是并不代表没有,眼前这位显然就是一个。

    王道明,那可是天都市市公安局副局长,之所以出名,并非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因为为人护短,极为溺爱自己的儿子。

    “老板,你确定不收么?”萧寒昨天刚获得了还魂草,心情不错,因此没有理会王浩天,从口袋中取出了那颗点石而成的金子。

    与通常看到的金子不同,这块金色的表面仿佛镀上了一次紫色的光晕。鸡蛋大小的金子,在萧寒的手中看上去竟然轻飘飘的,仿佛没有重量一般。

    “这是……你怎么会有赤金?”那站在柜台后的老者,猛的抬起了头,就连那位名叫沐幽然的少女,也抬起了冰冷的眸子注视着萧寒。

    “我只问一句,贵店是收还是不收?”对老者的惊讶,他早就已经有所预料。事实上,萧寒也没想到,用所谓的点石成金术点出来的,竟然是赤金。

    所谓的赤金,就是纯度达到100%不乏任何杂质后,形成的特殊金属。它比起同等重量的羽毛还要轻,价值却远远胜过黄金。因为这种赤金,有一个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加速强化细胞代谢,在特定的配方下,可以用来强化身体。

    前世的萧寒,能够单手举起千金重物,要不是最后身受重伤,也不会死于车祸。而萧寒所用到的赤金,还没有手中这块十分之一大。

    “收,当然收!”老者这下不再多问,连忙取出工具给杨晨称量。

    “赤金的价格是每克十一万整,您的这块赤金总重十克,价值是一百一十万,这是支票。”

    每克十一万?这特马是黄金?

    郑可和王浩天已经看傻了眼,什么黄金比钻石还贵好几倍,而且从体积上看,萧寒刚刚拿出来的足足鸡蛋大小,竟然有十克。

    倒是傍边沐幽然美眸微微扫过萧寒,没有半点惊讶与好奇,仿佛只是看到个路人一般。

    “老大,那赤金倒地是什么东西?”

    刚刚走出金店,郑可便迫不及待的问道,萧寒却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拽着他直接走向古玩街最中央,一座专门赌石小店——玉亭轩。

    说是小店,在这寸土寸金的古玩街上,数百平的店面可绝对称不上什么小。而且门前围着的人群便能够看出,这地方有多么火爆。

    “寒少,您可有些日子没来了。”看到萧寒,老板朱文昌双眼一亮,连忙凑了过来。

    萧家的家事,他自然是不知道的。萧寒之前可是个标准的纨绔败家子,赌石这种败家的手段,自然是没少接触的。

    “嗯,我随便转转,你忙你的去吧。”

    萧寒摆了摆手,直接走向了石料区。这里的料子,即便是最便宜的都在每公斤五百元以上。而那些稍微好些的,价值成千数百万也并不稀奇。

    “我出两百万!”正在这时,人群中传来的叫喊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将萧寒不像是在开玩笑,朱文昌也就说了声抱歉便走了过去。

    萧寒带着郑可也凑了过去,只见人群中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正一脸兴奋的举着一块露出了鸡蛋大小翠绿表面的翡翠原石。而周围的人,则是在竞拍这块原石。

    “他们不是来赌石的么,干嘛还要从别人手里买石头啊?”郑可不解的问道。

    “这里可不只是赌石的,除了赌石爱好者,还有很多珠宝店的来着收购品相好的翡翠。”说道赌石,萧寒虽然也算是个新手,但是毕竟之前是连赌带剽的纨绔,自然多少是懂一点的。此时见到郑可疑惑,便给他扫起盲来。

    “而且这块石头只开了一角,剩下的那块足有一半足球大,还是很有赌性的。要是能开出来做两副镯子的料子,价值恐怕超过八百万以上,就算是只能抠一副镯子出来,价值也超过了三百万。”说着话,萧寒识海中的真气一阵翻涌,沿着诡异的纹路涌向双眼。

    探灵术!

    萧寒的眼底,一丝银芒若有似无,紧接着,整个世界在萧寒的眼中瞬间清晰起来,就连空气中稀薄的灵气可能够肉眼可见。不过这次萧寒的目的可不是捕捉灵气,因此只是略微扫过,便将目光停留在了那个中年人手上的原石上。随即,脸上露出一丝愕然,看向中年男子的目光中多了一丝不明所以的意味。

    “张峰,你也太狠了,这块玉要是全开出来,最少也值两百五十万吧,我出两百六十万。”人群中,一个身材微胖的男子语气中有些不屑的说道。

    “姚胖子,我们公平竞价,这料子虽然看上去不错,可谁知道里面有多大,要只是一点绿皮呢。这样吧,我出两百八十万,你要是再提价,它就是你的了!”张峰和姚胖子显然都是行家,叫价也不像其他人那样,一点点的往上加,而是看到没便宜可占,直接爆出了心里的最高价位。

    “这……”姚胖子犹豫了起来,他的绿翡翠珠宝行和张峰的明月珠宝行相隔不远,两家可以说是死对头。不过他们的珠宝行只是小型的,面积不大。这次姚胖子过来只是想找几件高档货回去镇镇场子。本来两百五十万就是他心里的最高价位了。可此时眼看对方只比自己多了不到十万,顿时犹豫了起来。

    “我出三百万!”正在这时,人群外传来了一道张狂无比的声音,众人转头望去,同时呆立在了当场。只见王天浩在前面开道,带着沐幽然走了过来。

    “好美!”一个瘦高个忍不住惊叹,沐幽然那股子冰冷高傲的气质,和那绝美无双的容颜,实在是核武器级别。

    “要是能和这美女共度良宵,就是死了也值了啊!”姚胖子喃喃着道,傍边的人赶紧拉了拉他的衣角,发现他的话没有被王天浩听见,这才松了口气。

    “你疯了啊,那是王道明的儿子!”同伴的话惊出姚胖子一身冷汗,王道明是谁,那可是天都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当然,只是局长的身份还不值得如此惊讶,可更重要的是,王道明是天都两大商业家族之一,王家的人。

    天都两大家族,萧家和王家,在天都市绝对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存在。萧家因为萧老爷子,一直压了王家一头,可是这段时间萧老爷子一直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王家后来者居上,隐隐有超越萧家成为天都第一家族的局势,

    “呦,是你们啊!”王天浩前走了几步,似是有意无意的在萧寒可郑可的身前停了下来,然后目光满是轻蔑的上下打量着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