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别墅的厨房中,萧莹症认真的做着晚饭。回生药业正在扩张的关键时期,并没有什么盈利。不过萧寒从赌石的资金中留出了一小部分交给了萧莹。

    从小自豪门长大,虽然萧莹没什么大手大脚的习惯,却也不会在资金充裕情况下吝于口腹,之所以自己下厨,只是因为兄妹二人都不喜欢外人打扰罢了。

    晚餐很是丰盛,一盘腰果虾仁,一盘水果沙拉,小锅中正熬煮着松露菌菇汤,锅里正在翻炒着的尖椒兔肉已经接近成熟,鲜艳的肉色搭配诱人的红辣椒,散发出阵阵令人神往的香味。

    突然间,萧莹只觉得精神一震,仿佛突然从工业区来到了海边的原始丛林。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新舒爽感传遍全身,仿佛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一般。

    疑惑的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左右打量了一下,却丝毫找不到原因。俏脸微微蹙起继续手上的动作,把这一切当成了幻觉。

    “一炉丹药的材料,结果就练出了一枚化灵丹,真是败家啊!”看着手中紫色的丹药,萧寒不禁摇头苦笑。当然了,也并非是全无好处,萧寒所炼制的化灵丹,足足有正常情况下三倍的灵气含量。丹阵逸散的灵气,连在厨房做饭的萧莹都能感受到,处在中心位置的萧寒就更是不用多说。炼制丹药逸散的灵气,让萧寒的实力再度提升,达到了筑基期巅峰的程度。

    四周的灵气要完全消散还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萧寒当然不会就这么浪费,坐在床上直接将手中的化灵丹丢进了嘴里。

    一股难言的苦涩在口中化开,紧接着是一阵阵汹涌的灵气洪流冲向萧寒的四肢百脉。

    “幸好借助炼丹到达了筑基巅峰,否则非要被这灵气撑爆了不可。”

    感受着体内澎湃灵气的冲击,萧寒不禁闷哼一声,喉头一甜,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不过萧寒并未慌乱,全力控制着这股灵气,直向着紫府蜂拥而至,准备以这股庞大的灵气为基础,硬冲筑基期的壁障。

    灵气如潮水般涌入,紫府内顿时翻浆倒海,庞大的灵气被不断的吸收炼化,灵气形成的气团逐渐压缩,在萧寒意识的控制下,灵气团开始顺时针旋转了起来。

    之前萧寒修炼的时候,每一道灵气都需要一段时间的炼化。所获得的真气,其本质上是比灵气的能量层次要低的。这也是为什么只能用来施展探灵术之类的法术的原因。

    可现在随着大量灵气被炼化,灵气渐渐在萧寒的紫府中形成漩涡,真气的品质也在向者灵气靠近,并渐渐的达到与灵气同等品质的地步。

    随着越来越多的灵气被炼化,整个字符中的漩涡旋转的也越来越快。猛然间,萧寒的紫府仿佛开了光一般,旋转的灵气在不需要萧寒的控制,一道道灵气透过漩涡,向着萧寒的四肢百脉延伸了过去,却又最终汇聚到了漩涡中。空气中尚未完全逸散的天地灵气,随着萧寒体内灵气的动作,缓慢的开始被吸收。

    气旋境,成了!

    萧寒掩饰不住内心激动的心情,露出狂喜之色。气旋境与筑基期绝对不可同日而语。筑基期只是在为修道打基础罢了,只有真正的达到了气旋境,体内的灵气才能被称之为法力。才能够真正的使用一系列修道者的手段。

    而且气旋境的萧寒,已经能够使用灵火炼丹,只要凑齐材料,就能够炼制出治疗萧莹天生残疾的补缺丹。如果有足够的材料,甚至能够炼制筑基丹,让妹妹也可以加入修道者的行列。

    传承玉简的制造者,那名最后一名修道者的修为就是气旋巅峰,拥有者高达三百年的寿命。

    期待已久的突破终于到来,萧寒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真正的法术的威力,双手胸前虚握,食指内侧,中指相对朝上,两手以一个怪异的姿势形成手决,灵气随之涌向双手,

    火球术!

    一声低喝响起,萧寒的身前灵气涌动,一枚拳头大小的红色火球凭空出现。萧寒一挥手,火球对着身前的椅子废了过去。

    轰!

    一声轰鸣炸向,火球整个猛地爆裂来开来,萧寒体内的灵气瞬间降低三分之一。四射的火焰并没有向着四周飞溅,而是瞬间蔓延覆盖了椅子的上半部分,啪啪的灼烧声传来,皮革包裹的椅子迅速燃烧了开来,很快外面包着的皮革和海绵化作了飞灰,露出了里面的铁质骨架。火焰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仿佛煅烧的不是铁,而是一块木炭一般。

    “哥!”

