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你就是魏虎?”萧寒没有回答魏虎的话,反而出声反问道。于此同时,他拉住了挡在身前准备出手的蒋平。

    萧寒担心蒋平受伤?又或者担心蒋平出手太重?

    当然不是,凭借蒋平的实力,强弩虽然厉害,顶多让他受点伤,拼着受伤制住魏虎还是很简单的。蒋平挡在身前,萧寒自然也就不会受到死亡威胁,凭借萧寒真气超强的疗伤效果,就算重伤濒死也能很快救治过来。萧寒之所以拉着蒋平,是因为他要亲自出手!

    魏虎做梦也想不到,他引以为傲的小聪明,成为了为自己奏响死亡乐章的音符。在萧寒敏锐发现他知道蒋平伤势是自己治愈的以后,立刻起了杀心。

    有了蒋平,萧寒的实力或许已经可以无视萧家,甚至无视天都大部分的势力,但是依然无法无视萧老爷子事件背后的神秘势力。

    再说了蒋平毕竟只是一个人,实力终究是有限的。而且一旦对方以前的杀手组织得知了蒋平的伤势被治愈,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蒋平。

    大夏帝国两大杀手组织之一的血滴子,不现在蒋平的实力已经远不如受伤前,就是全胜时期的蒋平,再来上十个也不是对手。

    所以魏虎必须死!只是瞬间萧寒便做出了决定,趁着几人的目光全被蒋平吸引,一把将屁股裤袋上用来装饰的纽扣拽了下来。

    “不错,我就是魏虎,两位,今天的事情不过是一场误会,能不能就此揭过,算我欠两位一个人情。”

    虽然屋子里的三人都被萧寒和蒋平的恐怖武力值吓了一跳,不过魏虎竟然能摆手起家混到现在这个地步,自然不会就这么被吓瘫,双手紧握强弩,死死的盯着蒋平。

    “不行,你今天必须死!”蒋平还没说话,萧寒冷声道。一边说着,心中的杀意肆意释放了出来,体内真气灌入手中的纽扣。

    魏虎只觉的心中一寒,他根本没想到,萧寒竟然动不动就起了杀心。作为一个拥有一家游戏厅,时不时放放高利贷的混混头,或许再过几年会向着黑社会进化。可现在,眼界明显有限的狠。

    在萧寒冰冷的目光注视下,他只觉得全身冰冷,竟然丝毫都不怀疑萧寒要杀人的话,下意识的调转强弩,要用蒋欣怡威胁两人。

    “你们就不怕我先杀……”

    嗖!嗖!魏虎的话刚说到一般,手中的强弩还没来得急瞄准蒋欣怡,只听两道破空声猛的在耳边响起。一枚纽扣,和一根铁定同时从萧寒和蒋平的手中激射而出。

    纽扣先一步贯穿魏虎的咽喉部位,直接将大动脉打碎。喷溅而出的鲜血,仿佛激射的喷泉,直冲向高空,然后化作漫天血雨洒落。紧接着是那枚铁钉,狠狠的直钉入魏虎的食指。就算没有萧寒的纽扣,魏虎怕是也无法扣动强弩的扳机了。

    顾不得魏虎临死前紧盯着自己怨毒愤恨的目光,和光头佬惊恐的求饶声,萧寒直接跑到了蒋欣怡身边,把蒋欣怡一把抱了起来,便向外冲,便对着蒋平沉声道:“将里面的人全都清理干净,别留下尾巴。”

    尽管抱着一个人,萧寒的速度却依旧快的惊人。对于魏虎几人的死,萧寒并不担心什么。蒋平毕竟曾经是杀手,处理这种事绝对是轻车熟路,只要不暴露自己治疗能力的存在,其他的萧寒并不在乎。

    “蒋老师……”

    一路狂奔,萧寒总算是带着蒋欣怡来到了她的住所,把蒋欣怡放到地面上,萧寒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一路上萧寒为了让蒋平能够扫尾轻松点,可是全力奔跑的,即便是带着蒋欣怡,速度也并未比赶去的时候差多少。这种程度的狂奔中,蒋欣怡上衣所剩不多的两个纽扣被崩裂,只剩下一件白色的t恤,显然是穿在里面的那种,透明度比一般的要高点。加上一路汗水打湿,黑色的内衣轮廓清晰可见,就连花纹都能隐隐看到。

    咕噜!

