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咳,这个……我们家族有些特别么。再说了,我可是从小在家族外面长大的,标准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跟他们可不一样。”萧寒只管拉起虎皮扯大旗,前世不过是龙魂组一个小组元,什么古武者之类的,也就有所耳闻,权当神话传说了。哪知道这些古武家族的想法,好不容易把眼前这位从燕京引出来眼看就要忽悠瘸了,岂容穿帮。随口胡诌了几句,连忙转移话题。

    “这些东西到时候我还要处理之后才能用,什么时候能够备齐?”

    李斯狐疑的看了萧寒一眼,“一周之内你需要的这些玉石和药材基本就能凑齐,龙魂组的人数选拔也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大概十天后就能就位,还有什么需要做的吗?”

    “还有就是希望你们能把我爷爷弄到我住的别墅中保护起来,顺便帮我请个假。”

    萧寒爷爷的事情,在高考成绩下来之前曾经悄悄潜入医院查看过。不过爷爷的昏迷不只是因为被下毒,还有一种诡异的重伤状态,生命力消耗一空。现在把老人家就行,无疑是加速老人家的死亡。

    只有炼制出回魂丹,才能够彻底让爷爷恢复健康。

    “请假?”李斯愣了愣,这才想起来萧寒还有个高考状元的身份。

    “没问题,你报的是燕京大学对吧?请假的问题交给我。至于萧家的事情来之前我们调查过,不过很遗憾,似乎有你们那种层次的势力插手,我们无能为力。不过把老爷子搭救出来,还是可以的。”

    同等层次的势力?

    萧寒心中一惊,前世他虽然只是个普通的组员,但毕竟就职于龙魂这种地方。多次调查后,也隐约发现了站在萧家背后的势力不一般,却从未想过竟然是古武家族。而且听李斯的语气,绝对不只是一般的古武势力。

    “李少将,合作愉快!”现在显然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萧寒对着李斯伸出手,两人相视一笑。

    “萧寒,看来用不了多久我们就是同事了,你也别喊少将了,我是龙魂组的组长,你可以直接喊职位叫我李组长,或者喊李哥也行。”显然,萧寒又一次沾了那个并不存在的家族的光。作为传说中的古武家族的子弟,李斯将萧寒完全发放到了同意水平位置,甚至言语之上,不乏套近乎的意思。

    “李哥客气了,不知李哥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事要交代的?”见李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萧寒疑惑的问道。

    “这个……有件事我比较好奇,你们这些古武者,是不是真能像电视里演的那样飞檐走壁呢?我随口一问,不方便说就当我没问过。”李斯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眼睛中充满了好奇。

    天知道,我有没见过!萧寒心中暗自吐槽,他之前打算的只是装个得道高人的徒弟,谁想被李斯自己玩大了。什么古武家族,前世都是当神话听的。

    这话当然不能当真李斯的面说,目光扫过桌子上的酒杯,萧寒眼睛一转有了主意。将手轻轻的覆盖在酒杯上,运转体内的真气。

    萧寒体内的真气数量实在少得可怜,连个最基本的火球术都释放不出来。不过简单的运行一下,改变真气的属性还是能做到的。随着萧寒的动作,酒杯里的红酒仿佛被放进了火炉上,一缕缕的酒气腾空而起。

    淡淡的酒香越来越浓,渐渐的,酒杯中的红酒竟然沸腾了起来。

    “这……真是太神奇了!”李斯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凭借战斗直觉,他有把握出手一招解决掉萧寒。可那是靠着不断突强化和破极限锻炼出来的体魄还有战斗经验,想要像萧寒这样凭空煮酒,再练一辈子也做不到。

    “雕虫小技罢了,别的家族不清楚,不过我们家族能做到的远不止这些。”这种改变一下属性而不攻击或者应用的消耗对萧寒丝毫没什么影响,因此萧寒脸不红气不喘的瞎扯着。

    当然了,也不完全是瞎扯,起码对于修道者来说,飞檐走壁什么的太简单了,点石成金这种法术都出来了。撒豆成兵,缩地成寸之类的法术还会远么。

    “厉害,萧老弟放心,我回去立刻收集你需要的材料,召集人手。最多十天,一定全部弄齐。”

    见到萧寒神乎其技的手段,李斯的态度更是越发的友善了起来。

    “那就等你好消息了,准备完了直接打我电话就行,我就先告辞了。”萧寒说着便准备离开,没办法,宋芷雅显然是被李成元那货给烦的不行了,在远处不断朝这边打眼色。幸好李斯在这,李成元没敢动手动脚,否则宋芷雅就得拳脚伺候了。

    “等一会,还有件事拜托萧老弟。”李斯见萧寒要走,连忙说道,同时招呼李成元过来。

    “爸,你儿子都被他打了,你还跟他费什么话,赶紧弄他啊!”不明所以的李成元,早就已经登的不耐烦了,见到父亲喊自己,连忙跑过来不满的说道。

    嘭!

    李斯二话不说,一脚踹了过去,李成元被踹翻在地,一头雾水的看着父亲,心中那个委屈:“爸干嘛踢我?”

