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轻柔的琴音响起在会场,仿佛柔风浮起的柳絮轻触脸颊,这丝不忍触动的柔情,如水波般荡漾了开来,台下一如既往的喧嚣,但是部分人却被触动,看向台上,那个坐在感情后面舒缓的演奏着的男子。

    同样被萧寒的琴音触动的,还有萧寒自己。对于一个不学无数的纨绔子弟来说,钢琴是他唯一坚持,能够勾起回忆的东西。

    脑海中无数画面闪烁,最终定格在了一处农家小院。一个几岁大的男孩,正一脸气愤的盯着母亲怀里的女婴。

    “寒寒,妈妈给你介绍个小妹妹好不好,以后她跟我们一起住。”

    “不好!”

    小男孩狠狠的摇着头,看向小女孩像是看到了夺走父母的仇人,气的鼓起腮帮,像个可爱的包子。

    “寒寒乖,她叫萧莹,以后就是你妹妹了。”母亲败下阵来,换成了年轻的父亲。

    “不要!”小男孩头双手掐着腰,头摇的像拨浪鼓。

    “寒寒听话,只要你答应,明天就不逼你弹钢琴了!”

    “不要!”

    “给你买好多好多好吃的怎么样?”

    “不要!”小男孩异常坚决的摇头,他才不会为了一点零食把爸妈分一半出去呢。

    “这怎么办啊!”夫妻俩相视一眼,不由苦笑,忽然间,父亲眼珠子一转,压低声音。

    “寒寒啊,你看萧莹多可爱,你只要同意,等长大了就让她给你当媳妇怎么样?”

    “真的?”小男孩双眼一亮。

    “长风,你们父子两个色鬼!”

    ……

    回忆在脑海中闪烁,化成一段段轻柔的音符,从舞台上缓缓的扩散开来。萧寒微微开口,仿佛在喃喃低语,轻柔流畅的歌声中,带着一丝扰人心魄的沙哑。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

    半生存了多少话,藏进了满头白发

    记忆中的小脚丫,肉嘟嘟的小嘴巴

    一生把爱交给他,只为那一声爸妈

    歌声虽然轻柔,却轻易的将整个会场笼罩,渐渐的,人们停止了交头接耳,望着钢琴后面弹唱的少年。灯光落在他那微微翘起的嘴角,不由得痴了。伴随着歌声,仿佛看到了少年脑海中那一幅幅的画面。

    院子里,刚刚学会说话的女婴哇哇大哭着,母亲气的两巴掌拍在浑身脏兮兮的小男孩身上,小男孩却没心没肺的拍着手,哈哈大笑着。

    屋子里,父亲生气的拍着桌子,指着那被打翻的墨水。小男孩低头不语,悄悄的把吓的快要哭出来的妹妹藏在身后。

    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

    生儿养女一辈子,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

    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萧寒的声音猛然间高亢了起来,音乐仿佛注入了魔力,沙哑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整个会场回荡着。一滴泪水从萧寒的眼角滑落,萧寒没有注意到,下方的观众也没有注意到,依然沉浸在那歌声中。

    而下面的观众席,萧莹早已泣不成声,除了她没有人能懂哥哥的痛。就如那场车祸的噩耗传来,除了爷爷,再没有人懂兄妹两人的彷徨与无措。他们的眼里,只有那本属于父母的那份股份和权利而已。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

    ……

    歌声在继续,一个,两个,不知不觉间会场里一个接着一个的留下了泪滴,有男也有女,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也有刚刚毕业的学生。

    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

    ……

    指尖拂过琴键,一串串的音符缠绕着那沙哑磁性的声音,那清澈的嗓音是如此干净,让人不由自主的便沉醉其中。

    肉眼难以辨识的空间,一道道灵气随着音乐漫天起舞,最终汇入萧寒的身体,不过那灵气仿佛拥有灵性一般,并没有化作真气,而是再度随着萧寒的歌声舞动,回归到了天地间。

    在这一刻,萧寒的情绪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与在场的数万人间,产生了一种极为奇妙的共振。

    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

    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

    自低喃中开始,同样再低喃中结束,萧寒没想到唱这首歌带给自己的触动竟然会如此之大,最后一串旋律谈完,萧寒站起身向着台下鞠了一躬,然后往台下走去。

    哗……

    直到这时,众人才仿佛回过神来。

    起身,鼓掌!

