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一看之下,萧寒顿时愣住了。

    萧莹穿的是那种丝质的吊带睡衣,如莲藕般白净的玉臂露在外面,娇好的身材丝毫没有被睡衣所影响。当然了,这并不是萧寒惊讶的原因。萧莹此时的皮肤上,竟然泛起一层媚人的潮红,呼吸也加重了不少,时不时从口中发出几声让人全身酥软的低吟。前世久经花场的萧寒,哪里还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最关键的是,此刻妹妹口中竟然叫的是自己。

    萧寒只觉得一股热气从腹部猛地生了起来,全身都仿佛置身于烈焰当中,整个人显得无比的燥热。

    挥手便是一道灵气打出,讲沉浸在幻境中的萧莹弄醒,开口想要解释下,却什么也说不出口,整个人不有的尴尬的愣在了当场。

    “我……我去洗澡!”萧莹面颊羞得通红,连忙向着浴室跑去,丝毫忘记了吃房前边洗过一次。

    ‘她不会以为我是故意的吧?’萧寒打开电视,眼睛虽然在盯着电视,心里却忐忑不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没过一会,萧莹便从浴室走了出来,直接钻进了自己的卧室。萧寒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走上前去,敲了敲卧室的房门。

    卧室中,刚刚把衣服换了下来,看着打湿了的小内裤,想到刚刚脑海里羞人的那一幕,只觉得脸颊烫的厉害,不由的将头塞到了被子里面。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萧莹大惊失色,慌忙的将衣服往枕头底下一塞,便跑过去开门。

    “莹莹,没事吧?刚刚我……”萧寒很想开口解释一下迷幻术的事情,可话到嘴边,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站在门前,支吾了半天。

    “不用说了,我知道哥哥不是故意的。”萧莹连忙打断哥哥的解释,俏脸微红,让生起一种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的冲动。

    “好吧,那你早点睡吧,我也要睡觉了。”萧寒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哥哥”萧莹连忙叫住了哥哥。

    “怎么了?”

    “你不会想要在自己卧室睡吧?”萧莹抿嘴一笑,指着不远处萧寒的卧室,几根枝条从门缝中探出,在空中来回摇摆着。

    “额……我在客厅沙发上睡吧。”萧寒尴尬的笑了笑

    “切,要在客厅睡的话,哥哥明天肯定会跑到沙发底下的,来我房间睡吧。”萧莹一脸不屑的说道,不过绯红的面颊,证明她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不用了,我还是在沙发上睡吧。”萧寒连忙摇头,这提议很诱人,不过要是真跑萧莹房间,还能睡得着么。何况现在的萧寒可不是那个睡觉喜欢滚来滚去的家伙了,龙魂近二十年的经历,当真改变了很多。

    “哇,害羞了哎?来吗,莹莹好久没跟哥哥在一起睡了。”

    见到萧寒红着脸,萧莹反而恢复了过来,带着些兴奋的说道。

    “好吧……”听了萧莹的话,萧寒的心中一甜,不禁想起了两人小时候的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

    那还是两人很小的时候,哪个时候两人的关系很好,父母因此说把萧莹给萧寒做童养媳。父母明显是说笑,不过萧寒却当真了,从此跟萧莹寸步不离,即便是睡觉都哭喊着要和萧莹在一起。父母拗不过,只能同意。

    当然了,那时候的萧寒,哪里懂得什么事童养媳,强烈的占有欲,让萧寒把萧莹当做了自己最宝贵的玩具。

    “你笑什么?”红着脸跟萧寒一起走进卧室,见到萧寒脸上的笑意,不禁好奇的问道。

    “你还记得小时候爸妈说把你给我当童养媳的事情吧,我当时……”萧寒觉得好笑,就把当时的想法说了出来。

    “好啊臭哥哥,竟让把妹妹当玩具!”萧莹顿时大怒,一通粉拳对着萧寒便砸了下来。

    “饶命啊……”萧寒赶忙求饶,两人在床上打闹了起来。

    “哼,臭哥哥,枕头给你,我枕着小白熊吧!”终于打累了,萧莹停了下来,故作生气的说道。萧寒看着妹妹从床头拿过来的白色小熊,只感到一震眼熟。

    “这是……那天我送你那只?”萧寒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他记得曾经送过妹妹一直小白熊。

    因为是领养,加上先天残疾的原因,萧莹在萧家完全是边缘化的任务,就算是萧老爷子,对萧莹也只是因为对萧寒的喜爱爱屋及乌罢了,可以说除了父母,萧莹在萧家完全就是一个外人。