    “萧老弟,我家这臭小子什么都不会,成天就知道给我惹祸,本来我是打算把他塞到龙魂练几个月的。既然你是龙魂的教官,接下来这段时间这小子就交给你了。烧水打杂洗衣服无所谓,给我往狠了操练,但凡是有一点不听话,不用给我面子,只要别打残废了就行。”李斯说着很瞪了眼敢站起来的李成元,对他说道:

    “听到没,以后就听你萧叔的话,萧叔说什么时候让你走你才能走,不然挨了揍别来找我!”

    “什么?凭什么啊!”李成元顿时傻了眼,刚刚萧寒那个过肩摔可还近在眼前呢。美女摔得时候自然不怎么觉得,可换成男的,真他妈疼啊!

    “就凭我是你老子,我说话你要是不听,以后别想从家里拿一分钱。”李斯看到儿子吊儿郎当的模样,更是气愤异常。

    “不行,打死我也不会听他的!”

    李成元态度坚决的摇头,他才不行父亲的话呢,只要自己像往常那样一哭二闹三上吊,一切都解决了。

    “你确定?”萧寒一边笑着一边朝李成元走过去,李斯称呼自己萧老弟只是出于礼貌,或许还有套关系的目的在里面。可由于重生的记忆,前世和李斯在一块战斗了近十多年,一只把李斯当大哥的萧寒看来,李成元无疑是个不折不扣的晚辈。

    “你想干嘛?老爸,救命啊!”李成元转身变要跑,被萧寒一把搂住了肩膀,双臂用力,如铁钳一般死死的夹住了李成元。

    “小子,敢对你婶子动心思,今天叔叔就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萧寒说着,双臂继续用力。听到萧寒的话,宋芷雅不禁红着脸轻啐了一口,想到自己眨眼变成了婶子辈的,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对于萧寒,宋芷雅同样是无比好奇。功夫、厨艺、学霸……现如今更是短短不到一小时时间便和背景恐怖的少将李斯称兄道弟,要知道,李斯在燕京圈子里的威望可是十分恐怖的。

    真不知道,他还有多少秘密!

    望着萧寒的侧影,宋芷雅不由得有些痴了。

    “你们年轻人慢慢聊,我还有任务,就先回去了!”李斯没想到萧寒自来熟到这种程度,当着自己的面就开始动手收拾自己的儿子。

    李斯的母亲死得早,自己有常年在外执行任务,李成元在家里常常受到排挤,因此基本都是一个人在外面住,李斯对这个儿子向来是极为溺爱的。虽然察觉到儿子有些纨绔行为,决定让他受点教训,可是看到这一幕还是有些不忍。

    不忍归不忍,之前已经做了决定,现在自然不好反悔,只能眼不见为静了。

    “成元,希望能让我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你,萧寒,别让我失望啊!”

    走出西餐厅,李斯回头望了望正在打闹的三人,转身大步向远处去。

    “救命啊!芷雅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骚扰你了,疼……要死了,要死了!”李成元被萧寒硬生生拖上了车,在萧寒的摧残下狼嚎着,为了求饶甚至保证不再骚扰宋芷雅,可见萧寒下手之狠。

    曾经就是标准的纨绔二代,萧寒比任何 人都明白这种人记吃不记打的性格,想要彻底改造,除非使用高压政策。

    “萧寒,你是怎么做到的?”一上车,宋芷雅便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迫不及待的问道。

    “什么怎么做到的?”龙魂的事情。是绝对保密的,所以萧寒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装作不解的问道。

    “还装,你是怎么忽悠李伯伯的,跟你称兄道弟不说,竟然还把李成元教给你管教?李伯伯平时最溺爱他这个儿子,换做别人当面对他儿子这样,早就一枪毙了!”

    “就是,赶紧把小爷放了,不管你是怎么样迷惑我爸爸的,等我老爸反应过来,你就等着吃枪子吧。现在乖乖把小爷放了,好吃好喝伺候着,等到时候我还能给你求求情什么的。”听了宋芷雅的话,李成元顿时如同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只是语气虽然嚣张,脖子还被萧寒夹在胳膊下面,实在没有半点威慑力。

    “怎么能叫忽悠呢!”萧寒一副大受委屈的样子,不满的说道:“分明是李哥看我英俊潇洒,前途无量,顿时心感戚戚,与我义结金兰。对了,芷雅,你喊李斯李伯伯,是不是要喊我小叔叔啊,乖侄女,喊声叔叔我听听。”

    萧寒话音刚落,一直在挣扎哀嚎的李成元突然安静下来,用一种很诡异的目光打量着萧寒,语气中满是鄙夷:

    “叔叔侄女?原来你喜欢这一口,小雅,看到这家伙的本色了吧,赶紧把他踹了吧!”

    咔咔!

    萧寒冷笑几声,双拳互握,关节发出咔咔的脆响。

    “叔叔侄女是吧!”

    “你……你样干嘛?”

    “本色是吧!”

    “救命啊……”

    “踹了是吧!”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