    刚刚停下奔跑,处子的萧寒便钻入了萧寒的鼻孔。狠咽了一口唾沫,不由觉得口干舌燥。虽然灵魂已是中年,可这句身体毕竟刚刚迈入青春期,哪受得了这种刺激。

    前世与蒋欣怡的接触并不多,再加入龙魂后的大多数时间里,更是不断沉浸在锻炼和战斗中。对于女人,萧寒至多的印象就是灯红酒绿的发泄场所。

    在这种生活下待了十几年的萧寒,对于沟通方面实在欠缺了点,何况是对于刚刚被绑架的班主任蒋欣怡,特殊的身份,竟然萧寒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心中一边暗骂自己畜生,一边却忍不住看向那诱人的黑色。

    “你已经毕业了,就不要叫我老师了,叫我欣怡姐吧!这次可真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和哥哥。”

    蒋欣怡仍然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丝毫没有发现萧寒的异常。不过毕竟是蒋平的妹妹,对于这种事情的抵抗力远超普通人。

    “额……不用谢,那个……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尴尬和燥热充斥全身,紧绷鼓起的下身,让萧寒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嘴上说的什么更是完全不受控制,只想赶紧逃离这地方。

    “那怎么行,哥哥身上的伤也是你治好的,我和哥哥好好谢谢你呢,等哥哥回来再说,起码要留下来吃顿饭吧。”听到萧寒要走,蒋欣怡顿时急了,一把拉住了萧寒的手。

    对于她来说,萧寒绝对是整个生命中除了父母最大的恩人。在蒋平受伤后,为了治疗蒋平的伤势花光积蓄,不惜借高利贷的两人,在蒋平被治好的那一刻,仿佛上帝的曙光将蒋欣怡从黑暗的深渊中拉了出来。

    这个班级里存在感几乎为零的小男孩,轻易的划破了蒋欣怡紧紧封锁而包裹着的心房。

    “好吧,欣怡姐……”萧寒被拉住手只能有些无奈的妥协道。手上传来凝脂般的触感,让萧寒不由的心跳徒然加速。

    “那好,我去做饭!”听到萧寒答应,蒋欣怡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开心的说道。从头到尾,尽管心中充满疑惑,但是蒋欣怡却没有询问萧寒一句。看着蒋欣怡的背影,萧寒莫名的有些痴了。

    如果说宋芷雅是那种极度火辣型的少女,那么蒋欣怡则是另一个极端。萧寒记忆中似乎从未见过蒋欣怡生气的样子,即便是再刺头的学生,她从来都是耐心劝导。温如暖玉,再标准不过的江南女子。

    “欣怡姐,我来帮忙吧!”见到蒋欣怡进厨房做饭,萧寒当然不好一个人在客厅坐着,只能跟了进去。

    “你还会做饭?”蒋欣怡诧异的看了看萧寒,这年头,不要说是高中生,就是上班族也大都习惯了快餐生活,很少有人会自己动手做饭。

    “那当然!”萧寒不由分说的将蒋欣怡手中的菜刀拿了过来,这等家常小菜,自然是难不倒萧寒的。

    酸辣土豆丝,小豆腐,辣炒肥肠……都是些家常小菜,对于满汉全席会做一半的萧寒来说,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行家出手,立刻便镇住了蒋欣怡,对于做菜向来有信心的她,一见到萧寒那熟练无比的刀工,立马便知道萧寒的厨艺在自己之上了。

    ‘怎么会,这么好的刀工,就是专业的厨师也很少有比得上的啊!他才多大,还会唱歌,会武术,这么天才的学生,我以前竟然从未注意到过。’

    ‘不过他认真做菜的样子,好像蛮有魅力的……’

    蒋欣怡看着萧寒认真收拾食材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心乱如麻,竟然看的痴了。

    咔咔……开门声传来,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两人,丝毫没有察觉到蒋平开门的声音,一认真的做饭,另一个则是盯着对方的背影胡斯乱想。

    蒋平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一幕,悄悄走到了妹妹身后。

    “看什么呢!”

    蒋欣怡正在胡思乱想,猛不丁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大喝,顿时下了一条,回身见到是哥哥,这才松了一口气。

    “哥……”不满的骄喝了一声,紧接着想到刚刚的表现和,顿时羞红了脸:

    “平哥”萧寒转头晚了一眼得意的哈哈大笑的蒋平,不由的翻了个白眼,有这么个无良老哥,能养成蒋欣怡那温柔似水的性格,还真是不容易。

    魏虎的事情,萧寒并没有多做询问,这点小事蒋平自会处理干净,否则也就妄称不败传说了。很快饭菜便做好了,三个人在客厅吃起饭来。

    萧寒的手艺的确顶尖,但是三人吃的却别扭无比,萧寒被蒋平这个死妹控看的全身发毛,蒋欣怡则是因为刚刚的事双颊通红。就这样在诡异的沉默氛围中迅速吃完了饭,萧寒几乎是逃命般的立刻告辞,连两人相送的意思都直接拒绝。

    “妹妹,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蒋平略有所思的看着妹妹。

    “怎么可能,他可是我的学生!”蒋欣怡下意识的拒绝,只是脸却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看到蒋欣怡的表现,蒋平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了,刚要说话,突然间脸色一变,急速向着门外冲去。

    “在房间里带着,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开门,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