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一刀切下,剩下的赌石应声断为两截,一抹乒乓球大,动人心脾的绿色光芒,在太阳的照射下散发着无穷的魅力,所有的视线几乎瞬间被聚焦到了那一抹绿色上。

    晶莹剔透,水波琉璃,完全区别于周围的绿色,不含一点杂质。那玉肉中仿佛隐隐有水流涌动,这种绿,带着一股子沁人心脾的暖意,是其他玉石所永远无法比拟的。即使只有乒乓球大小,可是它的光彩依旧远远胜过所有。在玉石界,它有一个霸气十足的名字。

    帝王绿!

    “帝王绿,竟然真的是玻璃种帝王绿,天啊,太不可思议了,就这一小块玉石,恐怕价值就超过千万了吧!”

    汗落闻声,一片寂静,就连呼吸都被压制,直到乒乓球大小的玉石被完全解了出来,终于有人忍不住惊呼出声了。

    帝王绿,单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绝对是玉中的帝王。

    玉石的种类有很多,随着水种和色泽都不同,价值自然也远远不同。很多的种类都无法判断其具体的价值,比如黄色的玉石,它的价值一般远高于本身色的价值。因为存世数量的关系,很多同种的玉石,会因为颜色的关系价值要高于绿色。

    但是有一种玉石,毫无争议是单色玉石中最珍贵的,没有之一。那就是帝王绿,玻璃种帝王绿,也可以称为祖母绿色。

    “没那么夸张吧,还不够一个手镯的,能比的过刚刚人家那块么?”一个明显不懂情况的菜鸟,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话刚说完,就被同伴捂住了嘴,这么小白的话,实在太丢人了点。

    “你懂个屁!这块料子,至少能做两三个不小的玉坠。帝王绿的玉坠啊,放到拍卖会,起拍价都要接近百万。没有个两三百万根本拿不下来。剩下的料子更是能做好几个界面。运作的好,价值千万很简单的一件事。”

    事实上,翡翠戒指的界面用料是很少的,有的甚至和钻石一样小的可怜。纯玉做的戒指不是没有,可那叫扳指。普通水钟的玉石边角料自然不值钱,可帝王玉,价值甚至要高于普通的钻戒。

    “怎么样,这块玉够不够赢你了?”

    萧寒手持玉石,对着王天浩问道。

    “够,当然够了!”王天浩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回道。他何尝不想直接赖账就算了,可是毕竟是王家子弟。虽然只是一个分支,在王家排不上什么号。

    可正是因为如此,王家对于他绝对是零容忍,要是他真敢做出什么有损王家名誉的事情,就不是几千万能够搞定的了。

    所以即便是再怎么不甘心,都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非但不能耍赖,反而还要尽快把赌资转到萧寒的名下。

    “王天浩,你不会是想耍赖吧?”跟在萧寒身边,郑可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见到王天浩的模样不禁出言讽刺道。

    “放屁!我王家的人会食言,萧寒,什么时候跟我去办手续,不过你最好记着,风水轮流转,早晚有一天你会落到我手里。”王天浩连忙怒道,食言的帽子一旦扣到头上,不用萧寒怎么样,估计王家就会先把他办了。

    “那还等什么?”萧寒轻声一笑,丝毫没有将王天浩的怒火放在眼里。三人在众人的见证下,很快便办完了交接手续。

    “萧寒,你最好小心点,等你被赶出家族那天,就是你的死期!”王天浩脸色阴沉,低头在萧寒的耳边说道。

    “这就不劳您费心了!还要多谢您的援助呢!”萧寒依旧笑容满面,丝毫没有将王天浩的威胁放在眼里。

    拥有传承玉简,不要说王天浩,就是整个王家萧寒都未必会放在眼里。如果不是怕惊动萧老爷子事件背后的庞大势力,萧寒又怎至于需要去参加什么高考。

    “师父,这家药厂真的要交给我负责?”

    看着王天浩的背影,郑可的激动的嘴唇有些发抖,那可是价值数千万的产业啊,虽然没了王家这条线,但是单单地皮就价值不菲,他做梦都没想到,萧寒会将这么大的产业交给他来打理。

    “当然了,我给你写个药方,以后你就按这个制作。”萧寒说着,从路边小店买来纸笔,刷刷几下将后世公布的一个药方其中一种写了下来。

    郑可有些疑惑的接了过去,上面的字不多,充其量不过一两千字,可是郑可却越看越是心惊,握着药方的手有些颤抖起来。

    “这,这是真的?”那张纸上所记载的,是一种很普通的中药退烧冲剂。

    当然,如果只是普通的药方的话,郑可还不会如此激动。但是萧寒寥寥几句效果的描绘,实在太过惊人。任何形式的发烧,半小时内无副作用退烧。这是什么概念,恐怕就算是再白痴的人都能理解,何况郑可从小便对经商和制药有着极高的兴趣。