    正在萧寒为火球术的威力感到满意的时候,听到爆炸声的萧莹从外面赶了进来。对于妹妹,萧寒多的是愧疚和疼爱,因此下意识的不远对她做任何防备。别墅里只有妹妹和昏迷中的爷爷,因此萧寒忘记了反锁房门。

    “啊!着火……”闯进来的萧莹,看到哥哥房间里的火焰,下意识的边想大喊,可是刚一开口,便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冰雾!

    萧莹的闯入出乎了萧寒的预料,不过眼看火球术点燃的火焰就要向四周蔓延,萧寒连忙再次手掐法决。灵气喷涌,一股白色的冰寒之气瞬间笼罩了椅子上的火焰。

    眨眼之间,刚刚熊熊燃烧的烈火已经被熄灭,融化的铁水瞬间凝固,掉落在地面上放出清脆的撞击声。而同时被白雾笼罩的书桌,更是结上了一层白霜。桌子上透明的塑料杯,连同里面的温水被瞬间冰冻,冰块撑裂了塑料杯,发出咔咔的声响。

    “哥哥,你……你……”萧莹嘴唇发白的看着哥哥,眼前这一幕实在太过怪异,这可不是什么魔术表演。空气中还充斥着皮革灼烧的焦臭,地上那一块块铁水冰冻后形成的金属块就那么零零散散的滴落在椅子周围。房间的并没有打开。透过客厅射进来的灯光勉强可以看清房子中的一切。刚刚当开门是还仿若处在蒸笼中,这回却冻得人忍不住牙龈发颤。

    “莹莹,先吃饭好不好,吃完饭我一块告诉你。”看到萧莹被寒气冻得发抖,萧寒连忙上前搂住妹妹的肩膀,关上了卧室的房门。

    大夏天的,虽然有空调,但是刚刚做完晚饭的萧莹穿的依旧很是单薄。丝质的吊带睡衣,明显没什么御寒的作用。萧寒手触及到萧莹的皮肤,冰凉的感觉让萧寒一阵心痛。连忙从挂衣架上取下一件衣服给萧莹披上。

    “哥哥,刚刚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萧莹的眸子中依旧满是震撼,忍不住好奇的出声问道。

    “先吃饭,一会再说!”萧寒霸道的将萧莹按在了餐桌前的座位上,宠溺的垮了跨她的鼻尖。

    “哦!”萧莹乖巧的答应道,却依旧心不在焉,仍然处在刚刚的震撼中,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吃什么晚饭。

    大夏国在最初曾封建独裁制度,转化为立宪制,曾经遭受过一次邪教乱政。当时的皇帝信奉白莲教,邪教在大夏大行其道,教主甚至能够随意决定皇帝的人选,整个国家被其祸害的国不成国。当时的祖皇帝义军凸起,推翻前朝统治建立大夏,并主动交出手中权力,实行立宪制。

    白莲教乱世之时,大量平民被以祭祀的名义屠杀,百姓苦不堪言。出于对白莲教的憎恶,大夏国成立之后,开始了全境范围内的打击封建活动,甚至连深山寺庙里的和尚都被波及。大夏帝国也因此进入了长达百年的无信仰时代。后来虽然对宗教和迷信思想的打击力度减缓,可是随着科学的进步,及时农村老妇,也知道神仙之说完全是胡编乱造。

    萧莹怎么说也是高中生吧,而且是和萧寒一样,即将进入燕京大学的学霸级高中生,自然就更不可能相信什么神仙鬼怪之类的传说了。

    可刚刚发生的一切,万全颠覆了萧莹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和认知。那燃烧钢铁的火焰,明显是从萧寒身上散发的恐怖寒雾,一切的一切都在挑战着萧莹的常识。

    不过萧莹的乖巧是从很小起边养成的,习惯听从哥哥的话,虽然心中好奇却没有多问,强忍着心中的疑惑,心不在焉的吃完了这顿晚饭。

    “算了,看你也没什么心思吃饭了!你现在去爷爷房间等着我,我去拿点东西,一会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看着妹妹的模样,萧寒不禁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哥哥,要是不方便说的话就不要说了,我没关系的。”见到哥哥的模样,萧莹噘着嘴说道。

    “真的?那好吧,正好我困了,睡觉去了。”萧寒闻言做了个求知不得的表情,脚却没有移动半分。

    “哥……”萧莹顿时不依,抱着萧寒的胳膊撒起娇来。

    好大,什么时候长得,怎么没注意过!

    “哈哈,开个玩笑,去爷爷房间等着吧!”萧寒大囧,口中大笑着缓解尴尬,慌张的向着卧室走去,胳膊上的触感让萧寒心神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