    父母车祸的噩耗传来,让萧莹几乎觉得天都塌了。已经超威懂点事的萧寒,为了安慰妹妹刻意买了一只白色的小熊抱枕。

    “嗯,可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呢!”萧莹点了点头,温柔的抚摸着白色的小熊。

    萧寒鼻头一酸,一把将妹妹搂在怀里:“莹莹,从今以后,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干嘛说的这么肉麻啊,我们是兄妹,又不是恋人!”萧莹脸上不由得露出甜蜜的笑容,嘴上却不满的嘀咕道。

    “谁说不是的,你忘了爸妈怎么说的么,你可是我的童养媳。”萧寒握住萧莹白嫩的纤细的小手,笑着说道。

    “好啊,你还敢提!”一提起这事,萧莹顿时大怒,怪不得这讨厌的家伙小时候总是喜欢捏自己的脸,还不让别人接近自己,原来是把自己当成了变形金刚或者玩具公仔。

    越想越生气,两人再次打闹了起来,直到筋疲力尽,这才停了下来。

    萧寒躺在柔软的床垫上,闻着鼻尖淡淡的处子幽香,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好久没跟妹妹一起这么无忧无虑的打闹了,感觉真好啊!

    心中正感慨着,忽然发觉枕头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随手摸了摸。滑滑的,软软的,还有点潮湿。好奇心起,萧寒不禁一把掏了出来。

    这是什么,黑色的?萧寒脑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由得拿近了一点。

    “啊!”

    一声尖叫响起,紧接着萧寒知觉的脑后一震破空声传来。已达气旋境的萧寒,绝对不可与之前同日而语。现在就算是不动用法术正面对上蒋平或者李斯,萧寒也就七分把握获胜。实力大进,反应速度自然也随之大大提升。感觉到身后破空声传来的一刹那,萧寒顿时一个反身,左手止住对方袭来的手臂,整个人顺势压上,将其控制住。

    “哥,你混蛋!”萧莹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萧寒这才反应过来,身下压着的竟然是妹妹萧莹。

    “莹莹,你干嘛偷袭哥哥?”萧寒连忙松开,不解的问道。

    “你拿我东西,你说为什么!”萧莹看着萧寒手里的东西,都快急哭了,要不是这个臭哥哥敲门敲得不是时候,她又怎么会着急的什么东西都塞到枕头下面。随后更是被萧寒的深情给搞忘了,否则怎么会把枕头让给萧寒。

    “东西?什么东西,难道是这个?”萧寒说着,把手里的东西放到萧莹眼前一晃。这一下,萧寒顿时愣住了,他也看清了手里的东西,那是一条紫色的女士小内内,上面还画着一只可爱的hellokitty。

    “你……”见到萧寒拿着自己的内内在自己眼前晃了晃,萧莹气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一双眸子中蓄满晶莹的泪水,眼看就要落下大片的金豆豆,委屈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不由得会心疼。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都怪我,都是哥哥不好。”

    闯祸了,一把将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萧寒连忙道歉。

    “哼,臭流氓,我拿去洗衣机明天洗,不许偷偷动!”萧莹看到萧寒一副被马蜂蛰了的模样,不由的一阵好笑,板起脸来说道。

    偷偷动?

    “喂,你哥哥我可是正人君子,什么叫做偷偷动啊,刚刚是只是意外好吧。”

    切!萧莹不屑的冷哼一声,拿着手里的内裤向着浴室走去。

    太尴尬了!萧寒看着妹妹的背影,往后一仰躺在床上,脸上犹如火山一般。

    “这丫头,怎么什么东西都往枕头底下放啊!”萧寒低声抱怨着,正打算一会装睡好避免尴尬,突然发现,枕头下面,露出一个紫色的两指宽的东西。

    不会吧?萧寒脸色一变,由于片刻,还是伸手将那东西拿了起来。

    “羞死了,羞死了!都怪这个死老哥,要不是他趁着我刚换完衣服敲门,我也不会来不及收拾,把换下来的内衣全都塞到枕头底下。”萧莹同样是边走边抱怨,可刚走没几步,猛地停了下来。

    “全都赛枕头底下……糟了!”萧莹面色一变,连忙朝会走去,一把推开卧室门。

    “咳……”萧寒干咳了一声,看了一眼正鼓着腮帮一脸气愤盯着自己的萧莹,又机械般的扭头,看向刚刚因为好奇,从枕头底下掏出来的,紫色文胸。那一脸萌态的两只小猫图案,似乎在嘲笑自己这倒霉催的。

    仿佛机械一般,僵直的转头对准满脸怒气的萧莹,萧寒一脸的尴尬,讪讪的笑道:“如果我说这只是个意外,你信么?”