    不论身份,不论地位,不论年龄,不管是身为市长的肖鸿鹏,还是德高望重的各校校长,全都起身鼓起掌来。

    这歌,实在太打动人了!尤其在萧寒意外运用真气与外界产生共振后,那飞舞的灵气虽然肉眼不可见,却直接造成了萧寒与在场数万人的精神共振,让他们接受到了萧寒的情绪。

    因此萧寒哭了,他们也哭了,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个一开始就怀有极度偏见无法产生共振的人外,所有的人都哭了。其中不乏有対萧寒不屑一顾者,可数万人同时造成的精神共振,即便只是被动的依然恐怖无比。

    鞠躬,下台,这看似并无什么不妥的瞬间,却是萧寒在拼命调整着自己。刚刚他不是不想说话,而是根本说不出来。数万年人同时进行的精神共振何其强大,若是这首歌时间在长一点,恐怕萧寒就要魂飞魄散了。

    当然,萧寒也并非没有什么好处,相反,这次的好处实在太大了,大到仅次于重生和获得传承玉简这两件事。

    之前萧寒的修炼,如同一台设定好程序的机器,按照玉简设定的按部就班,至于境界,道行,领悟,那是神马东西?

    可是这一次,通过数万人的精神共振,比起修道人士传说中的顿悟还要恐怖的多。萧寒只觉得身形童泰,意念一动,周身的灵气便全部被纳入身体,炼化起来同样快乐数倍。更加重要的是,萧寒发现,自己对体内真气的控制犹如臂使,细致到每一丝都精准无比。

    这样的话,我使用法术的消耗将会大大缩减,岂不是说我能更快使用哪些更强的法术了?

    萧寒心中大喜,通过玉简的描述,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境界提升了,但更具体的就不得而知,只能隐隐察觉到这和歌曲最后,那神秘的感觉有关。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不是现在的萧寒能够搞明白的,重要的是,提前使用后面的法术代表着用不了多久,萧寒的实力就会有一个质的飞跃。王家,萧家,背后的神秘势力,血玫瑰组织,随着时间的推移,萧寒的敌人几乎在几何式的增加着。

    而且到现在为止,面对这些敌人萧寒统统处在劣势,这也是萧寒一直形势有所顾忌的原因。否则以萧寒你动我一根汗毛,我断你一条手臂,手都断了人也顺便斩草除根的行为方式,萧峰和王浩天岂能活到现在。

    比起大多数普通人萧寒的确很强,但是再强也强不过一颗子弹,大夏国虽然禁枪,可对于萧家王家这样的势力,一支枪困难么。更不用说血玫瑰,惹急眼c4炸弹都能给你弄一车来。

    “实力啊!”想到玉简后面的介绍,萧寒的血液沸腾了起来,对实力的渴求也达到了极高的程度。

    金刚符,护体术……只要萧寒的修炼能够冲破筑基达到气旋境,手枪在萧寒眼里就是一堆废铁。估计也就冲锋枪或者传说中的光能手枪之类的能造成威胁了。

    “哥哥,你唱的太棒了!”刚回到萧寒班级所在的区域,萧莹便一脸兴奋的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萧寒。

    “寒寒啊,你看萧莹多可爱,你只要同意,等长大了就让她给你当媳妇怎么样?”

    莫名的,萧寒想起了刚刚在脑海中闪过的回忆。

    “快下来,都多大了,也不怕人笑话!”感受着紧贴着身体的柔软触感,萧寒不禁心神一荡,连忙示意萧莹下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鲁莽,萧莹吐了吐舌头,乖巧的放开了萧寒,不过嘴上仍然兴奋的称赞着:“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回去还给我唱这首歌好不好,我还要听一,不!还要听一百遍。”

    “好好,莹莹想听多少次都没问题!”萧寒宠溺的揉了揉萧莹的脑袋。

    “哼,不过是唱首歌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说不定考试成绩还是作弊得来的呢。萧寒,别以为你成绩好就能会萧家,总有一天我会吧你这个有辱萧家名声的废物赶出去。”一旁别的脸色发青的萧峰,终于忍不住恶狠狠的说道。

    “我怎么问道了一股葡萄的味道,好酸啊!莹莹你闻到没有?”萧寒没有理会萧峰,而是问向萧莹。

    “有啊,闻着可酸了,我们还是不要摘了,反正也是酸的。”萧莹忍着笑意一本正经的回答道,众人闻言皆是哈哈大笑,这分明是讽刺萧峰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腾龙勋章的获得者啊,注定前途无量,还会在意一个萧家。

    “萧寒!”

    萧峰气的咬牙切齿双拳紧握,正打算离开,突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阴笑的转过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