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逃也似得除了蒋欣怡家,萧寒终于松了一口气。饭桌上诡异的气氛实在令人难受,蒋欣怡对自己有好感,萧寒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

    前世跟着炮王在一起这么久,就算是傻子也能耳濡目染,何况任务之余,萧寒也没少往夜店之类的场所猎艳。对于刀口舔血,枪膛跳舞的一种龙魂队员来说,女人总是难免的调节品。

    ‘难道这辈子还要逃避吗?那重生还有什么意义呢?’萧寒心中不禁暗自询问着自己。

    前世的时候,无数次徘徊在生死一线,大仇始终无望得报,萧寒自然不能也不敢对任何人付出自己的感情。

    可是重活一世,拥有了传承玉简的萧寒,就算仇家势力再怎么势力庞大,依然有着绝对的信心。

    唯一的修道者,如果不是为了治疗爷爷的疾病,如果不是为了保住爷爷的心血,萧寒大可以带着妹妹躲到深山渺无人烟的地方修炼个几十年,然后出来以绝对强横的实力横扫天下。

    管他什么大家族,管他什么古武者,绝对实力面前,通通都得跪!

    当仇恨不再是负担,情感还需要被压抑吗?

    摇了摇头,萧寒决定不再去想这些,毕竟传承玉简上的功法才刚刚开始修炼,萧寒现在还缺乏足够的实力。更何况,爷爷现在依旧处于昏迷中,不知道何时才能够醒来。

    脑海中诸多念头转瞬即逝,萧寒朝着楼梯下走去,正巧与一个身形消瘦的少年擦肩而过。不经意间撇过那少年,萧寒顿时一愣,转头目光朝那少年望去。

    ……

    狮子最近很开心,非常非常的开心,他已经好久没那么兴奋了。记得上次这么兴奋,还是因为接了一个刺杀庞大家族继承人的任务。那次,狮子将那个正趴在女人肚皮上的纨绔子弟,连同他的两个保镖和女人一起,用消防斧剁成了肉馅。而这次,他接了一个更大的活。

    狮子虽然有个很威武的名字,可他的身材却没有任何魁梧的样子。想法,他很瘦弱。小时候因为自己的瘦弱,曾经成为众多练习者眼中的猎物。

    但是狮子有个好哥哥,在血魂训练杀手的地狱岛,六百多名少年互相的杀戮,狮子一直处于哥哥的保护下。

    哥哥一直是狮子最崇拜的人,每当其他小孩饿着肚子的时候,哥哥总会找来香喷喷的肉块给狮子。直到有一天,狮子的哥哥再也没有力气保护狮子,被其他的小孩联合在一起,变成了一块块香喷喷的肉块。

    借着大雨的保护,狮子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那些杀死哥哥的家伙。从此,狮子变了,他不在有哥哥,有的,只有一把哥哥给他做的石斧。

    一年,狮子在岛屿中躲躲藏藏近一年的时间,疯狂的锻炼着自己。每当夜晚,其他的孩子在营地防备着同伴进入梦乡时,狮子却在与猎狗撕咬,和野狼搏杀。

    终于,当所有人都以为狮子已经和他哥哥一样被杀的时候,狮子却再一次出现了。狮子更瘦了,眸子中闪烁的不是杀手该有的凶狠和阴毒,却是野兽的残暴与嗜血。

    隐匿,躲藏,悄然出手,一刀划破对方咽喉?

    不,对于狮子来说,教官的这些教导完全被抛之与脑后。

    又是一个大雨倾盆的夜晚,狮子冲进了第一个营地。

    牙齿、指甲、石头,甚至是对方的血水都成为了狮子的武器。

    当夜,营地里六名经过了几年残酷杀戮团结在一起的少年,在狮子野兽般无所顾忌疯狂暴虐的攻击下,三死一伤,仓皇逃离。

    教官找到了狮子,告诉狮子杀手不应该是这样的,告诉狮子杀手是需要隐藏自己的,而狮子的答案,是第二天血肉模糊的代价,干掉的第二个营地七名成员。

    狮子出名了,他成为了这一批杀手中第一个拥有称号的人。剩下的杀手们团结在了一起,想要干掉狮子。

    然而结果是,凭借野兽般的直觉几次死里逃生的狮子,成为了这一批杀手,最终存活下来的十个人之一。

    不同于其他杀手,狮子讨厌花哨的杀人方式,更喜欢直来直去,如野兽般的杀戮。凭借强横的实力以及足够的凶狠,狮子很快成为了血玫瑰十大金牌杀手之一,仅次于四大传说的存在。

    血玫瑰与毒刺并列,是大夏国当之无愧的两大最强杀手组织。而血玫瑰中,最强的自然是四大传说级杀手,不败、血夜、杀戮、影子,其次便是十大金牌杀手。再下面才是外围的银牌,铜牌杀手,和处于外围的铁牌杀手。

    而今天,很久没有接到有挑战性任务的狮子,接到的任务对象竟然是上一任的不败传说。

    狮子只觉得自己的血液在沸腾,狂热的战意让全身的肌肉都不禁颤栗着。

    至于任务目标是探知对方怎么治疗好挑断的手脚筋,如果可能的话重新召回组织?

