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像往常一样在军营里乱窜的我,不知不觉间却迷路了,四处寻找不到卫兵叔叔的踪迹,就在我快急哭的时候,猛然间听到了一声枪响。

    于是我连忙向着枪响的地方跑了过去,结果却看到一个和爸爸一样身穿军装的叔叔倒在血泊里。他的身前,站着一个身着暴露的女人。”蒋平双拳紧握,眼中闪过一丝仇恨的光芒。

    “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那女人竟然没有杀我,而是将我带出来军营,带到了血玫瑰。

    随后,我便成了新一批杀手训练中的一员。他们大多**岁左右,加上我一共三百人。我们被送到了一处荒岛上,有几个教官来训练我们怎么在荒野生存,怎么杀人。一开始的训练虽然很苦,但是比起后来,简直就是天堂。

    在训练了足足一年后,可怕的试炼终于开始了。三百个人在荒岛上,没有食物,没有水,有的只是一把锋利的匕首。想要活下去,只有杀人。

    前三天的时候,没有人动手,所有人都在观望着。可是直到第四天,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他们开始扑向自己不认识的人,用匕首干掉对方来获得生存下去的物资。

    很不幸的是,我身旁正好有人将目标放在了我的身上……”

    蒋平的语气很平淡,仿佛讲述的是别人的故事一般。但是萧寒却仿若身临其境,只觉毛骨悚然。

    在那个岛上,所有的人都已数字为代号,蒋平的编码为300。扑向蒋平的小男孩是067,即便是时隔二十多年,蒋平却依然清晰的记得每个人的编号,尤其是死在他手上的!

    编号为067的男孩匕首刺中了蒋平,但是因为身体虚弱,被蒋平躲过了要害。紧接着,蒋平下意识的挥手,匕首毫不留情的划过了他的咽喉。

    依靠鲜血恢复了一部分体力,但是自己却受了伤的蒋平,为了活下去,使自己不变成别人口中的食物,开始主动出击。

    因为从小生活在军人世家,无论是理解能力还是起初的身体都比其他人好上不少,因此前一年的训练一直是整个营地最强的存在。即便是受了伤,蒋平依旧要比大多数人前的多。

    杀戮最终结束了,当半个月后,总人数已经不足两百,试炼终于结束。随后,新一轮的训练接着开始。

    杀戮,训练,杀戮……似乎是一个无穷尽的循环,而蒋平就在这循环中苦苦挣扎着,他要回家,要见自己的父母,和走时刚刚学会走路的妹妹。

    怀着这样的心念,蒋平的匕首越来越快,越来越狠,他害怕自己忍不住心软,他亲眼见到过无数因为心软而被划破喉咙的男孩女孩临死前,那不甘的望向天空的双眼。

    眨眼之间四年过去,蒋平在杀戮与训练中度过了四年,而当初三百个孩子,训练结束的时候只剩下了九个。

    很快,蒋平被安排加入成为血玫瑰的一名银牌杀手,当得知成为传说级杀手就能脱离组织后,特别是得知父母在车祸中身亡,只余妹妹一人后,蒋平开始了疯狂的任务生涯。从银牌升级到金牌杀手,蒋平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成为了血玫瑰历史上的奇迹。

    从未有未完成的任务,从未有失败的战绩,终于有一天,蒋平凭着自己的实力登顶不败传说,没有丝毫犹豫,即便是组织要求净身出户,被挑断手脚筋也在所不惜。

    “你知道么,我永远忘不掉067临死前的那双眼,无助、自责、羞愧、不甘、恐惧……那双盯着我的眼睛,似乎包含了所有你能想象的到的情绪。”蒋平颤抖着双手点上最后一颗烟,深吸了一口,就这么靠着护栏斜倚在地上。

    “血玫瑰倒地有多少人,传说级杀手以上还有人吗?”

    萧寒略有所思,不由的出声问道。

    “具体数字不清楚,不过每年都会有三批,大约三十个左右新训练的银牌杀手加入其中。”

    “银牌杀手?”再次听到这个名词,萧寒忍不住疑问。

    蒋平目光徒然望向萧寒,眸子中闪烁着仇恨和希冀的意味。萧寒对血玫瑰异常的兴趣,让蒋平似乎看到了报仇的希望。

    “血玫瑰的杀手,等级划分为铁牌、铜牌、银牌、金牌、传说五大级别。铁牌杀手,就是一些在外围接任务的普通人,他们严格意义上算不上杀手,只是偶尔接触到了组织,接取了组织的任务。