    发烧的形成原因往往种类繁多,普通感冒,各种炎症……发烧的原因数不胜数。而现在,竟然有一种药剂,能够同时治疗任何形式的发烧。即便是不能直接治愈,可这在很多时候都是救命的啊,更何况还是无副作用的。

    退烧药市面上实在太多了,可那种敢说自己没有副作用。郑可甚至敢肯定,这种药剂一旦出现在市场上,立马便会成为急诊室供不应求的首选。

    更可怕的是制作这种退烧药剂所需要的材料,黄野菊、白梗、苦叶……全都是大夏国随处可见的药材,按照药方上的制作工序来,恐怕一百元就能造出几百包来。

    大夏帝国的退烧药,一直都是价格十分昂贵的。当然,也有便宜的,比如布洛芬,可是这累药物都有极大副作用,对于极为重视身体的大夏子民来说。萧寒的退烧冲剂,无疑是能够瞬间在众多退烧药中杀出一条血路一般的存在。

    “放心吧,按照这张纸上所写的流程去制作就行,公司的名字就改成回生药业吧!我会给你派过去一个帮手的。他可是个真正的高手哦,比你师父我还强!”回生,无疑是萧寒对于自己重生的纪念。萧寒现在可算得上孤家寡人,都快被赶出家族了,自然不可能再从家族派人。唯一的选择,就是让蒋平顶上去了。

    曾经的第一杀手,和未来的第一首富,尼玛还有比这更华丽的组合么!

    正想着,萧寒的手机响了起来。说曹操曹操到,来电话的正是刚刚效忠的蒋平。

    “我妹妹被人绑架了!”蒋平冰冷的声音中满是杀意,听得萧寒不由的身子一颤。

    “什么人干的?”清楚的感觉到蒋平的话中只有杀意,而没有焦急与慌乱,萧寒顿时放下心来。如果蒋欣怡真的有危险的话,蒋平现在做的就不是通知萧寒,而是直接出手了。

    “猛虎帮!”似乎是怕萧寒不知道猛虎帮是哪个,蒋平微微顿了顿补充道:“就是上次来我们家催债的那个光头佬,老大是魏虎的那个。”

    “魏虎?你跟上去保护蒋老师,只要没有危险就不要出手,等我过去!”萧寒说完挂断了电话,转头看向郑可。

    “郑可,你去注册公司,办手续,顺便将迎来的那块玉石给卖了,我去办点事。”

    “是,师父你尽管交给我!”看到萧寒的模样,郑可显然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连忙应声道。话音刚落,只见萧寒的身影仿佛化作残影,以足够让世界短跑冠军羞愧的速度瞬间消失在了郑可的视线中。

    “不愧是我师父,厉害啊!”

    不提郑可的狂热崇拜,另一边萧寒一边全速狂奔,心中的怒意滔天。

    呼啸的风声划过耳畔,萧寒抿了抿嘴唇,眸子中闪过一道冷芒。

    倘若有前世熟悉萧寒的人,此时必定会双腿发软。那个让敌人闻风丧胆,心狠手辣的孤狼又回来了。

    前世几十年沉浸在仇恨中,萧寒养成了赶尽杀绝的狠辣性格。若不是顾虑萧家事件幕后主谋,萧峰,光头佬这一类的人,甚至连那个看上去不顺眼的主任,怎么可能好好活到现在。

    龙魂孤狼,在前世向来是心狠手辣不顾规矩的代名词。龙魂每次任务,都是能不用萧寒就不用萧寒。因为孤狼的眼中,只有该死与不该死,对自己有威胁的通通该死,剩下的看心情。无辜这个词,向来不存在与萧寒的字典中。

    “看来最近顾虑太多,太心慈手软了,竟然连些阿猫阿狗都赶来给我找麻烦。扮猪吃老虎,差点把自己真的变成猪,猛虎帮?今天我就来个饿狼屠虎!”

    口中底喃,萧寒的速度却不减反增,体内真气顺着特定的轨迹刻画出一个玄妙的符文,身前的空气阻力徒然一轻,速度再次猛的提升。本来因为狂奔带起的气流和尘埃,慢慢的平静了下去。也幸好萧寒走的都是些偏僻小道,偶尔来个楼顶飞跃。否则以他现在的速度,比起高速上疾驰的快车也差不到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