    哪有什么关系,打完之后,如果对方还能留下一口气的话,就顺便把任务做了吧。

    很显然,狮子的经纪人对这位刚刚成为金牌杀手的脾气并不了解,当然,并不排除前几次顺利完成杀戮任务的成功,造成了一定的误导。

    这家伙,显然是没有执行过杀人以外的任务的,否则,绝对不会派他来。

    走进目标任务居住的简易楼房里,狮子越发的兴奋,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这可是前任的不败传说啊,马上就要死在自己手里了。

    狮子相信,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死在手里的就会是现任,然后是血夜、杀戮、影子,最后狮子会一点点的把那些教官和首脑们撕成碎片,在一口口的喂给他们自己,让他们去地狱里陪自己寂寞的哥哥。

    狮子从没想到过自己会失败,先不说前任不败传说刚刚养好伤,就算对自身实力没有半点影响,狮子也有足够的信心一战。

    十年前的不败传说,放到现在,顶了天也就比普通金牌稍微强点而已,何况手脚筋被挑断了这么多年。

    一步步的顺着台阶往上走,狮子强忍着几乎要兴奋的怒吼出来的激动心情。迎面走来一人,看上去是个高中生,长相倒是蛮英俊的。不过狮子并没有理会,他可不是组织里那几个兴趣变态的家伙,正处于极度的兴奋当中狮子,连细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两人擦肩而过,狮子与那名高中生同时停下脚步。数年来锻炼的敏锐感官,让狮子几乎瞬间便判断出,那名高中生看穿了自己的身份。

    不过狮子并没打算动手,他虽然是个不守规矩的杀手,可却不是个傻子,还没到见人就杀的地步。

    当然,马上就要迎来期待已久的大战,狮子不允许不稳定因素的出现,看着对方警惕的目光,狮子不禁压低了声音:

    “小子,看够了就快点离开!”

    狮子的声音很沙哑,那是因为一次差点要了他命的重感冒,声带几乎被高度发烧烧毁。但同时,狮子的声音又极富穿透力,黑夜里无数次与野狼厮杀,怒吼声甚至能够吓退饿狼。换做是胆小点的人,猛然将听到狮子的声音,并不会比恐怖片里突然传来的诡异音乐效果差多少。

    “你是什么人?血玫瑰的?来这里做什么?”完全出乎狮子预料,眼前的小子非但没有逃跑,竟然还敢质问自己。更让狮子杀机毕露的是,这家伙竟然知道血玫瑰。

    目标任务家里出来的人,知道血玫瑰,还能够一眼认出自己。

    这绝对是不安定因素,必须除去!

    虽然他没看出面前这小子羸弱的身体能有多大的力量,可是能一眼认出自己,这就表明有战斗力。地狱岛多年的经验告诉狮子,任何不安定因素,都可能成为致命的威胁。

    “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了,小子,下辈子记得,不要多管闲事!”狮子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善良了,或许是对面的人瘦弱的身体让狮子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他竟然好心在对方临死前提醒了对方一句。

    “这就不劳驾您费心了,不知道动手前能不能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出乎意料的是,狮子对面的少年竟然丝毫紧张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套起话来。

    狮子笑了,他喜欢直来直去的杀戮,因为那种暴虐能给他带来颤栗灵魂的快感。可这并不代表狮子就不会动脑子,想法,他很聪明,远比组织中所有人认为的要聪明的多。嘴角撇起一丝嘲讽的意味,沙哑的嗓子像是铁锨划过破旧的砂锅。

    “拖延时间么?”

    狮子话音刚落,对面的小子一声轻喝,双手握紧楼梯扶手猛的飞起双脚踢向了自己的脑袋。

    太弱了,这轻飘飘的一脚,只要自己一把抓住他的脚踝,顷刻间就能活生生将其撕成两半。

    狮子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一只手猛的抓住了对方的右腿,另一只手刚要爪左腿。

    第一只手抓的时候很轻松,狮子仿佛看到了漫天洒落的血雨,正要抓住另一只脚。突然,一股力道仿佛针扎一般直接侵入自己的右臂。顾不得多想,狮子瞬间松手,猛的将对方甩了出去。

    怎么回事?

    揉了揉有些震麻的右臂,狮子心中满是疑惑。明明已经抓住了,怎么还会有第二股力道从同一只脚上传来。而且不同于正常的撞击,仿佛针锥一般,直接刺入自己的身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