    而铜牌,就是能有效完成任务的杀手。无论你用什么方式,只要能够顺利完成五次任务,就会成为铜牌杀手。

    银牌杀手,则是一部分顶尖的普通杀手,和向我们一样,从小被培养出来的杀手。这些人,也是整个血玫瑰的支柱。而金牌杀手,并不是固定的,指的是组织所有银牌杀手中最强,任务完成度最好的十个人。

    剩下的传说级杀手,首先任务完成率要100%,其次至少要完成一次对应的s级任务,而且要成功挑战上一任传说之后,才能夺得传说之位。”

    一边介绍着,蒋平一边仔细观察着萧寒,希望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一丝对血玫瑰的杀意。无时无刻蒋平不盼望着有一天能杀上血玫瑰,将这个毁了自己的组织砸个粉身碎骨。

    只是血玫瑰实在太强大了,位列大夏诸多杀手组织前两位。在整个世界都是威名赫赫,不要说他一个人,就算是十几二十个全胜时期的他加起来也不是血玫瑰的对手。

    而且,曾经是传说级杀手的蒋平,隐隐听说过血玫瑰背后还有着一股更加庞大的势力。很有可能,这股势力和萧寒一样,属于传说中的古武家族。

    显然蒋平已经将萧寒列为了古武家族的一份子,至于萧家,那个大家族还没有几个私生子啊,萧寒的内力就是最好的证据。萧家这种小家族,能不能知道古武者的存在都两说,何况培养出一个古武者来。

    听完蒋平的故事,萧寒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中,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悲惨的人。父母不知所踪,家族遭人算计,大仇始终不得报。

    可相比起蒋平来,萧寒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幸运。萧寒无法想象,如果自己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能够活多久,一年?一个月?恐怕连一星期都活不了吧。

    相比之下,萧寒前世虽然很惨,却远比不上健蒋平。何况上天对自己竟是如此的厚爱,给了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

    站在家门前,萧寒暗自发誓,一定要弥补前世所有的遗憾。

    “哥哥,你回来了!”萧莹打开门见到是萧寒,顿时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不过当看到萧寒一脸倦容,衣衫不整的样子,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她不会是误会自己去……

    萧寒心中不由的一阵郁闷,刚刚的战斗将体内的灵力消耗一空,一路找急忙慌的赶回来。现在萧寒的狼狈样子,的确有几分纵欲过度的样子。不过这种事情,显然是没办法解释的。

    “饭菜已经做好了,哥哥快来吃饭吧。”好在萧莹并没说什么,乖巧的将拖鞋递给萧寒。

    萧寒心中一暖,赶忙换上鞋,跟着萧莹走了进去。目光落在萧莹双脚,美玉般小巧无暇的玉足,圆润而精致。看着萧莹一瘸一拐的双腿,不由得心中一痛,在心底暗下决心,一定要加快修炼速度,尽快将萧莹的双脚治好。

    萧莹的双脚属于先天性的,萧寒的真气治疗效果对此毫无作用,只能动用法术或者丹药。而丹药,先不说萧寒现在无力炼制,就是对症的最简单的驻颜丹,其中的材料驻颜果,萧寒听都未听过。

    至于法术,萧寒现在只是最低的筑基阶段,想要施展弥补先天缺失的补缺术,最差也要灵气化液阶段,以他现在的实力还差了一大境界呢。

    怀着沉重的心思,萧寒心不在焉的吃完了晚饭,回到卧室,开始了又一轮的修炼。

    经过了这几天的修炼,萧寒早已经不是那个菜鸟,吸收转化起灵气来也快了许多。

    不过可惜,天地间的灵气实在过于稀薄,即便是孰能生巧,没有灵气也只是无米之炊,一夜时间,在萧寒的修炼中很快变过去了。

    剩下几天萧寒一直沉浸在修炼中,而郑可,在拥有了萧寒的资金支持后,终于开始展露他那强大的商业天赋的冰山一角。

    借助萧寒这个快要被逐出家族的弃子身份,郑可竟然在众多部门中狐假虎威,更是在王家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顺利接手了药厂,成立了回生药业。

    第一批药剂已经投入了生产,不过想要等到这批药剂上市还要一段时间。而且通过回生药业,萧寒开始收购能够炼制回魂丹和提灵丹的材料。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提灵丹的材料一旦备好,萧寒便可以用回魂草炼制提灵丹。以回魂草的强大药性炼制出提灵丹,修为便可以飞速提升,在接下来就是回魂丹,拯救爷爷。

    时间在单调的生活中一闪而逝,很快,萧寒便迎来了高考之后天都市最为隆重的一个晚会,高考生毕业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