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一块接着一块的石料从萧寒的手上走过,萧寒的眉头也越来越皱。

    咦?

    就在萧寒不经意间触碰到一块,这是一块黑褐色的石料。大小和篮球相差不多,表面看上去十分粗糙。最重要的是这块石头的表面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色块。

    “就要这块了!”

    萧寒目光闪过一丝惊起,捡起手中的那块石头道。

    “寒少,这块石料是不小心丢进去的,并不属于这些赌石的一部分,要不您再换一块?”朱文昌面露同情之色,试探着问道,心底却在暗暗叹气。

    “哈哈,萧寒,这就是你选的石料?”

    不只是朱文昌,其他人眼中同样神色各异。

    萧寒所选的石料上,那些黑色色块被称为是廯。一般赌石的人,对于廯还是很钟爱的。有廯就可能会有绿,因此很多人热衷于赌廯。

    但是廯也分”死癣”与”活癣”之说,一般廯通常呈柱状、纤维状几何体,呈靛蓝色、蓝黑色,往往围绕辉石,与皮壳周围的物质有明显的颜色差异。

    普通的带有松花的廯

    如果在一个面上出现有大量的片状癣,而另一个面上有大量的点状癣,那么内部可能含有太多的阳起石等产生癣的矿物。

    如果有一些癣仅仅在一个面上有表现,而且都是片状癣就有可能仅仅在表面有一些脏点不会对原石质量产生很大影响;反之如果在二个面甚至三个面上都有癣,则原石内部有可能会出现很多黑点。

    而萧寒选择的石头,四面同样布满了秘密麻麻的廯。而且一眼就能判断是直廯。

    “不用了,就选这块!”

    萧寒仿佛没有看到众人嘲笑的眼神,拿起了选好的石料。

    见到萧寒执迷不悟,朱文昌还想在说什么,却被王天浩用眼神制止。

    直廯,可是对石料伤害最大的一种,它会深入到玉肉的内部。即便是有玉肉,也会被大量直廯完全破坏,变得毫无价值。赌石中有一句行话‘直廯不可赌’,可见这种廯在赌石中是多么令人深恶痛绝。而萧寒选择的赌石,表面几乎布满了粗糙的黑色晶体,就算是有玉肉,也会被完全破坏。

    “这块石料多少钱?”

    没有理会众人嘲笑般的目光,萧寒一边走向解石机,一边对着朱文昌问道。

    朱文昌没想到萧寒竟然会真的用这块对赌,不由得一愣,良久才回过神来,连忙摆手:“寒少,这堆赌石价值本来就不高,您选的这块有这么‘独特’,您要真打算用这块的话,三百元就够了。”

    萧寒点了点头,没在多说什么,直接开始付钱。这个价格,基本上属于白菜价了。萧寒手中的这块石头不比篮球小多少,轮重量至少在五公斤以上。玉亭轩赌石出绿的几率在周围几家店可是出了名的,如果没有那些直廯的话,少说也要几千块钱以上。

    只是可惜,直廯不可赌,这可是赌石界百年经验累积的教训,以萧寒手上那块石头在众人看来,无疑是不可赌的。就算里面有玉肉,也会被直廯破坏的一文不值。

    “慢着!”没等萧寒开始动手,王天浩便大声组织,眸子中闪过一丝阴狠。

    “姓王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害怕输不敢了吧!”郑可见王天浩捣乱,立刻出言讽刺道。

    “哈哈,笑话!我会不敢?我只是觉得玩的太小而已,萧寒,敢不敢玩把大的!”

    王天浩目光阴毒的盯着萧寒,一边取出了手机。

    “嗯?你打算赌多大?”

    萧寒眉头微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问道。

    “我在西城区有个天浩制药厂,价值大约在三千万左右,敢不敢赌一把!”虽然嘴上在征询萧寒的意见,可王天浩根本没等萧寒同意,便将头转向沐幽然。

    “沐小姐来自燕京,给我们两个做一个见证人怎么样。”

    ‘好狠,好毒!看到我手中的赌石可能一文不值,立刻便增加赌注,还专门点出沐幽然不凡的背景。不过么……简直是瞌睡送枕头啊!’萧寒心中暗自感慨王浩天的狠毒,这明显是打算把自己往死里整。要是真的输了,以萧寒现在还未脱离萧家的身份,赌金自然是没问题的。可从此之后,便再也别想得到一丝家族的助力了。即便是那些爷爷的死忠派,也会彻底对自己失望。

    不过,萧寒会输么!

    “老大!”郑可心中一紧,连忙出声想要阻止。可是只来得及喊了一声,便听见萧寒点头同意。

    “我同意了!”

    “好,爽快!”王天浩心中大喜,同样带着刚刚拍卖得到的石料来到了一架解石机前。

    千万豪赌!众人连忙跟着为了上来。这种平时只在电视上见到过的事情,竟然出现在了眼前,一个个的兴奋异常。  “这小子不会是傻了吧?赌直鮮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跟别人继续打赌,这要是输了可就是数千万啊!”

    “嘿嘿,你没听王浩天刚刚说吗?他就是萧寒,那个出了名的败家子,咱们今天可有眼福了,回去以后也有吹嘘的本钱了。”

    ……

    解石机的周围围得水泄不通,都等着看萧寒的你热闹。能参与到赌石这种活动的,大多数都小有些资本。不少人对于萧寒以前败家子的名声都略有了解,此时自然没人相信萧寒能赢。

    “快看,开始解石了!”

    众人的议论声中 ,萧寒和王天浩同时操纵起来解石机。

    刺耳的嗡嗡声在耳边响起,众人却毫不在意,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正在操作解石机的两人。

    “快看出绿了,这边竟然出绿了!”

    突然在一人的惊呼声中,小孩这边切出来的石片內,竟然真的出现了玉肉。

    “真是太可惜了,看这水种,可是上好的玻璃种啊!可惜被直鮮破坏了。”

    只见萧寒手中的石料被切成了两半,果然如同众人猜测的那样,中间虽然有玉,但是被布满整块赌石星星点点的廯完全破坏掉了。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玉肉的水种不错,这块石头的还是有些价值的,起码能够赚回本钱来。

    如果放到平时,这也算是赌涨了,可现在是什么时候,几千万的赌注就在这块石头上了,谁还会在意那几百块的涨跌。

    “真实白痴,就这水平还敢跟我赌!”

    王天浩可是一直注意着萧寒那边,虽然认定萧寒输定了,可是听到那边出绿了还是不由得心头一紧、见此场景,这才松了一口气,不屑的嘀咕一声,然后专心切起了自己手中的赌石。

    “这是什么?”

    突然间,刚刚被王天浩擦出的小窗口里,一条细小的裂缝引起了王天浩的注意。

    “不会是绺吧?”边上围观的人一句话,让王天浩的心头一紧,连忙用水清洗了一下。

    果然,一条小裂缝紧贴着之前开出的玉肉,出现在了石头表面。

    萧寒扫了一眼,心中不由暗笑。他会所以敢跟王天浩打赌,可不是吃饱了撑得给人送钱,而是在就有了必胜的把握。

    王天浩手上的毛料非常奇特,玉肉部分只有长条形的一角。而刚刚赌石的人开的窗口,正好在玉肉所处的位置。贴着玉肉的,是一条细小的被石皮挡住的裂纹,就像是将一块条状的玉石贴在了一块顽石上,然后在表面刷了一层皮一般。而第一位赌石的人,正好把窗口开在了有玉石的那一边。

    “垮了,没想到竟然只有这一边有玉!这一下价值起码降低了好几倍啊。”

    果然,很快人群中便传来了惋惜声,王天浩已经将手中的玉石全都解了出来,不过以这块玉的大小,最多也就掏两副手镯出来,充其量不过百多万的价值。

    “怎么会这样!”王天浩不感置信的望着手里的玉石,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看走眼,心中闪过一丝不安的情绪,连忙向着萧寒那边看过去。

    “哈哈,萧寒!没想到你竟然还真能开出玉来,不过廯比玉多的情况我同样是第一次见。啧啧,这水种还不低呢,估计能做几个戒面。”看到萧寒手中布满直廯以咎裂,最大不过指甲大小玉肉的赌石,王天浩忍不住兴奋了起来。不出意外的话,他便是赢定了。几千万,不要说王天浩,对于他们家来说也绝不是一个小数目。

    别看王天浩随随便便能拿出一个价值千万的药厂出来,实际上这药厂也不过是被他父亲挂在他名下的罢了。王家家大业大,而且主业又在医药领域,家族里的分支自然会因此沾光。而王天浩名下的药厂,就是依附于王家的加工厂罢了。说是价值数千万,可是没了王家的支持,最多也就值个千儿八百万吧了。

    王天浩平时虽然不缺钱,但那跟他管理着药厂财政有一定关系。事实上,几千万完全可以抵得上药厂三五年的利润了,这可是飞来横财,怪不得他兴奋。

    “赢定了?赢定的人怕是是我吧!”

    萧寒说着,手中握着的石料一转,从一侧直接横切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